凋零的文化資產-剪黏藝術專訪

By Rays on
觀看人數 8796收藏人數 1
Original 97fdb8b2 3ae6 4f21 934b e11f54eaee8f

2003年,聯合國教科文組織(UNESCO),「亞太文化資產保存獎,Asia-Pacific Awards for Cultural Heritage Conservation」當年得主:

台灣台北,大龍峒保安宮。

台灣以「非聯合國成員」的身份拿下此獎,極其可貴。

但相對於廟宇傳統建築及裝飾工藝的認識,相信絕大多數的人都不是瞭若指掌到可以如數家珍。

一剪一黏,造就出廟宇上色彩鮮豔、活靈活現的裝飾,自古法沿襲下的手藝,名字叫做:「剪瓷雕」。

亦可稱做為:「剪黏。」

現場直擊

走進工地現場,鷹架林立,這間是正在興建中的台中西屯張廖家廟。

來到剪黏師傅工作室,水泥灌漿完後的極簡設計,裸露電線加上底座再來幾顆電燈泡,徹底工業風,一張大桌子,還有幾張塑膠椅,就是工作室桌椅,最後還有一台吹著大把大把粉塵風的工業電風扇。

但好聽說是工作室,其實就是在工地現場裡的一個小房間裡,工作著。

剪黏這項傳統手工技藝,具有相當程度的重複性與獨特性。

從工廠生產出來各式顏色的陶瓷碗,一片一片用俗稱的鑽石筆割下,在逐一用形似老虎鉗的剪瓷鉗子剪剪磨磨,琢磨成所需要的形狀。

這是裝飾前的「備料」,也是最費時費工的階段。

準備好的任何一小片都是成龍成鳳成花成人偶的小單元,論你的設計多精美,看你的廟宇多大器,通常都要準備個成千上百片。

這就是重複性,手工上承襲古法,一直剪一直裁一直修一直磨,手工逐片裁剪修飾而成,不假他手,出自己手。

那說起獨特性,就是因為絕對找不到兩片一模一樣的「碗灰仔」。

也更別論每位師傅設計出來的圖案美感樣式不同。親手琢磨出每一片「碗灰仔」,一一鑲嵌上去。


這是對於手工傳統美感藝術的堅持,
也是一種不斷磨練砥礪自我的態度。


高速效率的工廠規模 V.S 費工耗時的美感堅持

依照廟宇裝飾使用的單位構件,工廠裡一批一批一體成形,簡單來說,它們就是事先用同個模子印出來的「碗灰仔」,但它們有了個新的名字,叫「淋搪」。

分工模具化量產,逐漸取代了這費工費時的創作過程,原本的工程時間可以從數年改成數個月就完成,人力跟費用也大幅降低,剪黏作品的單一化與特殊性逐漸消失。

目前台灣的古蹟或廟宇,屋宇上的剪黏裝飾,百分之九十以上都是工廠製造輸出。

在夏天悶熱、冬天濕冷的工地環境,又剪又黏的備料是需要一定程度的忍受與耐心,除了少數堅持古法施作的古蹟與寺廟願意繼續使用外,在剪黏產業中的競爭力已不如從前。

1. 工作時間長。

2. 專業的傳統技能淪為勞工階層的對待與不重視。
(薪資待遇、社會地位。)

3. 工作環境不甚友善。
(盛夏高溫的屋頂裝置作業,氣溫直逼四十度。又或者面臨趕工的過程中直接睡在工地。)

4. 暴露在一定程度的環境危險因子下。
(剪黏過程中的粉塵產生、工地現場的工作環境)

這些是傳統剪黏當前所遇到的問題,後人無以為繼。

傳統手工技藝的美感浪漫,開始逐漸式微了。

傳統宗教的廟宇文化,隨處可見的在我們四周出沒,走在巷弄裡就常會不經意地發現隱藏著什麼宮什麼廟。

剛過不久的五月正港台灣天后(媽祖)生日,每年都會喚醒大家注意這是台灣顯著的文化特色。

浩浩蕩蕩的鑼鼓喧天與鞭炮四起,除了是節慶上不可免俗的過程,週遭住戶對於社區安寧與公共空間的維護,每年不減反增的投訴與抱怨上,讓我們思考,到底這個傳統這個信仰帶給我們的是什麼?

小時候陪阿公阿嬤走進廟裡拜拜的經驗,似乎也沒有人告訴我們為什麼要這樣做,只是有樣學樣走在餘音繚繞的誦經聲中,拿著滿手滿把的香,拜過一尊又一尊的神像,祈禱「風調雨順」、「國泰民安」還有「身體健康」。

這些共同記憶我們似乎都漸漸淡忘了。

逢年過節時、當外國朋友來台灣,
或當我們別有所求,才會再去那邊走走。

年輕一輩的世代裡,這裡好像很難再成為信仰中心,在觀光旅遊下的提倡下,反而是一些最佳景點。

但弔詭的是,我們往往還要上網搜索或翻翻介紹台灣的旅遊書,才能把我們引以為傲的傳統文化,讓自己知道,同時才說得出什麼東西來介紹。

它不再是信仰中心沒有關係,
但它可以是我們獨特文化內的古蹟。

傳統手工剪黏的藝術性,還有這些寥寥無幾、碩果僅存的師傅們,如何在講求高效、快速的現代社會裡,讓這些耗時費工的產業與專業存活,似乎是當前所需面對的極大難題。

這裡訪問到照片圖中,傳統手工剪黏業界中最年輕的學徒:黃拓維。

青年投身台灣傳統手工藝術的甚少,甚至可以說比老一輩的師傅們更屈指可數。

在訪談中的過程中,他提到了日本經驗,很值得台灣借鏡與參考。

「在日本也面臨相同的狀況,但他們卻更有意識的想把得來不易的傳統手工藝保留傳承。所以在日本,老舊古蹟的修復,他們會讓師傅把原有的裝飾與雕刻取下,當成文物保留展示。同時,以『整新如舊』的觀念,遵循古法的一一重製,一方面讓傳統手工藝術可以有工作機會,繼續傳承下去,另一方面,時代推進下,各個時期所保留下來的的藝術品,也可以見證歷代師傅手工藝法的演進。」

「這是一份需要投注大量時間與心血的工作,耗時費工出來的藝術品,不僅僅是成品完成的成就感,堅持的過程與心情的變化更尤為可貴。」

「相信我,除了古蹟或廟宇外,年輕人的熱情與創意不會只有這樣,不敢說發揚光大,但一定會很不一樣,請拭目以待。」
曬得黝黑的皮膚底下,他用炯炯有神的眼睛這樣跟我說。


碩果僅存的景點探訪:

嘉義笨南港天后宮:這間廟是用新古蹟的概念去重新建造,蓋了十幾年了,屋頂剪黏交趾泥塑都是完全手工製造,預計今年完工。

台中西屯張廖家廟:堅持全手工處理的新廟。

雲林北港朝天宮、嘉義补子配天宮:「整新如舊」的手工修繕。

以上,如果你還想體驗傳統手工技藝的美感浪漫,
把這些廟記下來,還有什麼是剪黏這件事。

有空就去走走吧,會帶給你不一樣的角度來重新欣賞,
我們引以為傲的台灣傳統建築。


噢,對了!在附近有個景點,利用了剪黏與交趾陶共同創作而成的「交趾剪黏藝術村」。
呈現的作品除了較貼近生活,同時也為社區帶來了新風貌。
可以順道再去那邊比較看看跟傳統建築上的差異唷!

結合嘉南平原的田野風光,打造交趾剪黏的工藝殿堂♪♪交趾剪黏藝術村♪♪


小知識時間:

問題:你知道為什麼剪黏是把一個一個五顏六色的陶瓷碗,裁剪修飾成一個一個小單元嗎?

答案:因為碗的弧度,才可以讓剪黏出來的作品,更加的栩栩如生貼近真實。

問題與建議

對時刻旅行有建議嗎?發現網站有錯?還是對於訂閱機制有問題呢?快來跟我們說!我們會很開心收到您的訊息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