蘭嶼.打工換宿日誌|4,在蘭嶼兼差工作的生活

By Rays

今年27歲,在時刻旅行擔任文字編輯,筆名代號是Rays,要在蘭嶼打工換宿兩個禮拜,一邊進行自身的文字編輯本務。(前因後果這點這裡:這裡

我真不知道當初哪來的起心動念,會想用這個方式來進行,邊打工換宿邊進行採訪。理論上來說,正常外地工作的模式,應該是我寫完企劃,編輯部通過後,用公司公費出差,在蘭嶼爽爽的待一個禮拜才對。

但我到底是哪根筋不對,採用一個時間雙份工作的模式,來苦其心志、勞其筋骨。

當初計畫開始前的美好想像,在今天第四天就被打破了。

我太小看身體上的勞動了。

大學畢業,當兵完後的那一年,就漫無目的,頭也不回的直奔澳洲墨爾本打工度假。

當初年輕氣盛,仗恃著自己還擁有那一點點的年輕肉體,農場工作與餐廳服務生,只要有工作可以做,沒有什麼好不嘗試的,多累什麼的也覺得還好,還行還行。

時隔多年,事情好像不是這樣了。在辦公室坐了三年,運動一個月少少幾次,家事也是愛做不做,沒有察覺自己體力大不如前的自信下,寫出了帶點瘋狂的打工換宿採訪計畫。

真是太異想天開了我!

「等下要不要去個森林步道走走。」管家學長問我。
「蛤!真的嗎?你們要去?」

(前情提要:墨泥家總共有三個小幫手,目前四個,有一個香港女生小橋明天要走了,至於所有小幫手都是女生,只有我是唯一的男生,大家共睡一間房,這又是另外一個故事了。)

「明天小橋要離開了,所以想說可以去沒去過的地方走走。」
「什麼!可是我還有欠文章給我們家公司耶,可以下次嗎?」

「你還會待多久,應該沒有下一次了吧。」

登愣~~

晴天霹靂般,這句話震懾住我了。(H主編:你不覺得你的形容太誇張了嗎?)其實沒那麼誇張啦,只是管家學長的一番話,讓我思考了一下。

當初會選擇用打工換宿的形式,在蘭嶼進行採訪,最大的誘因,又或者說是最大的感動,就是覺得用這種方式,才能更貼近在地一點。

正式到職時刻旅行前,我曾在花蓮打工換宿了一個多禮拜,沒錯,就是英倫紳士髮廊,那篇讓我一炮而紅的第一篇文章(但從此沒有再紅過其他作品了)。

我一直追求的理想旅行方式,是能像在異地生活一樣的旅行,跟他們一起在那塊土地上,呼吸吐氣(你的日常生活,我的旅行風景)。

外地採訪旅行,固然還是可以「稍微」達到這樣的層次:生活旅行。但旅行者對當地人說,只是過客,你會留下什麼,不太重要;待多久的時間,不太在意,反正一段時間後,船過水無痕。

從旅行者轉換成打工換宿的小幫手,感覺就差很多。

從「玩」多久變成「待」多久;
從旅行「採訪」變成旅行「生活」。

你一樣跟他們在這邊過日子,工作著。就算是第一次見面打招呼,如此這般介紹自己是來自墨泥家的小幫手,彼此對話的距離,會比你想像中的拉近很多。

才第四天,目前還不知道成效如何,只知道我的體力不夠而且很弱,每天做完應盡的打工換宿工作後,都想直接倒在床上。

但我堅信會有用,畢竟也是要試了才知道!

所以我最後還是跟去了森林步道,公司欠文章方面,就請H總編再容忍我一下,我也是為了公司出去踩點採訪呀(握拳+光速離開)。

打掃房間數:2
行程景點:森林步道

2016-07-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