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隆.魯排骨飯|誰說廟口沒美食,全台灣最好吃在這裡

By Rays 瑞式 on
觀看人數 29227收藏人數 5
Original 3ae53d36 a2ae 4d91 8ee0 14ce49d11faf

我很少看到有外地的觀光客,出沒在這間店。

基隆廟口裡,響亮名聲的店家太多,環繞在它的周圍。我魚貫地溜進座位裡點一碗排骨飯不要酸菜,實在萬分慶幸它現在還不得人知。

但或許這次我寫出來之後,這個隱密的光景就會不再,從此以後我要大排長龍,從此以後我要跟外地客人們一起搶奪食物。

但我還是想寫,一直很想寫,寫這間我覺得是全台灣最好吃的排骨飯。

需要適當時機介入採訪的味道

其實他們很難採訪。

我總是抓不准他們的閒暇時間到底什麼時候。

從早上九點半到晚上十二點,從國小開始,吃著吃著就當了社會人士。十幾年的時光我幾乎每個時段都去過了,用餐時間前後一個小時去、從台北工作下班後回基隆將近半夜。不論哪時候,攤位上總是有人,總是有人在排隊外帶一個排骨便當。

盛飯、夾菜、選排骨、剪開它、上滷汁、最後補問一句要不要滷蛋。一連串的過程,就像你不會忘記要怎麼張口進食,他們也是,一邊雙手動作,一邊用腦袋聽著點餐。

你深怕會打亂他們的節奏,所以一直不敢趁機插入一句:「老闆你好,我是誰誰誰,想要幹麻幹麻…」

今天剛好基隆又再下雨,時間十點多將至收攤時間,總算比較少人了。

感覺好像可以,衝了。

「老闆你好你好,我是誰誰誰,想要幹麻幹麻…」
「你好,可以呀,再跟我約時間,我姓周…」

「老闆那現在可以嗎?感覺現在沒什麼人,就趁今天吧。」
「好啊,你坐。」

現在不問,更待何時。(現在不知道,更待何時的基隆神秘蛋腸

四個主菜、三道菜色、加顆滷蛋、還有幾碗湯

「老闆,我要一個控肉。」
「賣完了耶,只剩排骨與雞腿,對不起」

眼前的老闆周大哥,在向客人說對不起。

會向客人致歉今日部份餐點賣完的餐廳,總是覺得有趣與可愛。歹勢或不好意思,是比較普遍會用的詞,但用上對不起三個字,就很少見了

被歸類為較為正式的致歉與帶點愧疚之意,是對不起三個字帶出來的語言力量,平常在生活中不會無故說起。對不起,往往出現在你做錯事的時候。但這裡不是呀,只是控肉賣完了呀老闆。

這間在廟口裡的魯排骨飯,我從來沒有記得它叫什麼名字,比較外地的說法是21號店家,在地內行的,就是廟口中間右邊第二間。配菜有三:高麗菜、筍絲與酸菜,三選二,如果你沒有像我一樣特別難養或是跟酸菜有仇,你不用特別說,老闆會自己幫你配。當然你要清一色都是同一道菜色也可,但請記得滷蛋是額外加價購。

主菜有四:旗魚、控肉、雞腿與排骨。由前至後的順序,是在攤位上停留的時間,由短至長。通常中午過後,旗魚就會因為限量是殘酷的而賣完(因為是旁邊鄰居,崁仔頂魚市每日運送過來的新鮮旗魚肉)。控肉可以撐久一點看運氣,下午掰掰是常態,晚上還可以預見是幸運。雞腿與排骨就是兩大經典招牌,當你來還吃不到那就是今天生意真的太好。

還有一些湯品在招牌上。

這家魯排骨店就用這些組合,開了三十幾年。過了中午你就吃不到的旗魚

從小吃,但不知

這是一份以賣魯排骨飯為終生志業的職業,我說的是眼前在跟我聊天的周大哥。

稱之為大哥其實太不尊重,今年六十的他,是跟家父相當年紀的歲數,但就如上所述,動作俐落的把這些食物組合變成一碗內用的排骨飯、一個外帶的排骨便當,他做了三十幾年,從十六歲開始。

誒誒不對呀,六十減十六,是四十四,就算老闆補足說明這間店最前身是炸油條店,開了五、六年後才從夜間分租的一位南部人手中,接回來自己做魯排骨事業。

這中間的數字兜一兜、湊一湊,還是有些出入。但這在真正有實力的在地老店想法裡,好像不是很重要。多久之前開業的,數字大概大概就好,從年輕歲月做到年屆退休,自己的歲數就是最好的見證,還需要再多做說明嗎?而且就算明確地把三十又八年說出來,店裡的客人也不會比較少,每天要先炸再滷的排骨量,足足有150斤至200斤之多。

早上六點多開始,就在廚房後場炸,炸到下午兩點多,只是炸排骨,就炸你個八個小時呀。熟悉的味道常會轉變成一種習慣,只要味道不走味,你就是這樣一直吃著不自覺。

「這個魯排骨飯有一股紅燒味、還有一點咖哩的味道。」

這是我帶日本朋友吃過,味覺品嚐的結果。十幾年下來我就是傻傻地吃、爽爽地吃,求證老闆周大哥內涵味道是否屬實,他才笑著說:「還是日本人的味覺比較厲害一點。」

先炸再滷的排骨,是這裡的最大特色。

排骨,炸之前要先用中藥材浸泡一個晚上,
炸排骨,滷之前要先把它炸到內軟外麵衣酥脆,
上桌前的滷排骨,吃之前要先具備吸收大量滷汁的軟爛麵衣。

就這樣,外層麵衣看似柔弱、內層肉質充滿嚼勁的這塊滷排骨,是來自基隆的經典味道。

將錯就錯,是魯不是滷

白飯在下,高麗菜與筍絲鋪滿表層,用湯匙與夾子攪動金黃滷汁裡的排骨,配著大剪刀喀擦喀擦剪開排骨的聲音,最後再記得淋上一匙滷排骨滷汁。每次總喜歡坐在攤位邊,看老闆一氣呵成的完成如此聲、香、味俱全的過程。

話說這間店的客群,竟然是反常地以年輕一輩的基隆人居多,這點老闆無法回答原因是什麼,只能猜測是長輩不喜歡如此口味較重的排骨飯。

魯排骨飯全台灣都有,但旅行過如此多地方,來自家鄉基隆的這塊黃金魯排骨,則是從未看過。

你有沒有發現本篇文章與此店招牌,都是用「魯」字來呈現。究竟是魯還是滷,兩者再使用上常會傻傻分不清楚。根據維基表示:「魯肉飯的『魯』,其實是積非成是的字,應該是『』字才對。滷者,用濃汁烹調食物也。」

但我沒有詢問老闆為什麼這個字要用魯蛇的魯而不是滷汁的滷。

管它正確或錯誤用字,說不定就是這樣才別具特色。基隆廟口裡的魯排骨飯,我的排骨飯排行榜,可以驕傲且囂張地說:全台灣最好吃的那種,不服來戰。

— — — —

採訪前記:

當我跟老闆表示想寫你們的故事時,老闆說:

「如果你只是想要推銷我們幫我們寫,那就不用了,其實我們不缺客人。」

其實不缺客人的店家,是棘手的,但最後,我還是順利生出了這篇文章。

我只是跟周大哥說:

「老闆我是基隆小孩,我不是想要推銷你們。我只是想把全台灣最好吃的排骨飯故事寫出來,驕傲地讓大家知道,這個我從小吃到大的食物,是多麼好吃。」


問題與建議

對時刻旅行有建議嗎?發現網站有錯?還是對於訂閱機制有問題呢?快來跟我們說!我們會很開心收到您的訊息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