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尊重作者,不要任意盜取圖片!

Stop!

系統已記錄您的 ip

提醒您,尊重創作,勿任意盜取圖片唷!

竊取他人圖片將違反著作權法 87, 91, 92, 93 條,侵犯他人著作財產權者,最高可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科或併科新臺幣七十五萬元以下罰金。

若發現竊圖行為,本站可依法提告,勿以身試法。

離島.東引|我們活在由戰爭、血和淚所灌溉的島嶼。

By Elan

我去東引島上打工換宿時,最擔心的並非我爸媽,而是我男朋友。最興奮的大概是眾多女性好友。以下兩種說法:
「蛤~那邊阿兵哥很多欸!這樣你搭船時男女有分開睡嗎?會不會被阿兵哥拐走?難道我還沒當兵就被真的阿兵哥兵變?」
另外一方:「欸!阿兵哥不是很多嗎!幫我找一個男朋友回來啦~外島之戀~好浪漫喔!(外加粉紅色泡泡)介紹介紹!」

是的,一樣風景兩樣情。如果你是遊客到了東引,你可能是開開心心的;但如果是以一個阿兵哥的身分來,……幫QQ。通常選擇來海角民宿住,或是說來島上旅遊的人們,老兵和軍人親眷所佔的比例並不低。我記得有次,有一個大叔在大家開心唱卡拉ok時,獨自離開走到路旁,點了一根菸沉默。接著阿姨們也出來了,問他在這幹嘛。

大叔說,這邊變了很多啦,以前當兵的時候吼,那是雜貨店、以前這裡是澡堂,阿那裏齁…。阿姨忍不住打斷:你終於回味到了齁~不過我們都聽不懂啊~上去跟你的弟兄說啦~不要在這邊膨風啦~附上一陣哄堂大笑。
大叔喃喃自語,也只能摸摸鼻子,晃啊晃的,到別的地方去了。

男生真的很愛聊當兵,我還沒遇過哪個男生提到當兵不會唸上一串的,不論是講垃圾話或是鬼故事或是笑話,都可以講到忘我。東引島就是培養這一切的地方,而且還是最精英級、聞風喪膽的那種。東引島上的一切和軍事息息相關,也因此島上保有相當濃厚的軍事色彩,走在路上都會不小心就踩到阿兵哥(誤),其他建築設施也幾乎都由阿兵哥在修復維護。這聽起來好像沒什麼,畢竟拔草掃水溝是大家都知道的,可是在整個東引島尚未建設完全時不是這樣的。

而我接下來想說的,是真真正正的阿兵哥。保家衛國在所不惜。

以前西引島和東引島並未連接在一起,到了民國79年才由跨海大海連接起且正式通車。因為連接處的山壁和石頭崎嶇不平整,東引的石頭又為花崗閃長岩,是出了名的硬,於是造橋的人辛苦,佩佩姊幾乎天天都看的到阿兵哥拿著破碎機在敲打石頭面。然而,有三個阿兵哥佩佩姊卻是再也沒見過的。她說,在民國77年時某天早上六點,她走在西引二六據點前的斜坡上,看到三個阿兵哥依然拿著破碎機在工作,她也不以為意。

「排ㄟ!排ㄟ!石頭仔遮爾硬,是袂按怎打啦」破碎機,噹噹噹噹噹噹…
「靠么啊,等咧工兵營猶格欲埋炸藥叫恁打就打啦」
「排ㄟ!真正袂當啦!夭壽硬啊」破碎機,噹噹噹噹噹噹…
「吼!閃啦!我家己來!」便拿起破碎機開始,噹…噹。轟。

轟。轟轟砰轟砰轟轟砰轟砰。
佩佩姊說,是挖到了佈置炸藥的雷管,沒有炸完全的炸藥。她先是清楚的看到石頭先炸開,聲音才傳到耳朵。轟轟石頭四處撞擊的聲音轟轟砰轟轟轟。然後看到三個阿兵哥的身體,在她面前。我永遠記得她用哪四個字形容。

「到處都是。」這樣的事情難道會少?佩佩姐說,這是我親眼看到沒錯,但是這樣的事情難道會少?還好東引島上有這些阿兵哥。戰備的時候站在台灣最前線保衛國家,閒暇時後也要靠他們打造起整座東引島。而在台灣第一屆民選總統的時候,兩岸政治關係敏感,大陸直接派機動漁船包圍東引整個島,放槍枝炮械的那種,全島進入戰備時期。那個時候的阿兵哥哪有手機哪有網路,只好由輔導長整連整連的帶去公共電話亭,撥到108,您好請問CALL機號碼,再轉接到家人那裏。

每一通電話就是為了要和家人報平安,更大的可能是,最後一通電話。
回到部隊裡,大家默契地拿出信封,開始寫長長的信。
寫好時忍不住再確認一次住址,雖然心裡彆扭,卻也不知道以後還有沒有機會,還是補上了一句,爸媽我愛你。交給輔導長,寄出。

然後頭也不回地,上戰場。我甚至還沒提到1996台海危機時的,大陸飛彈試射呢。
那時候有誰不是抱著上了實彈的槍就睡在坑道裡?誰都思忖著戰爭是不是就在下一秒?因為為軍事重地的關係,島上有很多坑道,嚇死人的大那種。再更早一點,大陸還會有摸哨的行動,我們稱那些摸哨的人為水鬼,「那些蛙人從水裡面突然冒出來根本不像人啊」,派來竊取機密的文件。如果找不到資料,便摸一顆頭回去證明。

是的,帶一顆頭,掛在腰上,游回對岸,領取獎金。以前的站衛兵,哪是在那邊發呆放空,
你再睡,再睡頭就要被砍下,國家的機密資料就要被偷走。也因為戰鬥地理位置重要的關係,蔣公在世時常常到東引島上查看。中柱島上的「中流砥柱」便是由蔣公親自提上。也象徵東引島是台灣的中流砥柱,是台灣的倚靠。

我們堅強的陣容守在最前線,台灣人民就毋需害怕。題外話,聽說蔣公最喜歡在梅臺看東引日落,而後黃勝賢先生臨摹蔣公的書寫,在梅臺旁的大石頭上提上「其介如石,呼應「蔣介石」這個名字:中正自守,其介如石。
後來蔣公逝世,蔣經國到東引時很是懷念爸爸,每每都要站在其介如石,面對著忠誠門,待上好一會兒才肯走。

附上經國先生的《其介如石-父親逝世兩週年紀念文》,開頭第一段:

「今年春初,我訪問馬祖,又到了東引海濱,海風勁烈,浪花如雪,驚濤拍岸,激盪有聲。仰視巨石上鐫刻著父親所書「其介如石」的手墨,強勁的腕力,堅挺的筆鋒,這一切豈不正都象徵父親革命一生的偉大人格和精神?這就是我每次來到東引前哨,都要在這塊巨石之前肅然默立、徘徊流連、不忍遽去的原因。」

我私自認為海角民宿最大的附加價值,不是因為一打開門就能看到海,也不是因為CP值破表的住宿環境(葉配雯?),而是晚餐時刻。

在晚餐時刻佩佩姊會坐下來和大家一起用餐,興致好時來個卡拉OK。這時佩佩姊會不吝嗇地和你分享東引島上的故事,隔壁阿兵哥又犯蠢啦~剛剛大仁哥做過的傻事之類,常常讓大家笑到人仰馬翻。唯一在講島上歷史時會全場靜默,不管講了多少次佩佩姊都還是一樣地激動、甚至眼眶泛淚。

不是浮誇。因為這些故事,是用真真實實的生命換來的。

「觀光客到外島到底是在看什麼,就看那些景點?呵!那可真是看輕我們東引島上的阿兵哥了,我們阿兵哥揹著圓鍬、十字鎬,鋪橋造路炸坑道,那他媽是為了保家衛國不是為了讓你來看風景啊。看那些槍砲看的是前人怎麼用血淚建造起這一座島,建造起今天的台灣啊!」

特別我們都知道,台灣殖民歷史豐富,戰備位置又重要,好不容易結束第二次世界大戰,卻陷入進退兩難的兩岸關係。東引島身為台灣最北邊的島,位置是重中之重,如果哪天真的又發動戰爭,
這裡,就是戰事最前線,

我們站在最前線守護台灣,有我們在。每踩在島上的每一分、每一寸土地,就是踩在我們每一位偉大的軍士們身上一樣的。
在那個年代的他們,是真的打算拚了命的來保衛國家,把自己年輕的生命貢獻給國家。

我承認,我是把歷史講義背了一次又一次,我是看過世界大戰的紀錄片,我是知道戰爭背後是分離和死亡,我卻從未真真正正的為這一些流過一次淚,或是感受到痛。我居然曾為台灣戰備位置重要感到驕傲,卻不知道這背後代表多少戰爭。這些名詞好像離我很遠,看似不會在我身上發生,實則與我們息息相關。

今日我們的存在,我的平凡日常我的東引打工換宿我今晚的安穩入眠,是由前人無數如坐針氈的夜晚換來,是由許多毅然決然鐵下的男兒心換來。沒有他們的犧牲奉獻,沒有今日的我們、沒有今日的台灣。不論你是鐵血男兒,或是柔情女子,都該到東引島上去看看。去看風景也好,去回味當年也好,去感受阿兵哥保家衛國的心情也好,

最重要的是,
去了解我們的來歷,並且認真地,為這一切的得來不易感恩惜福。東引島上一大特色是他有很多他媽數不完的標語。路上,碉堡上,岩石上,總是刻著毋忘在莒、枕戈待旦、同島一命、中流砥柱。刻在巨大花崗岩上,現場看真是給人壓迫感的。

在這些標語裡面我特別喜歡忠義剽悍的意思,與東引島的氣質不謀而和。
如同男子漢大丈夫,頂天立地保家衛國,桀敖不馴狂放不羈正氣凜然,令人尊敬。

由血和淚所灌溉的國家,如今亭亭如蓋。
文章的最後我想說也必須說,

謝謝你們。

2017-01-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