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尊重作者,不要任意盜取圖片!

Stop!

系統已記錄您的 ip

提醒您,尊重創作,勿任意盜取圖片唷!

竊取他人圖片將違反著作權法 87, 91, 92, 93 條,侵犯他人著作財產權者,最高可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科或併科新臺幣七十五萬元以下罰金。

若發現竊圖行為,本站可依法提告,勿以身試法。

態度.旅行|今夜,做一場林森北路的夢

By Nadia

在台北的日子可以說是「生活」,是由快樂、興奮、壓力、憂鬱等等組合而成的巨大團狀物,比起放假回到老家,什麼都不想、盡情放鬆吃睡,複雜又沈重得多了。

所以我偶爾會想要逃離這裡,但是現實並不允許我這樣做。我能做的,大概只有散散步、吃吃美食,來轉移我的注意力;又或者是做個白日夢,讓思緒飄到遠遠的地方,暫時擺脫喘不過氣的繁忙。

所以我突然想起了那個地方,跟台北不太一樣的、自成一區的地方。

睡吧,夢吧

熟悉這一帶的人,一定也知道這裡方方正正排列著許多小巷道,從一二三四到九,就像日本一樣,用數字取名字。聽說以前這裡是日治時期就規劃的,在當時是最熱鬧的地方,也因此有這樣異國風的命名,附近也才會有這麼多日本企業。

其實這裡有著我的不太快樂的回憶;而且這裡跟平常的台北很不一樣,像是茫茫大海中獨自停著的一艘小破帆船,有點蒼涼和不真實。

七条通俗稱韓國烤肉街,就是我以前短暫打工過的地方。

我第一次來這裡的時候是一個下著雨的夜晚,店家的燈光映照在積水的石頭路面上,那一瞬間我被震懾住了,因為那場景就跟我平常在instagram上看到的日本居酒屋小路的照片一樣。那個濕濕的空氣和迎面撲來的油煙味我到現在還記得,有坡度的石板路凹凸不平,走起來有些吃力。

可惡!現在竟然改成了水泥路。

於是我那時候就站在窄窄的路邊,在紅紅的燈籠下,對自己說從現在開始要努力工作,要把每一塊肉都烤到金黃酥脆,讓客人吃得快樂又滿足。

不過說的總是比做的容易。雖然和同事們培養出了好感情,但最後我們還是因為討人厭的店長而紛紛離開了這裡。離職之後,我就再也沒有踏進這裡。

現在再回來,快樂、尷尬、憤怒,跟旁邊女子走過的濃濃香水味,全部攪和在一起,伴隨光輝燦爛的歷史,喃喃地唸著咒語,催眠我的腦內神經。我感覺到外頭林森北路的車輛聲逐漸消失,天空中的雲朵停在了高架橋的正上方,一動也不動。

我正式進入了這個東瀛風的夢境。

夢裡也有滄海桑田

「欸,好久不見欸!你怎麼跑來這裡?」是那個咖啡廳的小鬍子大叔,他從吧檯裡面探出頭來。

他是我在這邊打工時交到的朋友之一,不過其實當時我是因緣際會下才走進這間咖啡廳、也才認識他的,後來還養成放學後到打工之間的短暫時間來這裡,他會讓我坐著看看書、跟我聊聊天,等待打工時間到來。

於是我走進去點了一杯咖啡,坐在那個我最喜歡、可以看到窗外的邊邊位置。感覺又好像回到了一年前的傍晚,來往的摩托車逐漸變多,開始有三三兩兩的日本人出現。

「哎呀,心情不好的時候,喝了咖啡就好啦。」端給我的杯子還是跟一年前一樣,白色的,而且他總是懶得幫我拉花。不過他臉上的皺紋變多了。

隔壁的那間我最愛吃的蛋餅竟然歇業了,不由得有些難過。以前下班不想吃員工餐,就會跑到這裡來買。蛋餅都是現點現做,可以看到老闆用桿麵棍使勁揉著麵皮的模樣。他長得一臉宿醉貌,但其實清醒得很;眼下總是有深深的黑眼圈,長得很像日本漫畫裡的黑道老大,老派的那種,標準的面惡心善。

他的髮型我記得很清楚,因為跟灌籃高手裡那個水戶洋平一模一樣。後面的頭髮梳得高高的,前額卻硬是要垂下幾根髮絲,桿麵皮的時候會輕輕地跟著晃動。


我就像愛麗絲,又闖進了那個樹洞裡,發現瘋帽子還在野餐桌上切著蘋果派等著我,露出花白雜亂的鬍渣和髮絲;毛毛蟲卻已經消失不見,再也聽不到他在那裡說著聽不懂的語言,還有噴在我臉上的煙味。

雖然是夢,但卻又好真實啊。難道連在夢裡,也有緣分這種說法嗎?

醒來之後,不帶走一片雲彩

天漸漸暗下來,這裡的一天才正要開始,然而我想我的這個夢差不多該結束了。該回家了。

想走,卻又有些眷戀。我不知道我是捨不得離開這個冷豔的景色,還是不想回到那殘酷的現實世界?一輛接著一輛駛進來的計程車、擦身而過的日語,時時提醒著我這裡跟我的生活的差異,就像是住在最深海底的妖精,扭著柔軟細長的身體、用他們的語言唱著屬於他們自己的歌,妖豔媚惑、卻又有著好遠好遠的距離感。

這裡的夢境是有功用的,是為了要治療人們的。讓附近上班族們一整天上班所承受的壓力和悶氣,在下班後得到解放。拋開領帶和現實的束縛,用尼古丁和酒精延長做夢的時間,忘記所有現實世界,名字、工作、家庭、愛情,在夢裡通通不做數。

華燈初上,講的也許就是如此的景象。

等到酒醉了睡著了,夢也完了,隔天還是要去上班。但是別擔心,這裡不會帶給你任何會影響到現實生活的困擾,當然,除非你酒量很差所以宿醉。

雖然終究還是必須從夢中清醒過來,但來到這裡的人們,至少在今晚,可以用最廉價的金錢交易方式,找到一點短暫的家鄉的氣息、短暫的身心靈的溫暖,轉移注意力,扮演與現實生活中完全不同的角色。這些美好在夢醒之後會全都消失,即使如此,我們都還是在這一區裡得到了一些東西,一些專屬於我們自己的、告訴別人之前要經過思考一下的東西。

連忙大口大口的吸氣,想要把台北的髒髒的殘酷的現實的PM2.5給吸進來,好讓自己記得這不過是場夢。眼前的便利商店招牌變清楚了,風吹來也覺得冷,我知道我已經醒來了。

我慢慢的往巷口走去,像是千尋一樣,不回頭。

2017-0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