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蘭・加羅湖|走過四季,寶藏藏在終點後的旅程裡

By ZoeyK on
觀看人數 12952收藏人數 5
Original ff34022b d056 45a3 b0f4 8e9929b324e0


上個週末,和朋友到宜蘭四季部落,準備來去山上住一晚,異想天開的背了帳篷、睡墊、睡袋還有兩天一夜的糧食,就這樣出發了。

花了七個多小時,翻山越嶺,一路上沒有蟲鳴、沒有鳥叫,連風吹動樹葉的摩擦聲都沒有,萬籟俱寂的像是整座山只剩下我們。

因為擔心摸黑抵達,我們不斷趕路,筋疲力盡的抵達了山頂,火速地搭了帳、吃了晚飯,等到一切就定位,才發現一路上,都沒有和山林或自己對話。

清晨六點二十,太陽還沒升起。

七點出頭,陽光緩緩露臉。

八點多,陽光覆蓋了加羅湖,形成湖天一線的美景。

冬季,冷到末梢神經已毫無知覺,我們喝著熱茶,看天上點綴的星空畫布,像是獎勵著一整天的辛勞,一顆綠色的流星劃過天際,來不及許願,也沒帶任何器材捕捉這份美不勝收,但想想也覺得,這一刻的永恆,自己曉得就夠。

從那一刻開始,時間慢了下來。

清晨的露霜讓帳篷、小草結了冰,在陽光剛灑下的那一刻,大地因為冰霜的反射而閃閃發亮。

帳篷上結了霜

其實天氣冷死了。

遇到好心的登山隊,分我們吃早餐,吃到熱食眼淚流下。朋友說自己的打扮像癌末患者。

隔天一早,補充完體力,上午八點左右,我們就開始下山,也許是知道終點在哪,回程的時候,終於有時間可以好好擁抱這片山林。

回到了芒草區,這兒永遠都像是秋天,高過人頭的狂草枝枒亂竄,一邊要小心被芒草割到臉,一邊又害怕誤入小腿深的泥濘沼澤,冰冷的霧氣,讓眼前視線模糊不清。

直搗芒草的女孩

是怎麼來的,有點忘了⋯

那個雲,那個霧啊。

歷經了一番長途跋涉,陽光從森林的縫隙間射出微光,懸浮在空中的霧氣逐漸淡化,夏天來了。面對一整片錯綜複雜的藤蔓,我們只能手腳並用,在樹根與土壤間尋找著地點,我們到底是怎麼上來的?

我開始想著,是不是萬物之於宇宙,都只是為了創造更多的過程,於是我們有了假期,於是我們有了景點?

細細的陽光從樹林間伸展開來。

夏天來了?

攀越瀑布上的石壁,再跨越兩棵被攔搖折斷的巨木,我們回到曾坍方的礫石路,陣陣微風吹來,芬多精在周圍揮發,風光明媚,我們回到了春天。

回到巨木登山口

路壞掉了,怎麼辦呢?

登山可比喻為人的一生,有的人,像是拼命在追趕著什麼,趕著太陽下山前到達目的地,趕著年齡的時程,幾歲前有房,幾歲前把自己嫁掉;而有的人帶足裝備,慢慢欣賞沿途的風景,累了則就地扎營,補充好體力再上路前進。

湖泊固然美麗,但比起加羅湖,沿途陡上陡下、曲折離奇的風景,更令人意猶未盡。很幸運的,這次的路線是來回折返,才能在一股腦地往前衝後,又回頭體驗這座山多樣的面貌。

不過人生可沒這麼幸運,此時此刻永遠回不去,其實說穿了,我們都是拼命的往死裡活,快點抵達似乎沒有比較好,某天兩腳一伸,見了孟婆,里程碑也不一定比回憶來得有價值。

回頭看這總高海拔兩千多公尺的路途,加羅湖的景色在腦海裡逐漸模糊,但回程的風景,因為我們放慢了腳步,才真正體會春夏春冬帶給身體的變化。


下山以後,又過了一個四季。

問題與建議

對時刻旅行有建議嗎?發現網站有錯?還是對於訂閱機制有問題呢?快來跟我們說!我們會很開心收到您的訊息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