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傑的繪畫天堂|從西班牙回家,畫出基隆失落的城市記憶(下)

By Rays 瑞式 on
觀看人數 19263收藏人數 0
Original ba76f125 7c0d 48f6 b4c1 38ddd17b62d3

Rays 瑞式 悄悄話:

王傑老師是用畫的,那基隆小王子Rays我就要用寫的。

粉絲團名字是王傑的繪畫天堂,畫室實際招牌寫的是廟口畫室,畫家的畫室在不切實際的想像中,感覺好像要座落在什麼清幽的地方,不被打擾不惹塵世般脫俗。

人來人往的嘈雜街聲,外地人來基隆的第一指名,王傑的畫室就在距離基隆廟口一分鐘可以走到的步行距離,感覺神奇的同時,畫室出現在這裡的故事更神祕。

(強烈建議先補個前情提要上集:點我點我

出國前往西班牙留學前,開畫室。回國後在家當米蟲兩個月,一直跟自己說回來之後絕對不要開畫室,去也開,回來也開,這不是沒有任何改變嗎?

先說結論,王傑老師最後還是開了畫室。

畫室畫室開哪裡

「2004年三月初,有一天早上我在睡覺,快要醒來大概七點多,然後我腦海裡面就有一個聲音,在跟我講說,其實是我自己的聲音:我要去開畫室。

然後就有另外一個聲音,也是我的聲音,就問他:那要去哪邊開畫室?

這個聲音就說,去誠品的旁邊,我就醒過來了。」

光是一個誠品書局,就是基隆一塊小小歷史的的層層堆疊。基隆誠品有新舊之分,2006年到2010年3月21日,東岸停車場的誠品是新誠品。2004年到2006年,龍宮戲院舊址的誠品是舊誠品。王傑口中的誠品旁邊,是舊誠品過去式。

「我騎著摩托車,來到舊誠品附近找地方停車,在打小鋼珠的柏青哥店前將摩托車停好,頭一轉過來就看到對街亭仔腳的鐵捲門上,貼紅紙寫著『租』,鐵捲門旁剛好有個綠色公共電話。」

「我連那個紙條都沒有撕,就邊看邊打,打完房東不到十分鐘就來了。開門讓我進來看,裡面跟鬼屋一樣,堆滿垃圾跟與不要的傢俱。回家就想了一個晚上,第二天就打電話給房東跟他講說,我要租。」

這不是通靈少女的劇情,但是相信冥冥之中若有所引。要開在基隆廟口裡的畫室。

在基隆上課的執意

「經濟層面上的問題,在基隆開畫室這件事,是可以讓你在基隆活下去的嗎?」

「是。」

不僅止於回答問題,從王傑老師口中聽到的文字,都是洗鍊後的去蕪存菁。不存在太多無謂的贅字遣詞,實際把對話輸出,用眼睛快速看過感覺只是平淡日常。但當你在內心或口中試著讀出來,卻擁有非常王傑式的言語重量。

每個月的某個週末兩天,都會有大量的非基隆人,在這間畫室出沒。不為其他,就是為了學畫畫。一年又三個月前,我曾報名上過課,但報名的時間,卻是遠在兩個月前就要臉書粉絲頁注意消息搶報名。

嗯,就算是我這種從小與繪畫美術絕緣的少年,王傑老師開設的初級水彩課程,我還是上的很有感觸且不亦樂乎。(個人心得文在這裡:好好來一場你不知道的水彩課

王傑老師開設的課程,只在基隆上課。

「當初回來第一個念頭,我就是在基隆。台北再怎樣我不過去。我其實一開始就清楚這件事情,我必須要留在這個地方,才有辦法在這裡做什麼。」

讓對話先在這邊停留一下,2016年交通部統計處的「民眾日常使用運具狀況調查」,分析各縣市上班族的通勤情況,基隆的上班族有高達39%需要跨縣市通勤,大約四萬人上下,而我也是其中一員。(資料來源:【數據看天下】哪個縣市是通勤族之冠?

不斷向台北輸出的基隆白領階級

「基隆會落寞到這個狀況,長期以來基隆一直在流失屬於自己的一個白領階級,可以在本地營生,自給自足的中產階級。

你說你還是住基隆,但不是,你只是晚上住基隆,你白天所有的社經生活與工作,都在台北,你之所以住在基隆,講白一點,就是萬般無奈只能住基隆,如果可以,你不會住基隆。那這些可以不要算在基隆人口的話,那基隆沒有白領階級。

而白領階級是推動整個社會或社群,自我向上、行政監督、民意發聲,最重要的一群,基隆其實是沒有的,這其實可以當作一個指標。」

「沒有辦法去要求別人幫你把環境準備好,然後你再回來。最糟糕的時候就是可以弄起來的時候,要不然你等別人弄好了,你也只是被人家請而已,你跟本也是無足輕重。但不是說回來就是要變得像一個重要人物。如何去實踐本身的理想,你想要做點什麼事情,你的年輕歲月,投注在家鄉上面,該會是多好的事情呢?」

畫家之外的身份

2013年星巴克基隆義14門市的壁畫完成,2014年反對拆除基隆港西二三號碼頭倉庫,2015年許梓桑古厝裡的梓桑文化祭(其實2009年老師就留下第一幅許梓桑古厝的畫作),2016年明德山莊保存,直到今年。

王傑老師的相關作品與各種消息,往前追朔還有許多,從2003年堅持回基隆至今。

撇除畫家這個身份,這是再基本不過,身為一名住在這片土地的住民,所要去做的事情。得過且過等到事情往最糟的局面而去,再來罵上幾句,怨聲載道怪東怪西,我們往往就是不會去追究自己平時的漠不關心。

我要自己拉椅子坐,坐在那個屬於冷漠的基隆市民位置上,期許自己再用多一點的熱情,讓這座城市不被小看也不只是如此而已。


最後一件想寫的事情:

王傑老師在西班牙求學時,抽象畫派是所學,但在基隆的相關畫作,卻都是寫實呈現。

畫風轉變的過程,對他來說似乎不構成問題。因為從西班牙回到基隆才真正發現,最基本也最核心的問題:我學藝術,為的是什麼?

「就是用畫畫的方式,來紀錄、來再現,這個城市當中我覺得它美好的地方。它當然可能就必須要用到比較寫實的手法,比較平易近人的風格,來表現。

至於說,這樣的創作是否就有意義,能不能得到共鳴,那就要經過實際的接觸之後,才有辦法得到驗證。但以目前事實證明,好像還不錯。」

王傑老師是用畫的,那基隆小王子Rays我就要用寫的。

問題與建議

對時刻旅行有建議嗎?發現網站有錯?還是對於訂閱機制有問題呢?快來跟我們說!我們會很開心收到您的訊息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