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於2017-08-09更新於2019-01-23

新竹.米粉|風土的體現,九降風吹下的國際米粉


吃飯吃麵選一個,米粉不會是我的正餐選項。只有回家吃飯時阿嬤特地炒了米粉,才會裝上一碗。感覺很乾,就是那些配料一成不變,我不愛。

而比起吃米粉,我還比較喜歡看曬米粉,這次終於有機會看到,新竹鼎盛時期超過百間的米粉場,如今僅存15間,今天有幸走訪的其中1間:新竹國際米粉。

簡單不簡單的手工米粉

蒸氣難耐,像是白花鬍鬚般的半熟米粉從壓出機出來,好像簡單又輕鬆寫意的,只要接住,彎曲它,收攏到一定份量後剪斷,就是一籃等待乾燥的米粉。

隨著篩孔的粗細大小不同,米粉的粗細變化要注意。溫度變化80度上下,在高溫中要專注不被燙傷也要兼顧這批米粉品質是否過關,當年新竹米粉的黃金時期,不多不多,一天5000公斤。

一天5公噸的米粉製作量,實在有點難以想像,那是需要日出而作,日落不得休息的24小時不停運轉。凌晨做好的半熟米粉,早上五點要送出去曬,曬好才能出門上學,是國際米粉第四代接班人郭姐的童年時光。

自然風吹新竹九降風

看到曬米粉場裡,一排排井然有序散開來的米粉,那個畫面是令人覺得振奮的:原來現在還真的有碩果僅存的手工米粉廠,吃自然的陽光,吹新竹強勁的風。

這股屬於新竹的九降風,造就出新竹等於米粉的連結。

九降風是一種氣候現象,它被用來形容因為冬季東北季風造成的強烈陣風。而「九降」之名跟以往農曆九月開始起風有關(九月急速下降的陣風?),在冬季一些較為乾燥的地方,當地居民會利用這陣風來風乾食物,新竹米粉與柿餅,因此而來。

那股叫做風土的味道

靠天吃飯,這句話用在製作米粉上所言不假。

遇到突襲雷雨就要動員所有人在曬米粉場裡手刀衝刺折返,手工移至室內。因為米粉本身就是要乾燥,怕水怕潮濕,慢了點晚了一步淋了雨,輕則重新風乾,重則變成米粉湯,全部重置。

那是一種很在地的浪漫,跟自然合作,但有時候也需與之競賽。

風土風土如果要說什麼是風土,一抓一把,用手撕開的米粉,吹過新竹九降風的手工米粉,就是沾染這片土地最為真實的味道了。

噢對了我想到為什麼我不喜歡吃米粉了,可能是我更討厭參雜其中的蝦米與香菜吧。

評價後查看地圖資訊吧!
Rays 瑞式
144
人追蹤
+追蹤
對基隆又愛又恨的基隆小孩,想用瑞式風格把生活的有趣寫得更有趣。2017年10月前為時刻旅行企劃編輯,現為自由撰稿人。
評論 即可全部觀看及留言
基隆Only,隱藏美食|基隆蛋腸哥,火鍋界中的黃色馬卡龍
蛋腸,一個神秘至極的食物,列為基隆四大隱藏美食之首也不為過。
公主風大爆發-當一回維多利亞式純正公主
每個女生心裡都有一個公主夢,要被男朋友、老公、爸爸捧在手中呵護,當個受寵愛的小公主很容易,但要麻雀變鳳凰,成為真公主,那可能只能在夢裡才能實現了!不過聽說,在台北市區,有一座極盡奢華的公主風下午茶,可以讓女孩們親身體驗貴為公主的感受,趕緊進門來瞧瞧!
九份絕景.天空之城|十三層遺址、廢煙道、黃金瀑布
水湳洞推薦景點包含各種廢墟遺址與特色景點,充滿的人造物跟大自然遭破壞後又再生的詭異美感,成為許多風景攝影或是新人婚紗拍攝的最愛。
Rays 瑞式
1690

新竹.米粉|風土的體現,九降風吹下的國際米粉

發佈於2017-08-09更新於2019-01-23

Rays 瑞式 悄悄話:
你喜歡吃米粉嗎?

吃飯吃麵選一個,米粉不會是我的正餐選項。只有回家吃飯時阿嬤特地炒了米粉,才會裝上一碗。感覺很乾,就是那些配料一成不變,我不愛。

而比起吃米粉,我還比較喜歡看曬米粉,這次終於有機會看到,新竹鼎盛時期超過百間的米粉場,如今僅存15間,今天有幸走訪的其中1間:新竹國際米粉。

簡單不簡單的手工米粉

蒸氣難耐,像是白花鬍鬚般的半熟米粉從壓出機出來,好像簡單又輕鬆寫意的,只要接住,彎曲它,收攏到一定份量後剪斷,就是一籃等待乾燥的米粉。

隨著篩孔的粗細大小不同,米粉的粗細變化要注意。溫度變化80度上下,在高溫中要專注不被燙傷也要兼顧這批米粉品質是否過關,當年新竹米粉的黃金時期,不多不多,一天5000公斤。

一天5公噸的米粉製作量,實在有點難以想像,那是需要日出而作,日落不得休息的24小時不停運轉。凌晨做好的半熟米粉,早上五點要送出去曬,曬好才能出門上學,是國際米粉第四代接班人郭姐的童年時光。

自然風吹新竹九降風

看到曬米粉場裡,一排排井然有序散開來的米粉,那個畫面是令人覺得振奮的:原來現在還真的有碩果僅存的手工米粉廠,吃自然的陽光,吹新竹強勁的風。

這股屬於新竹的九降風,造就出新竹等於米粉的連結。

九降風是一種氣候現象,它被用來形容因為冬季東北季風造成的強烈陣風。而「九降」之名跟以往農曆九月開始起風有關(九月急速下降的陣風?),在冬季一些較為乾燥的地方,當地居民會利用這陣風來風乾食物,新竹米粉與柿餅,因此而來。

那股叫做風土的味道

靠天吃飯,這句話用在製作米粉上所言不假。

遇到突襲雷雨就要動員所有人在曬米粉場裡手刀衝刺折返,手工移至室內。因為米粉本身就是要乾燥,怕水怕潮濕,慢了點晚了一步淋了雨,輕則重新風乾,重則變成米粉湯,全部重置。

那是一種很在地的浪漫,跟自然合作,但有時候也需與之競賽。

風土風土如果要說什麼是風土,一抓一把,用手撕開的米粉,吹過新竹九降風的手工米粉,就是沾染這片土地最為真實的味道了。

噢對了我想到為什麼我不喜歡吃米粉了,可能是我更討厭參雜其中的蝦米與香菜吧。

評價後查看地圖資訊吧!
Rays 瑞式
144
人追蹤
+追蹤
對基隆又愛又恨的基隆小孩,想用瑞式風格把生活的有趣寫得更有趣。2017年10月前為時刻旅行企劃編輯,現為自由撰稿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