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YOTO WANDERLUST 京都獨旅 | 開始,一個人旅行

By irisspace on
觀看人數 562收藏人數 0
Original 4bf11160 6662 4bb3 8ca4 a592016d8203

2016 年 2 月 16 日 》

從抵達京都已經是晚上,預定了三晚的青年旅館 (Hostel),地點在近三条駅的 Piece Hostel Sanjo。

冬日的行李箱總是特別笨重。走在三条大橋上,行李摩擦地面發出喀啦喀啦的聲響,夜晚的鴨川很寂靜,滿月沉沉的映在水裡,光暈隨著川水波粼。

遠方的居酒屋外掛滿了米白色的燈籠,室內傳來的吆喝聲還隱約聽得見,整個夜晚的京都說不上是熱鬧,只需拐近一條巷子變能找回屬於夜闌的寂靜。

第一眼的京都就和大阪、東京很不一樣。這座古城和腦海裡及電影中古色古香、櫻花紛飛、昭和時代的日本似乎更能服服貼貼地重疊。某種程度上,時光好像靜止在過往的時間軸,忘了推動。

一個人「旅行」》

離開大阪後,便是自己一個人的旅程。

一個人拖著行李,一個人走向某個站牌,一個人在路中間停下,對逐漸失溫的雙手呵呵氣; 一個人入宿某間旅館,一個人看著鏡子刷牙,一個人在陌生的床鋪上,啪擦的關上夜燈,緩緩入睡。

怎麼說呢?其實這是第一次。

對,第一次。這是我第一次一個人「旅行」。

認識我、甚至不認識我的人可能都知道,我是出了名的獨旅狂熱者,世界許多角落都有我單獨走過的痕跡。孤女子隻身浪跡天涯似乎就是我給大多數人的印象。但千里之行總得有個起始,而一年半前京都之於我,就是這樣的一個起始。

的確,一個人拖著行李出國闖蕩並不是第一次,但一個人踏上全然未知的旅途還真是第一次。不是為了求學、不是為了見某個人,也不是為了完成某件事,只是很單純的以「旅行」為由出發,漂泊在一座陌生城市裡,尋找一個尚無法知曉,卻願意耗盡時間、精力甚至金錢去追尋的,某種「體悟」。其實更確切地說,在真正獲得這個「體悟」之前,妳都很難去認清,旅行,說到底是為了什麼?

HOSTEL初體驗 》

就連半夜入住三兩天前訂好的青年旅舍這檔事,對我來說也是頭一次。

來到Piece Hostel Sanjo三樓,我轉向左方那扇純白的大門,喀擦一聲地打開和手上的鑰匙吻合的鎖。眼前這間有十個床位的房間是我接下來三晚的落腳處,而角落裡每一個顏色、大小不一的行李箱,都代表了一位同樣在此停下的旅人。

這一切是如此陌生卻又新奇。我細細打量房間裡的一切,如此窄小的房間作為雙人間似乎都還有些擁擠,如今居然成為十位旅人共同使用的空間。以「共享」和「信任」為出發點無限延伸,一人的旅程也從某種層面上被褪去了和「孤獨」的牽扯。

鑽進屬於我的床位上,打開牆上的黃色小夜燈,把床台好好整頓成「屬於我」的樣子,擺上眼鏡、相機和日記本,也把筆記型電腦往枕下一塞。咚一聲地躺上床,看著面離我不到一公尺的上層木板,氣一吐,心中居然感到意外的安心和舒適。

從淋浴間回來時遇見了睡在我隔壁床的Betty,一位來自韓國釜山的女孩,同樣是一個人來到京都。年紀相仿的我們很快就聊了起來,短短三分鐘的談話居然就換來一段至今難忘的友誼。交換了聯絡方式,我們又回到屬於各自的空間裡,尋著自己的步調,做著不相干的事。

今夜在異鄉,我們都是一個人,卻又不是一個人。

早安,京都。

藏身商店街的古老神社 》

從大阪來到京都,一兩小時的車程,卻是完全不同的城市景色。若說兩者之間最大的差別,大概就是:大阪的商店街走著走著就會看見很多商店;京都的商店街走著走著突然就冒出一間古色古香的神社了。

「錦天滿宮」

在人來人往、商家林立、吆喝聲不斷的三条會商店街上,居然就恰恰地卡了一間古典的神社在中間。當地居民全都快速走過,習以為常,好像這是一件很理所當然的事情。留下和我同是過客的人們在原地楞著,默默在外觀望好一番,確定它不是個造景後,跟著入內參拜。哎呀,多麼突兀、多麼「京都」的畫面阿。

神社內的一景一物都與門外的商店街搭不上邊。像是徒步穿越一場看不見的大霧,腳步越走越慢、歲月越走越靜、靈魂越走越清晰。鈴鐺聲響、雙手二拍,虔誠地閉上雙眼,向祂卸下一個個鑲嵌在掌紋裡的告訴,願一切平凡,願世界安好。

光與影的時光迴廊 ─ 千本鳥居 》

下午一個人跳上地鐵,去了伏見稻荷大社。沒為什麼,只因為在網路上看見了好幾回那層層鳥居的延綿的長廊,一心嚮往。在搜尋欄上打上「鳥居、長廊」。哎呀,原來是伏見稻荷大社呀。

供奉商業之神的伏見稻荷由於有人許願就敬獻一座鳥居,經年累月之下神社境內豎立的鳥居排列成一座座長長的甬道,被稱為「千本鳥居」,覺得是個平凡又浪漫的名字。

漫步長廊內,午後陽光斜灑,從鳥居間狹窄的縫隙一劃一劃地照進來。若有光,若有影,沒有誰吞噬了誰,一直悠長的綿延到那個尚無法看見的盡頭,或者其實根本沒有盡頭。

旅人的雙眼 》

在迴廊出口處遇見來了自智利的情侶 ─ Christian和Seba。看著他們兩人在鳥居前互相拍照的忙碌模樣,忍不住湊向前問:「你們需不需要一張合照?」,他倆眼睛一亮,似乎為此問題困擾很久了。

鏡頭裡的他們牽著手,笑的很溫暖,我按下快門,臉上也不自覺地露出大大的笑容。遞回相機,Christian向我比了一個「讚」的手勢,是在說我拍得很好。瞥見我肩上斜掛的相機,「妳也拍一張吧?」他們笑著說。伴隨這樣一來一往的小舉動,我們聊了起來。聽見我一個人來京都旅行,他們感到相當驚訝,訝異我竟然是「一個人來」,而且還是個女生。因為在他們的刻板印象中,亞洲遊客總是團體行動,更不用說一個女生了。

「哎呀!我們還以為妳是跟著那些搭乘覽車、舉著旗子的大團體呢(意指旅遊團)!這裡實在太~多了!」語畢,我們三個都大笑了出來。

Christian說,他和Seba各自向公司請了兩週的長假,一起來到日本慢步調地旅行,這是他們第一次來到亞洲,長途的飛行就只為了一窺心中所嚮往的神祕國度。從智利來到日本,又從關東一路來到關西,被東京大都會裡川流不息的人潮與永不歇息的生意深深震撼,又為京都古色古香的街景與悠遠綿長的文化深深動容。

Christian拿起相機,給我看了他們這兩週來所拍攝的照片,臉上露出孩子般燦燦的笑容,一邊和我講解每張照片的背景和故事。透過他們的雙眼,記憶中的日本又被更加細微地、重新拓印了一次,發現那些讓我感到不以為意、甚至忽略的角落,被他們用不同的角度欣賞後,都開出了璀璨的花來。少女穿著和服,被風微微吹起的衣襬; 踩著腳踏車經過,髮絲凌亂的的日系少年; 背著紅皮書包、剛下課,在馬路邊排隊的小學生。每個平凡不過日常,都成了他們遠道而來的理由,獨一無二、無與倫比的風景。

我開始很認真的相信,照片傳遞的不僅是影像本身,也反應了攝影者當下的心情。只要你認為是美的,傳遞出來也會是美的,這就是攝影無形的感染力,它沒有辦法被解釋,超越語言,越過感知,直搗心臟。

而這世界正需要旅人的雙眼,去顛覆生命裡每個被視為理所當然的瞬間。

在「偶然」裡找到旅行的意義 》

向Christian和Seba道別後,我一個人沿著神社後方的鳥居步道往上走,這是一段山路步道,全長四公里,恰恰能繞行稻荷山一圈。雖然名為「千本鳥居」,但這樣朱紅色的鳥居實際有萬座以上,綿延不絕,真的很壯觀。行走其中,像是被一股無形的力量庇護著,看著自己離京都市區越來越遠,身心好像也越來越輕盈。

在路旁發現了一條小階梯路,旋轉著通往一旁未知的小山坡,好奇心驅使,馬上捨棄了人潮,獨自朝著坡道走去。回過神來,發現自己行走在一片竹林間,陣風吹來,蒼竹娑娑,發出像是海浪般的聲響,由遠至進,再由近至遠。繼續走著,發現路的盡頭竟引向此一座神社 ─「 神寶神社」。和訪客絡繹不絕的伏見稻荷是完全不同的氛圍,更幽靜、也更莊重。我走到社祭前,低下頭,默默的許了個願。

我想,比起川流不息的地標大社,我更偏愛這樣安靜幽謐、在不經意間就會被略過的小神社。不強求它的發生,也不惋惜它的錯過。捨去地圖,讓感覺去引導,讓腳步跟隨,於是在輾轉之中,開始漸漸去明白旅行之中的「偶然」有多麼珍貴。計畫以外的空間有更多的可能性,每個角落、每個時間縫隙裡都容得下更多的「我」,和更多的獨白。

準備離去時,迎面走來一對老夫妻,穿著爬山裝備的他們手牽著手。擦身時,我們互相點點頭,用微笑代替了言語的招呼。那一刻我突然覺得,這一切都剛剛好。穿過枝葉的陽光剛剛好、風的角度剛剛好、時光剛好、微笑剛好,我的呼吸、我的存在,都剛好。

陽光西傾,黃昏漸近,沿著山路又走了半個多小時。越往山裡走,遊客也就越少,有些路段甚至只有我一人。望前是無窮鳥居和蒼鬱山巒,望後是夕陽漫灑京都市容,在這樣的空蕩裡,我卻感受不到所謂孤獨。

漫漫路途上有我,而路途上的我有一整個世界。

長廊旁的斜坡小徑

在樹林間看見遠方的城市高樓

看起來像在肚咕(台)的小胖貓

回HOTEL後的溫馨小插曲 》

在京都的幾天,我和Betty總會透過短訊互相分享自己今天去了哪裡,然後傳一些照片。而這天的我實在是走太多路了,忍不住在訊息裡跟她說,我的腿真的是要斷了。

沒想到晚上回到住處,竟然在我的床單上看見了兩片痠痛貼布,而貼布邊有張字條,寫著:You can use this for your legs! 配上讓我當場爆笑的小插圖。當下我真的是感動得亂七八糟,這女孩也太貼心、太可愛了!

後來我在廚房裡遇到她,和她說了謝謝,也把我回家路上買的那盒草莓拿出來和她分享。坐在一樓大廳裡,她查著明天的景點資料,我寫著日記,一人一口的把那盤草莓吃完了。心很暖,草莓很甜。

一年後 》

那天我歪在家裡的沙發上,手機突然叮咚一生的響起,滑開一看,竟是Christian傳來的Instagram訊息。這段日子來,我們偶爾會在彼此的照片下留言,也透過社群平台看見彼此的近況、生活的模樣。

:「嗨Iris,妳好嗎?我一直很想寫些什麼給妳,為妳日前(在我的某篇貼文下)留下的留言道謝,我想現在是最好的時機。

幾週前我和Seba分手了,我們的感情走到了分岔點。當面臨到人生的困難時,我們發現這段感情已無法再帶給我們倆人正面的能量。如今我和Seba居住在兩個不同的城市,我們面臨了許多一般情侶都會面臨的問題,但很不幸的,因為距離,這些問題逐漸淹沒了那些曾經的美好。我們並不討厭對方,我們只希望能夠成熟的處理這段感情。

抱歉突然跟妳說這些,但那天妳在留言中所提到的,人與人之間的連結、生活中的偶然和生命裡所做的決定,讓我開始思考許多事,發現就是這些元素造就了我們獨一無二的人生。Seba曾經是個很棒的伴侶,也將永遠會是我生命的一部分。而妳則是一個非常特別的女孩,是會讓我想再見一面的人。

願妳一切都好,與我所有的愛。   ─ Christian. 」

看完這段話,我的眼淚居然就直直的掉了下來。天啊,我何德何能,身為一位旅人、一位過客、一面之緣的交集,卻能被如此貼近地放在心上。我們之間的情感連結穿越了時間和距離,從一年前的京都一直走到今天,也會一直走到以後。

那一刻我想,或許你我的存在終其都是為了尋求這樣的「連結」。我們以一個單一的個體來到這世界上,在人生旅途中成長、碰撞、擁抱、分享。嘗試釋出自我,去創造與環境、與事物、與他人的連結,藉此把自己放大,藉此讓自己不再僅是以「物質」為形式存在,而是超越時間和空間,成為「精神」上的存在

直到肉體灰飛湮滅,直到你都不記得你自己,我還記得你。

 

不要小看旅行時的相遇,隨著時間,曾經的猶疑都會清晰,曾經的偶然都會深刻。

出走吧,一個人又何妨?去創造屬於你和這世界的連結。

 

Iris.

2017.10.30 | 1:37 AM

問題與建議

對時刻旅行有建議嗎?發現網站有錯?還是對於訂閱機制有問題呢?快來跟我們說!我們會很開心收到您的訊息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