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ISIAN ROMANCE 巴黎人的浪漫

By irisspace on
觀看人數 146收藏人數 0
Original 87270f51 9cc1 4fbe 83ec 769fac189bdd

如果說巴黎教會了我什麼,那大概就是重新定義「浪漫」這件事。

第一次來巴黎時其實是有些失望的,覺得這座城市不如人們所歌頌的那般美好、那般夢幻。

髒亂老舊的地鐵站、瀰漫街頭的尿騷味,還有無論身處何處都必須堤防竊賊的緊張感。再怎麼美麗的街景都難以彌補心中原來過分浪漫的幻想,只能因為自己單方面的期望而感到單方面的失望。

第二次回到巴黎,這座城市當然沒有改變什麼,但我的想法卻不同了。

「是啊,巴黎很美,以它自己的方式。」就是那麼平凡的一個早晨,走在有些熟悉的街道上,心底突然有個聲音如此說著、說著。再次抬起頭,於是陽光、於是建築、於是行人,於是巴黎,突然之間都不同了。

的確,巴黎有它時尚奢華的光鮮亮麗,當然也有它殘破不堪的醜陋。身為一個旅人、一位過客,我們確實有這樣的權力—以極為短暫的停留、極為有限的見解去概論是與否、美與醜、好與壞。卻不該忘了,一體兩面的事物從來也就是一體的。

「巴黎的遊民很多。尤其是在冬天,無家可歸的遊民在路上受寒受凍,有些會躲到地下鐵站過夜,也可能就隨地小便了。」巴黎友人不經意地說著:「所以當我聞到這些尿騷味時,我反而會想到這些遊民又平安的度過了一晚。阿,這就是巴黎人的浪漫吧?」

我先是不可置信的笑了笑,卻越想越明白這不只是個玩笑。

巴黎之所以為巴黎,正是因為它是個如此多元、複雜、瘋狂、放肆,又無可救藥地浪漫的城市。

而艾菲爾鐵塔終究只是個地標,真正的巴黎藏在街巷裡。在轉角的巴賽麗;在老舊的地鐵站;在牆壁上無章的塗鴉;在藤椅上作畫的老人;在偶然經過的畫廊;在窄小的二手衣店;在夕陽染茜的塞納河。

總覺得巴黎是屬於黃昏的城市。

巴黎浪漫小事 》

週四的傍晚,沿著賽那河畔,Tina和我走進了奧賽美術館(Musée d’Orsay)。這天奧賽的營業時間延長,一直到晚上十點。

參觀美術館本身就是一件有趣的事,嘗試透過眼前藝術的結晶和背後的創作者產生連結,嘗試用有限的知識和想像去揣摩、猜測創作者想表達的寓意。(當然,也或許不嘗試)

參觀美術館的人也有千百種:

單純欣賞,快速閱覽,喜歡、不喜歡; 慢一些 ─ 短暫停留,閱讀註解,理解、不理解; 再慢一些 ─ 做足功課,駐足觀賞,感動、不感動。

若要再更慢一些,大概就如這對老夫妻,靜坐在館內一角,拿起炭筆和紙 ─ 素描。

年長的老爺爺坐在輪椅上,看起來已經不能走動好一段時日了。他專注地描繪著眼前的雕像,筆觸依然俐落,炭筆來回在紙上發出唰唰聲響。

在一旁的我看得入神,拾起手中的相機,悄悄地按了兩下快門。

5分鐘後終於還是忍不住走上前向他們搭話。

聽到我是台灣來的,老爺爺開心的說他曾經在台北辦過畫展呢。

道別前他隨手撕下了一張畫冊裡的畫,說:「這就送妳吧!」

並在背後簽上了自己的名字 — Damon。

維納斯的誕生》─ 威廉·阿道夫·布格羅,1879年

梵谷自畫像 ,1887年 秋

BLACK & WHITE 》

Iris H.

20170509

問題與建議

對時刻旅行有建議嗎?發現網站有錯?還是對於訂閱機制有問題呢?快來跟我們說!我們會很開心收到您的訊息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