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OLD TIMES FOR SALE 販賣舊時光

發佈於 2018-03-29|更新於 2019-01-23|觀看次數 1397

免費入場 FREE ENTRANCE 》

又偶然闖進了一個古物市集,就在每天都會經過的那座老舊教堂裡。

聖尼可拉斯教堂(Saint Nicholas’ Church),位於根特市中心,矗立於Korenmarkt廣場中央,是我每天都經過,卻也都只是「經過」的建築。

或許真是如此,當你真正居住於一座城市、以「在此處生活」為覺悟時,就會自動省去許多觀光的動作。好比說,身為台灣人的我其實沒有去過阿里山這件事; 又好比說,身為台中人的我從來沒有去過宮原眼科這件事(台中我沒去過的地方真是太多了……)。

十二月的天氣總是陰晴不定,接近零度的氣溫再刮起一陣冷風令人難以招架。冷得直打顫時恰巧看見教堂前立了個不起眼的木板,寫著「Free Entrance 10AM.- 6AM.」連主題是什麼都沒看個清楚便轉了進去,一心只期待室內的溫度能夠暖活些。

一卷回憶一歐元 》

教堂內已被打通成寬敞的空間,地面上依然能看見石柱被磨平後粗糙的痕跡。一旁的黒膠唱盤播放著六零年代的音樂,各式古物陳列,我才發現自己走進了每月一次的古物市集。

古老的物品對我一直有種吸引力。我指的不是那種高檔的古董,也不是某知名畫家的千萬遺作,而是最微不足道,偶然被留下的; 甚至是曾經被遺忘、卻又被不經意地拾起的,時光的產物。

裝在木箱裡的迷你黑膠唱片,一張只要一歐元,老舊的包裝反映了五、六零年代的藝術觀,時光停留在叫不出名字的歌手的笑容裡。就這樣,某個人一生中最精采、風華的時期如此地被儲存在一張烏漆抹黑,沒有溫度的光滑塑膠片裡,又被不停前進的科技以某種程度封印於過度老舊的光陰。

我隨意挑了五張唱片,又拿了三張似乎是忘了被寄出的舊明信片,看著上頭泛黃的痕跡內心還感到無比滿足。

結帳時老闆笑著說:「明信片就送妳吧!」說完便轉身替換唱片機裡的黑膠唱片,又說:「阿!妳看,我今天還是這裡的DJ呢!」

舊時光 》

我們無法決定自己出生的年份、自己的歲數,無法控制生命的成長、時光的前進,也無法停止事物的衰老。

我們念舊,我們執著,我們嘗試在生鏽的光陰的裡刻下一道透光的縫隙,我們窺探那些泛黃的故事,我們迷戀已經逝去的真相。

我們收藏,我們小心翼翼,珍視、甚至崇拜那些曾經不被注視的,可能是一本書、一卷相片、一頂帽子、一張信紙,因為它們曾經到過,我們到不了的地方。

Iris H.

2016

irisspace
25
人追蹤
+追蹤
irisspace.com 經營者-Iris,90後的怪女孩。16歲時一個衝動的想法,把自己丟到了美國中部,從此之後不斷遊走四方,愛上擁抱世界、也被世界擁抱的感覺。 旅程中總是在迷路,喜歡停下來聽陌生人說故事。 熱愛文化衝擊所帶來的震撼,更熱愛成見瓦解後思想的重生。 希望你不僅是為了要去某個地方而看我的文章,而是因為看了我的文章,開始想去某個地方。
【2020 台北車站交通攻略】以台北車站為中心的四條「地下街」完整指引!
台北車站是台灣最大的交通節點,也是台北延伸前往其他地區的起點,複雜的交通網路不僅帶動了都市發展,也連帶的帶起了周邊的…
基隆.早餐專題|吃一口基隆,不一樣的早餐
中文字很奇妙,「吃好」與「好吃」,只是前後順序置換了一下,衍伸出來的意義卻又如此耐人尋味。來基隆吃早餐,是吃好的,也是好吃的,更是帶你來走一趟吃好好吃的。
【2020 台北車站交通攻略】破解全台最大迷宮--從台北捷運走到台鐵 、 高鐵篇
「 天啊,快要來不及了!!」趕時間的時候,精神會處於一個極度緊繃的狀態,當別人只要稍微煩你一下,理智線就可能因此而斷…
首頁 > 文章 > THE OLD TIMES FOR SALE 販賣舊時光

THE OLD TIMES FOR SALE 販賣舊時光

發佈於 2018-03-29|
更新於 2019-01-23|
觀看人數 1397

免費入場 FREE ENTRANCE 》

又偶然闖進了一個古物市集,就在每天都會經過的那座老舊教堂裡。

聖尼可拉斯教堂(Saint Nicholas’ Church),位於根特市中心,矗立於Korenmarkt廣場中央,是我每天都經過,卻也都只是「經過」的建築。

或許真是如此,當你真正居住於一座城市、以「在此處生活」為覺悟時,就會自動省去許多觀光的動作。好比說,身為台灣人的我其實沒有去過阿里山這件事; 又好比說,身為台中人的我從來沒有去過宮原眼科這件事(台中我沒去過的地方真是太多了……)。

十二月的天氣總是陰晴不定,接近零度的氣溫再刮起一陣冷風令人難以招架。冷得直打顫時恰巧看見教堂前立了個不起眼的木板,寫著「Free Entrance 10AM.- 6AM.」連主題是什麼都沒看個清楚便轉了進去,一心只期待室內的溫度能夠暖活些。

一卷回憶一歐元 》

教堂內已被打通成寬敞的空間,地面上依然能看見石柱被磨平後粗糙的痕跡。一旁的黒膠唱盤播放著六零年代的音樂,各式古物陳列,我才發現自己走進了每月一次的古物市集。

古老的物品對我一直有種吸引力。我指的不是那種高檔的古董,也不是某知名畫家的千萬遺作,而是最微不足道,偶然被留下的; 甚至是曾經被遺忘、卻又被不經意地拾起的,時光的產物。

裝在木箱裡的迷你黑膠唱片,一張只要一歐元,老舊的包裝反映了五、六零年代的藝術觀,時光停留在叫不出名字的歌手的笑容裡。就這樣,某個人一生中最精采、風華的時期如此地被儲存在一張烏漆抹黑,沒有溫度的光滑塑膠片裡,又被不停前進的科技以某種程度封印於過度老舊的光陰。

我隨意挑了五張唱片,又拿了三張似乎是忘了被寄出的舊明信片,看著上頭泛黃的痕跡內心還感到無比滿足。

結帳時老闆笑著說:「明信片就送妳吧!」說完便轉身替換唱片機裡的黑膠唱片,又說:「阿!妳看,我今天還是這裡的DJ呢!」

舊時光 》

我們無法決定自己出生的年份、自己的歲數,無法控制生命的成長、時光的前進,也無法停止事物的衰老。

我們念舊,我們執著,我們嘗試在生鏽的光陰的裡刻下一道透光的縫隙,我們窺探那些泛黃的故事,我們迷戀已經逝去的真相。

我們收藏,我們小心翼翼,珍視、甚至崇拜那些曾經不被注視的,可能是一本書、一卷相片、一頂帽子、一張信紙,因為它們曾經到過,我們到不了的地方。

Iris H.

2016

irisspace
25
人追蹤
+追蹤
irisspace.com 經營者-Iris,90後的怪女孩。16歲時一個衝動的想法,把自己丟到了美國中部,從此之後不斷遊走四方,愛上擁抱世界、也被世界擁抱的感覺。 旅程中總是在迷路,喜歡停下來聽陌生人說故事。 熱愛文化衝擊所帶來的震撼,更熱愛成見瓦解後思想的重生。 希望你不僅是為了要去某個地方而看我的文章,而是因為看了我的文章,開始想去某個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