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SAKA VALENTINES 大阪情人夜

By irisspace on
觀看人數 217收藏人數 0
Original a329468b 8e75 47e7 bd3f 13b112a9deca

研人是位來自日本大阪的交換學生,初次和他見面是在大二上那堂財務分析的課堂上。當時並不難看出他是位異鄉遊子,原本就長相靦腆的他配上人生地不熟的生澀表情,我忍不住跑過去和他搭話。

他的中文才剛起步,英文也普通,對於台灣這個全新的環境,期待中似乎帶點緊張。也曾經是交換學生的我,對於他的心境頗能體會。和他大致介紹了校園生活後,我們互相留了對方的 LINE,我告訴他,若有什麼需要幫忙的,儘管聯絡我。

我們有幾堂共修課程,偶爾也會在走廊上打招呼,每次他都會用最新學到的中文和我小聊兩句,進步的速度總是令我訝異。

半年的時間一眨眼就過了去,還來不及和研人喝杯咖啡,他卻將離開台灣了。期末那堂課後,學生們全聚在走廊上,我們走向對方,打了聲招呼。他和我詢問了台灣環島的幾個推薦的景點,說想在最後一星期裡留下更多關於台灣的美好回憶。我向他推薦了幾個去處,也告訴他我對大阪的好奇與憧憬,一直很希望能夠到關西體會傳統的日本風情。

「如果來大阪一定要通知我!希望你來!」研人爽朗的說。

我笑了笑,覺得很感動,其實這一學期來,我和研人搭上的話並不算多,連一起吃頓飯也沒有,固然可惜,但也希望有朝一日真的能在日本見上一面。

那天是我在台灣最後一次見到研人,對他離去的日期我也不是很清楚。

直到有天下午,手機訊息突然「叮咚」一聲地響起,我滑開一看,是寫著「河津 研人」的Line通知。

「Hi!Iris,我現在在機場,準備要搭飛機回到大阪了。這一學期來很謝謝妳的幫忙,謝謝妳一直都對我這麼友善,非常高興能夠認識妳。希望你能夠來大阪玩!到時候請一定要聯絡我,我們再一起吃頓飯吧!」

我看著手機,眼淚都快要掉下來,可能我真的很容易感動吧。明明是那麼短暫的相遇,約略幾個招呼聲的交集,我連他讀什麼學校、今天幾歲,這些最基本的問題都不知道,他卻會在上飛機的前一刻想起我,甚至發了這樣一條短信給我。

我很快的回了訊息,心裡感動得亂七八糟,臉上是那種憨傻的笑容,「那我們大阪見!」訊息的結尾我這麼打上,雖然不知道那一天何時會到來。

那天唐突地抵達大阪後,我便立刻聯絡了研人。他對我無預警的到來似乎也有些驚訝,彼此都沒想到這麼快就能夠再見面。約了星期天的晚餐,也順便一起逛逛大阪最著名的地標 ─ 道頓堀。

還記得在人來人往的道頓堀橋上重逢的那刻,我們兩人都又驚又喜,居然就真的這麼見面了!他一開口便用流利的中文跟我打了招呼,反而是我一時之間不知該講中文還是講英文的好。可能因為以前很少聊天,見了面以後反而有說不完的話。能在不熟悉的地方遇見熟悉的人,真好。

人來人往的道頓堀聚集了來自世界各地的遊客,光影交錯、聲樂噪雜,五花八門的招牌和霓虹燈更是看得我眼花撩亂,每家店都為得比競爭對手更加突出顯眼而無所不盡其極、花招擺出。放眼望去,天空中有巨大的煎餃、螃蟹,甚至是被一手握住的握壽司,繁雜程度可以用「爭奇鬥艷」來形容。日本人在食物模型的精緻度上本就令我嘖嘖稱奇,如今眼前這些無限放大版更是讓我目瞪口呆。

看見我驚訝的反應,研人笑了笑,一邊跟我解釋某些店家的歷史和某些廣告標語的意義。身處異國,身邊突然出現一個當地人感覺就是很不一樣,如然之間所有看不懂的文字和圖像都得到了解釋,陌生的街道好像也不再那麼陌生,除了觀光,反而多了種走進當地人生活裡的感覺。

沒一會兒,小樂也來了。我們就這樣,三個人,三種語言,又笑又鬧地走在這大阪最熱鬧精華的街道上,嘗試尋找今天的晚餐,最後則是很不免俗地走進了一間大阪燒店。畢竟,來到大阪,就是要吃大阪燒阿!

在台灣有過一兩次吃大阪燒的經驗,一直都對鐵板上噗茲噗茲作響的麵團感到非常新奇,每一次服務員用鐵鏟將蛋、高麗菜、麵條、各式肉品翻炒在一起時熟練的樣子總讓我目不轉睛,那麼多的食材最後變成一坨圓圓扁扁(卻很好吃)的東西,淋上各種誇張的美乃滋,再灑上海苔粉、柴魚片,最後切個四分之一份放到自己的盤子裡,大口大口的吃下。爽,就是爽阿!!!!!

餐桌上的話題變來變去,搞笑又狂野的小樂和有些靦腆的研人也鬧出了許多笑話,氣氛很歡樂。不經意地瞥見手機日期,才發現原來今天是2月14日,是情人節呀!我們三人相視大笑,居然都沒發現這件事情。雖然大家都單身,但有了節日的加持,又有可愛的朋友們在身邊,更位這頓晚餐增添意義。手邊沒有啤酒,只好拿起水杯,大喊一聲:「情人節快樂!」

和日本人拍照就是要不免俗地比個YA的手勢....

光是用看的就令人口水直流的大阪燒

吃飽喝足後,明天一早就要搭飛機回台的小樂留在道頓崛做最後的採買,我和研人則決定前往梅田空中花園展望台,俯眺大阪夜色。

其實我一向對這種爬高高看夜景的觀光景點不太有興趣,畢竟想要一窺美景總是得先付出長時間排隊及等待的代價,但在得知梅田著這座展望台居然是「露天」展望台後,實在是讓我有些躍躍欲試。露天?那不就表示我不用被關在玻璃窗,而是可以在頂樓吹風看夜景嗎?當然好阿!

很幸運地,我們抵達時已經快要接近休館時間了,人潮也不多。在露天展望台下原來還有一層室內觀景台,大片的落地窗和舒適的座椅,其實也挺舒服的。點了兩杯飲品,坐在窗邊,聊起關於彼此的種種。想想,緣份也真的是挺神奇的。

聊起日本大學和台灣大學的差別,也問了研人這次交換的心得。他說,最大的差別大概是通勤時間。台灣大學生大部分都住在離學校不到一小時的車程,但對日本大學生來說,每天就算花兩個小時前往學校也是家常便飯。另一個令我印象較深刻的是,我問他會不會覺得台灣大學生很愛蹺課時(殊不知其實是自己很愛蹺課),他居然說:「不會阿!其實我覺得出席率蠻高的!在我的學校,大部分的課都是大班制的,一堂課可能幾百人,很多人一整學期都沒出現過。我到覺得,台灣學生挺用功的呢!」噗!講到這裡我還真是有點心虛又哭笑不得阿。

露台上的風從四面八方灌入,配上二月份的低溫,吹起來實在有點冷,但眼前的景色卻讓我不著停足。和台北 101 或是東京塔不同,梅田展望台約只有 40 層樓高,放眼望去,感覺離這座城市的脈搏又更貼近了。少了玻璃窗的隔閡,閉上眼,更能體會這座城市的溫度、聲音和氣味。

臨走時,研人望著大樓,拿起手機,拍了張照。

「其實我也是第一次來呢。」他說。

我笑了笑,原來今晚我們兩個人都是觀光客呀!

情人節快樂,大阪。

通往頂樓的手扶梯像一條長長的時光隧道

這張照片的由來其實挺好笑。走在路上時我一直希望能幫研人拍一張照,好讓我放在部落格裡。沒想到一路上的燈光太昏暗,我又是個相機白痴,每張照片不是失焦就是太暗,拍了數十張依然無法成功。一直到走進這條燈火通明的地下道,研人突然轉身對我說:「可以拍了吧!」並且立刻定格比了個YA的手勢。我瞬間大笑!也太配合了吧!哈哈哈哈哈哈!

Iris H.

20160729

問題與建議

對時刻旅行有建議嗎?發現網站有錯?還是對於訂閱機制有問題呢?快來跟我們說!我們會很開心收到您的訊息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