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於2018-12-05更新於2019-01-22

走進台東「撒布優部落」:洛神花綻放的八大頭目之村


走進會場裡,sapulju 可正熱鬧地呢。

趁著金峰洛神花季時分,走過了嘉蘭、正興、賓茂、歷坵,可千萬不能獨漏了樸實可愛的「新興村」!

每年秋末初冬,正是洛神花開時節,無論鄉野田間或是庭院花圃,處處可見艷紅醉人的洛神花身影,新興村以部落青年自發性規畫的「八大頭目部落遊程」而聞名,更是金峰鄉洛神花季的最後一站,我們當然不能錯過。


駛過了南迴人氣新景點:櫻木平交道,轉眼便抵達「撒布優部落」(sapulju),其實距離台東市不過 30 分鐘的車程,鄰近太麻里車站,交通相當便利。

入口處,八大頭目的意象道出了這裡的與眾不同。小小的村子,是排灣族聚集的部落,自 1950 年代起,撒布優族人自大武山上的(sayhug)「舊賓茂部落」、(se puton)「布頓部落」、(ak ali avan)「近黃部落」、(gytrrryu)「史卡多部落」等古部落陸續遷移至此;由八位頭目帶領,意味著這裡共有八大家族,自村子的中心開始,隨著遷移而來的時間接續往外圍蔓延,至今已有 60 年的歷史。

走逛部落,深度認識 Sapulju

三面環山,卻又面向湛藍太平洋的 sapulju 撒布優,視野極美,因環境條件之故,產業以旱作為主,據說 sapulju 在排灣族語裡意指著「寂寞、荒蕪的地方」,是大時代裡族人對撒布優的第一印象。

跟著寧睿的腳步,我們走過青年聚會所以及各頭目的家門,她開朗地分享著村裡家常的大小事,從部落的起源一直聊到生活,很驚訝一個年輕女孩對於自己的家園竟是如此了解,或許這便是部落與都市最不同的地方,人與人之間的距離真是如此的近,充滿親切的溫度。


她告訴我們,依循著傳統,排灣族的青年聚會所仍然是男性限定,青年們只要進入聚會所內,就一定會燃火升煙,那裊裊的白煙,是一直以來族人跟祖靈溝通的聯繫,是傳承、是文化、也是生活的延續。

聚會所存在對部落而言相當重要,每到年祭前,部落將舉辦成長營。此時,男孩子們都會到聚會所進行訓練,這幾天,大夥兒都會離開自己的家,同住在一起,藉此增進彼此的認識與凝聚力。

此外,對排灣族而言,頭目是維繫著整個家族的核心精神,「對排灣族傳統而言,『第一個看見太陽的孩子是最大』,因此繼承頭目的往往都是第一個出生的孩子,家裡的財產通常也是由這位孩子繼承,無關男女。」

每位頭目都是家族裡的大家長,看照著家族的平安,在傳統排灣族內的地位極高;因此族人不僅是殺豬時,會將最珍貴的豬頸部位獻給頭目,就連狩獵時,獵人們也會將最大獵物的顱骨獻給頭目。

每位頭目的家屋前,都矗立一座石碑,正面多以排灣族太陽神、陶甕、連杯、百步蛇或是記憶裡的傳統家屋妝點,當然還有最重要的家族名;背面則仔細刻畫了家族的遷移歷史,讓後人紀念。

民國 39 年,南大武山「舊賓茂部落」的「巴法法瀧家族」是第一個到達此地「立桿」的開拓者家族,為了紀念,更將象徵開拓者的木雕作品擺置在部落的展示中心。

時刻旅行編按:原住民族語多會以各年代通行的文字系統來表族語,所以我們能夠在看到用日文、中文、羅馬拼音的原住民文字存在。其實不同的文字都是一樣的音,只是書寫的文字不同。中華民國行政院原住民族委員會與教育部國語推行委員會,在 2005 年 12 月 15 日才正式完成原住民族語統一寫法並公佈使用。

次年,北大武山「布頓部落」的「邏法尼耀家族」、民國 43 年間南大武山「近黃部落」的「德路那弗那夫克」、「給你路古洋」、「糾佳阿斯家族」、「都飛龍家族」四家族及南大武山「舊賓茂部落」的「吉沙查家族」陸續遷徙於此,最後則是民國50年「史卡多部落」的「史卡多家族」,共八個家族。

有些家屋前會擺置一座堆滿木頭的高塔,這是排灣部落裡傳統的婚禮儀式,寧睿告訴我們當族人結婚時,男方須上山砍材獻給女方家族,堆砌木頭塔象徵著迎娶的誠意,也具有薪火相傳之意,疊的越高、誠意越高。

而「給你路古洋」家族的溫新龍頭目告訴我們 ,從前的頭目家大約是現今的 5~6 倍大,族人們從生孩子到死亡,所有家族裡的傳統儀式、會議都會在頭目家舉辦;此外,頭目幾乎都是由族人們供養、保護著,如今已有很大的不同了。

走著走著,一棟美麗的家屋佇立眼前,這是史卡多家族裡的「吉廬夫敢」民宿。民宿內展示著 Ljavawus 女士(曾是史卡多家族的頭目)憑藉兒時記憶所畫出的古部落樣貌;家屋的牆面、木雕柱上都是她的親手作品,整棟民宿被濃濃的排灣文化包圍,庭院裡的涼亭懸掛著小米、獸骨,看著大海,很是愜意。

跟著寧睿穿梭在巷弄裡,感受撒布優部落的日常,也感受到青年們所擔起的責任與義務;在老人家的傳承下,青年們努力將屬於部落獨有的文化故事分享給大家,讓珍貴的人文被看見,才能真正保留屬於族人的精神。

忽然,路旁的雜貨店內,傳來一陣盡興高歌的歡笑聲,這氣氛果真鄉村才有。寧睿說部落裡的生活充滿人情味,彼此相互認識的大家,會一同遵守著社區裡的共識規範。

譬如許多人都愛小酌,但頭目們常跟族人說,要喝酒,就在部落裡喝,別和幾萬塊與人身平安過不去,大家就真的乖乖地只在村裡買醉;又譬如,這裡只要到了晚上九點半以後、早上八點以前,絕不會聽到卡拉OK的吵鬧聲,因為這裡就是規定如此,就算再愛唱歌大家也還是會遵守。

看著幾分醉意而唱得投入的大哥們,部落生活真的很可愛呢。

一捅天下,笑聲不停的洛神體驗


「一隻手握箭,一隻手拉弓,兩個食指是瞄準獵物的準線,拉緊後放開,就這麼簡單!」由青年們傳授傳統的射箭技法,讓遊客能簡單體驗拉弓的趣味,只是這中與不中之間,差距果然還是大的很。


「捅出種子、加鹽搓洗、瀝乾、壓扁洛神然後一層層緊實地讓砂糖與洛神交疊,回家後冷藏兩周,就完成製作。」由在地農人親自教導製作洛神蜜餞,單純無添加,滿心期待開罐的那一刻。

愛釀喝酒的成員們,以一杯視覺與美味兼具的洛神花調酒滿足了我們,將在地的洛神原汁做為基底,酸甜微醺的滋味被碎冰襯托得更加清涼,幾位地方青年可是為了這次的活動特地出攤,平常要喝還喝不到呢。

寧睿偷偷告訴我們,其實對農人而言,種植洛神是相當累人的,對部落的孩子們而言,洛神收成時更是最令人害怕的季節。

處理洛神,不僅事前得手工將洛神一顆顆剪下,過程中還得用工具將種子一顆顆慢慢捅出來;時常是從一大早開始工作,直到深夜都還不能休息。

在部落裡,因人力不足,部落裡通常會以輪工的方式解決,彼此相互幫忙也互相共好;當大人們處理農田收割,小孩們就得在放學後窩在庭院裡,持續捅著永無止盡的洛神,難怪印象深刻。

洛神花萼可以拿來製作成蜜餞、果醬、果乾,或是熬煮成茶、成汁;圓圓可愛的種子因富含膠質,也能用來增加果醬的黏稠度,一點都不浪費。

會場中,一堆堆飽滿艷紅的洛神都是村民齊力準備的禮物,為了讓民眾能體驗「捅洛神」的暢快,這些在地種植洛神都是由農人們一枝枝割下,再一顆顆地剪下處理好,而我們只需帶著手套,體驗玩樂即可;看著旅人滿足地帶走兩、三大袋自己捅好的洛神花果,真心感謝著部落的分享。


玩累了,我們回到麻茶屋民宿休息片刻。

主人家月仙姐熱情地端出一壺酸甜的洛神茶、美麗的蝶豆花茶,這全都是自家田園裡栽種的;再品嘗充滿月桃香氣的阿拜,飽足了我們的初次撒布優體驗。

下回一定要回到部落,體驗晨起於環山的靜謐裡,然後欣賞太陽緩緩從海平面升起的吉光片羽,就這麼說好了。

-

特別感謝:

新興社區發展協會

撒布優青年會

麻茶屋民宿

以及可愛的女孩寧睿

-

原文出自:台東製造

評價後查看地圖資訊吧!
山風吹著,海味散在空氣裡, 夕陽燃起山巔的一抹桔紅,甚美。 一天花1.5個小時散步,來聽「台東」說故事。
評論 即可全部觀看及留言
盤點台北5大約會夜景
一年一度的情人節,您是否為了如何要給另一半一份浪漫的回憶,在苦思不知如何安排行程呢?總是吃吃喝喝加上逛街是否太過單調呢?時刻旅行為您特搜了大台北地區的特色夜景,大多是自行開車或騎車就可到達,不用辛苦走登山步道就能享受的美麗夜景,讓您的情人之夜更加的多彩多姿。
4月約會特輯。雨天約會(上)|下雨天,就來場雨天專屬的室內約會吧!
隨著時序邁入陰雨綿綿的季節,為了不讓難得的週末假日,讓一場場的大雨給破壞掉,小編提早收集了下雨天的約會特輯,分別為純室內版的雨天備案,讓怕淋濕的你,好好的約會、盡興的約會;也有適合下雨氛圍的出遊地點(當然風勢雨勢也是不能太大啦),讓不畏風雨的你,也可以在雨天找到樂子。讓我們堅信人定勝天,打敗下雨天!
九份絕景.天空之城|十三層遺址、廢煙道、黃金瀑布
水湳洞推薦景點包含各種廢墟遺址與特色景點,充滿的人造物跟大自然遭破壞後又再生的詭異美感,成為許多風景攝影或是新人婚紗拍攝的最愛。
台東製造
673

走進台東「撒布優部落」:洛神花綻放的八大頭目之村

發佈於2018-12-05更新於2019-01-22

走進會場裡,sapulju 可正熱鬧地呢。

趁著金峰洛神花季時分,走過了嘉蘭、正興、賓茂、歷坵,可千萬不能獨漏了樸實可愛的「新興村」!

每年秋末初冬,正是洛神花開時節,無論鄉野田間或是庭院花圃,處處可見艷紅醉人的洛神花身影,新興村以部落青年自發性規畫的「八大頭目部落遊程」而聞名,更是金峰鄉洛神花季的最後一站,我們當然不能錯過。


駛過了南迴人氣新景點:櫻木平交道,轉眼便抵達「撒布優部落」(sapulju),其實距離台東市不過 30 分鐘的車程,鄰近太麻里車站,交通相當便利。

入口處,八大頭目的意象道出了這裡的與眾不同。小小的村子,是排灣族聚集的部落,自 1950 年代起,撒布優族人自大武山上的(sayhug)「舊賓茂部落」、(se puton)「布頓部落」、(ak ali avan)「近黃部落」、(gytrrryu)「史卡多部落」等古部落陸續遷移至此;由八位頭目帶領,意味著這裡共有八大家族,自村子的中心開始,隨著遷移而來的時間接續往外圍蔓延,至今已有 60 年的歷史。

走逛部落,深度認識 Sapulju

三面環山,卻又面向湛藍太平洋的 sapulju 撒布優,視野極美,因環境條件之故,產業以旱作為主,據說 sapulju 在排灣族語裡意指著「寂寞、荒蕪的地方」,是大時代裡族人對撒布優的第一印象。

跟著寧睿的腳步,我們走過青年聚會所以及各頭目的家門,她開朗地分享著村裡家常的大小事,從部落的起源一直聊到生活,很驚訝一個年輕女孩對於自己的家園竟是如此了解,或許這便是部落與都市最不同的地方,人與人之間的距離真是如此的近,充滿親切的溫度。


她告訴我們,依循著傳統,排灣族的青年聚會所仍然是男性限定,青年們只要進入聚會所內,就一定會燃火升煙,那裊裊的白煙,是一直以來族人跟祖靈溝通的聯繫,是傳承、是文化、也是生活的延續。

聚會所存在對部落而言相當重要,每到年祭前,部落將舉辦成長營。此時,男孩子們都會到聚會所進行訓練,這幾天,大夥兒都會離開自己的家,同住在一起,藉此增進彼此的認識與凝聚力。

此外,對排灣族而言,頭目是維繫著整個家族的核心精神,「對排灣族傳統而言,『第一個看見太陽的孩子是最大』,因此繼承頭目的往往都是第一個出生的孩子,家裡的財產通常也是由這位孩子繼承,無關男女。」

每位頭目都是家族裡的大家長,看照著家族的平安,在傳統排灣族內的地位極高;因此族人不僅是殺豬時,會將最珍貴的豬頸部位獻給頭目,就連狩獵時,獵人們也會將最大獵物的顱骨獻給頭目。

每位頭目的家屋前,都矗立一座石碑,正面多以排灣族太陽神、陶甕、連杯、百步蛇或是記憶裡的傳統家屋妝點,當然還有最重要的家族名;背面則仔細刻畫了家族的遷移歷史,讓後人紀念。

民國 39 年,南大武山「舊賓茂部落」的「巴法法瀧家族」是第一個到達此地「立桿」的開拓者家族,為了紀念,更將象徵開拓者的木雕作品擺置在部落的展示中心。

時刻旅行編按:原住民族語多會以各年代通行的文字系統來表族語,所以我們能夠在看到用日文、中文、羅馬拼音的原住民文字存在。其實不同的文字都是一樣的音,只是書寫的文字不同。中華民國行政院原住民族委員會與教育部國語推行委員會,在 2005 年 12 月 15 日才正式完成原住民族語統一寫法並公佈使用。

次年,北大武山「布頓部落」的「邏法尼耀家族」、民國 43 年間南大武山「近黃部落」的「德路那弗那夫克」、「給你路古洋」、「糾佳阿斯家族」、「都飛龍家族」四家族及南大武山「舊賓茂部落」的「吉沙查家族」陸續遷徙於此,最後則是民國50年「史卡多部落」的「史卡多家族」,共八個家族。

有些家屋前會擺置一座堆滿木頭的高塔,這是排灣部落裡傳統的婚禮儀式,寧睿告訴我們當族人結婚時,男方須上山砍材獻給女方家族,堆砌木頭塔象徵著迎娶的誠意,也具有薪火相傳之意,疊的越高、誠意越高。

而「給你路古洋」家族的溫新龍頭目告訴我們 ,從前的頭目家大約是現今的 5~6 倍大,族人們從生孩子到死亡,所有家族裡的傳統儀式、會議都會在頭目家舉辦;此外,頭目幾乎都是由族人們供養、保護著,如今已有很大的不同了。

走著走著,一棟美麗的家屋佇立眼前,這是史卡多家族裡的「吉廬夫敢」民宿。民宿內展示著 Ljavawus 女士(曾是史卡多家族的頭目)憑藉兒時記憶所畫出的古部落樣貌;家屋的牆面、木雕柱上都是她的親手作品,整棟民宿被濃濃的排灣文化包圍,庭院裡的涼亭懸掛著小米、獸骨,看著大海,很是愜意。

跟著寧睿穿梭在巷弄裡,感受撒布優部落的日常,也感受到青年們所擔起的責任與義務;在老人家的傳承下,青年們努力將屬於部落獨有的文化故事分享給大家,讓珍貴的人文被看見,才能真正保留屬於族人的精神。

忽然,路旁的雜貨店內,傳來一陣盡興高歌的歡笑聲,這氣氛果真鄉村才有。寧睿說部落裡的生活充滿人情味,彼此相互認識的大家,會一同遵守著社區裡的共識規範。

譬如許多人都愛小酌,但頭目們常跟族人說,要喝酒,就在部落裡喝,別和幾萬塊與人身平安過不去,大家就真的乖乖地只在村裡買醉;又譬如,這裡只要到了晚上九點半以後、早上八點以前,絕不會聽到卡拉OK的吵鬧聲,因為這裡就是規定如此,就算再愛唱歌大家也還是會遵守。

看著幾分醉意而唱得投入的大哥們,部落生活真的很可愛呢。

一捅天下,笑聲不停的洛神體驗


「一隻手握箭,一隻手拉弓,兩個食指是瞄準獵物的準線,拉緊後放開,就這麼簡單!」由青年們傳授傳統的射箭技法,讓遊客能簡單體驗拉弓的趣味,只是這中與不中之間,差距果然還是大的很。


「捅出種子、加鹽搓洗、瀝乾、壓扁洛神然後一層層緊實地讓砂糖與洛神交疊,回家後冷藏兩周,就完成製作。」由在地農人親自教導製作洛神蜜餞,單純無添加,滿心期待開罐的那一刻。

愛釀喝酒的成員們,以一杯視覺與美味兼具的洛神花調酒滿足了我們,將在地的洛神原汁做為基底,酸甜微醺的滋味被碎冰襯托得更加清涼,幾位地方青年可是為了這次的活動特地出攤,平常要喝還喝不到呢。

寧睿偷偷告訴我們,其實對農人而言,種植洛神是相當累人的,對部落的孩子們而言,洛神收成時更是最令人害怕的季節。

處理洛神,不僅事前得手工將洛神一顆顆剪下,過程中還得用工具將種子一顆顆慢慢捅出來;時常是從一大早開始工作,直到深夜都還不能休息。

在部落裡,因人力不足,部落裡通常會以輪工的方式解決,彼此相互幫忙也互相共好;當大人們處理農田收割,小孩們就得在放學後窩在庭院裡,持續捅著永無止盡的洛神,難怪印象深刻。

洛神花萼可以拿來製作成蜜餞、果醬、果乾,或是熬煮成茶、成汁;圓圓可愛的種子因富含膠質,也能用來增加果醬的黏稠度,一點都不浪費。

會場中,一堆堆飽滿艷紅的洛神都是村民齊力準備的禮物,為了讓民眾能體驗「捅洛神」的暢快,這些在地種植洛神都是由農人們一枝枝割下,再一顆顆地剪下處理好,而我們只需帶著手套,體驗玩樂即可;看著旅人滿足地帶走兩、三大袋自己捅好的洛神花果,真心感謝著部落的分享。


玩累了,我們回到麻茶屋民宿休息片刻。

主人家月仙姐熱情地端出一壺酸甜的洛神茶、美麗的蝶豆花茶,這全都是自家田園裡栽種的;再品嘗充滿月桃香氣的阿拜,飽足了我們的初次撒布優體驗。

下回一定要回到部落,體驗晨起於環山的靜謐裡,然後欣賞太陽緩緩從海平面升起的吉光片羽,就這麼說好了。

-

特別感謝:

新興社區發展協會

撒布優青年會

麻茶屋民宿

以及可愛的女孩寧睿

-

原文出自:台東製造

評價後查看地圖資訊吧!
山風吹著,海味散在空氣裡, 夕陽燃起山巔的一抹桔紅,甚美。 一天花1.5個小時散步,來聽「台東」說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