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於2019-06-18更新於2019-06-18

【女子獨旅提案】長濱住一晚:沒預約就吃不到的小鎮,大海賜予的海味、山林裡的野菜(上)

4分4人評價

在花蓮火車站前搭上一班開往台東成功鎮的客運,此行的目的地是長濱。雖然坐火車到玉里再租機車穿越玉長公路是最快速的抵達方式,但我還是偏愛暱稱作「豪華海景號」的客運。記得選擇左方靠窗的位置,兩個小時的車程,即便一度睡去,眼睛睜開還是看見同一片沒有邊界的湛藍太平洋景。

台東長濱的海邊

「長濱到了喔!」後方的阿美族奶奶出聲提醒我該下車了,終於有我聽得懂的語言了,沿途身邊阿美族長輩們都用族語閒話家常,頗有一種東南亞海島漫遊的錯覺。

即便交通發達的今日,長濱依然是個遙遠的地方。位於台東與花蓮的交界,無論從花蓮出發或從台東出發,都得開上兩個小時的車。或許正因山高水長阻擋了財團資本的進駐,沒有過度開發的小鎮洋溢著舒適安定的氣息。

延伸閱讀:【女子獨旅提案】長濱住一晚:住房率過半就不再接客、半數住客是獨旅女子的民宿們(下)

金剛大道:看稻、看海、看金剛

台東,金剛大道

長濱最為人所知的景點便是長光社區的金剛大道,人稱東海岸的伯朗大道,但我說,兩者的美可是大不相同。

沿著東 13 線長光產業道路一路往西,筆直的金剛大道便在兩側層層疊疊的梯田簇擁之下,從山向海鋪展開來。長濱的稻米一年一獲,最美的時節是夏秋之際,稻穗飽滿低垂,隨風婆娑搖擺,金剛大道雖不如伯朗大道壯闊,但卻可同時欣賞山嵐、稻浪、海浪,層次豐富。

在此拍照時,不妨抬頭看看金剛山,能得此名,是因為山頂石壁紋路極似一隻猩猩的臉部輪廓,金剛山的隔壁則是大象山,一隻小象側著頭向著金剛的畫面,雨後格外清晰。

不過,說實話,除了金剛大道,這裡的海景與東海岸沿線小鎮大同小異,長濱之所以能吸引我一而再、再而三造訪,不是豐富的景點,而是那些住在這裡的人們。極具態度,是自己時間的主人。

作自己時間的主人。沒預約吃不到飯的小鎮。

就拿吃飯這件事來說好了,長濱人口不過七千二百餘人,在這裡開餐廳,理當拼命抓住為數不多的觀光客吧?但,事實是,妳若不事先預約,餐廳們說不開、就不開,管妳平日、假日,都一樣。甚至,我聽過最可愛的公休理由是:「老闆去捕魚!」「老闆娘去談戀愛!」

長濱 100 號老闆娘不但會煮菜還很會泡咖啡

單價四到五百塊的餐廳,一是長濱市區的「長濱 100 號」,老闆只作中午生意,而且訂位電話極難打通,但見面後發現老闆夫妻豪邁直爽,問他們幹嘛不作晚上生意,直呼:「人生這麼累作甚麼?」另一間「小麗廚房」,打電話去訂五百元的餐點,老闆娘說:「妳一個人,吃不了這麼多!只准吃四百塊的!」

齒草埔工作室,利用鹹蛋黃食材作的乳酪捲

大海賜予的海味、山泉灌溉的稻米、山林裡的野菜,長濱得天獨厚的環境吸引料理職人在此落腳,看似爛漫自在地在鄉間生活,其實花費相當多的時間研究在地食材。「齒草埔:料理人的家」主人 Nick 與 Vivi,把料理當作藝術創作,每年訂定一個主題逐季發表新菜單,至少花上一個半月的時間思索如何將在地食材與法式料理揉合在一塊,許多饕客當真也固定每一季繞了大半個台灣前來品嘗。

Sinasera24 讓人印象深刻的冷盤

這些定居長濱的主廚,各自也有奇妙的背景。南竹湖部落的「Sinasera24」,主廚 NickYang 曾是法國馬賽米其林三星餐廳 Le Petit Nice 百年來唯一的華人主管,但卻毅然回到僅服役不到兩年的長濱開業。

無菜單料理:海洋珍味入菜,食材跟隨時序變化

去年,我在夏季到 Sinasera24 用餐,燥熱的季節,一道爽口的「過山香小黃瓜凍」以 48 小時熟成的鬼頭刀,搭配在地的飛魚奶油,配上現刨的煙燻風乾鮪魚細粉,濃郁的海洋氣息令人驚艷。長濱鄉間隨處可見的野菜昭和草,類似山茼蒿的口感,也成為品嘗海鮮時最佳的味蕾平衡劑。

夜月的內裝

真柄部落的「夜月」,主廚邱毅還有另一個身分是樂團鼓手,很難想像,鎮日買菜、買魚、作料理的他,鎂光燈一照上舞台,瞬間變身為點頭晃腦的搖滾樂手。這一次,我在飛魚季拜訪「夜月」,邱毅端出「季節海味蒸」請我們務必好好品嘗,他說,夜月的鄰居是阿美族原住民,夜裡摸黑出海捕捉飛魚,一大早便在家中升起柴火煙燻飛魚乾。他向鄰居採購飛魚乾,與蛤仔一同熬煮至溶解於高湯之中,製成韻味層次分明的茶碗蒸。

夜月,很稀有的海雞母青笛鯛刺身

「長濱有太多有趣的食材值得研究了,」邱毅興奮地向我述說買到厲害少見的魚種的過程,那一瞬間,我突然覺得自己不是顧客,而只是在與一位熱愛料理的朋友敘舊。長濱人就是這樣,悠閒卻不散漫。

延伸閱讀:【女子獨旅提案】長濱住一晚:住房率過半就不再接客、半數住客是獨旅女子的民宿們(下)

評價後查看地圖資訊吧!
擁有五星級假貴婦與荒野流浪者的雙重身分,十年來扮演稱職的財經記者,嫁做人婦後,開始書寫自己智商低落但總能活著回家的旅遊見聞。 喜歡開發各種怪奇房源,偶爾女子獨旅、偶爾攜帶廢物同行,著有旅行散文《廢物旅行》,是帶爸媽出國常生氣,與丈夫旅行想殺人的世間女子都該備有一本的消火良書。
評論 即可全部觀看及留言
4月約會特輯。雨天約會(上)|下雨天,就來場雨天專屬的室內約會吧!
隨著時序邁入陰雨綿綿的季節,為了不讓難得的週末假日,讓一場場的大雨給破壞掉,小編提早收集了下雨天的約會特輯,分別為純室內版的雨天備案,讓怕淋濕的你,好好的約會、盡興的約會;也有適合下雨氛圍的出遊地點(當然風勢雨勢也是不能太大啦),讓不畏風雨的你,也可以在雨天找到樂子。讓我們堅信人定勝天,打敗下雨天!
基隆Only,隱藏美食|基隆蛋腸哥,火鍋界中的黃色馬卡龍
蛋腸,一個神秘至極的食物,列為基隆四大隱藏美食之首也不為過。
基隆.早餐專題|吃一口基隆,不一樣的早餐
中文字很奇妙,「吃好」與「好吃」,只是前後順序置換了一下,衍伸出來的意義卻又如此耐人尋味。來基隆吃早餐,是吃好的,也是好吃的,更是帶你來走一趟吃好好吃的。
基隆游太太(Echo)
46664分4人評價

【女子獨旅提案】長濱住一晚:沒預約就吃不到的小鎮,大海賜予的海味、山林裡的野菜(上)

發佈於2019-06-18更新於2019-06-18

在花蓮火車站前搭上一班開往台東成功鎮的客運,此行的目的地是長濱。雖然坐火車到玉里再租機車穿越玉長公路是最快速的抵達方式,但我還是偏愛暱稱作「豪華海景號」的客運。記得選擇左方靠窗的位置,兩個小時的車程,即便一度睡去,眼睛睜開還是看見同一片沒有邊界的湛藍太平洋景。

台東長濱的海邊

「長濱到了喔!」後方的阿美族奶奶出聲提醒我該下車了,終於有我聽得懂的語言了,沿途身邊阿美族長輩們都用族語閒話家常,頗有一種東南亞海島漫遊的錯覺。

即便交通發達的今日,長濱依然是個遙遠的地方。位於台東與花蓮的交界,無論從花蓮出發或從台東出發,都得開上兩個小時的車。或許正因山高水長阻擋了財團資本的進駐,沒有過度開發的小鎮洋溢著舒適安定的氣息。

延伸閱讀:【女子獨旅提案】長濱住一晚:住房率過半就不再接客、半數住客是獨旅女子的民宿們(下)

金剛大道:看稻、看海、看金剛

台東,金剛大道

長濱最為人所知的景點便是長光社區的金剛大道,人稱東海岸的伯朗大道,但我說,兩者的美可是大不相同。

沿著東 13 線長光產業道路一路往西,筆直的金剛大道便在兩側層層疊疊的梯田簇擁之下,從山向海鋪展開來。長濱的稻米一年一獲,最美的時節是夏秋之際,稻穗飽滿低垂,隨風婆娑搖擺,金剛大道雖不如伯朗大道壯闊,但卻可同時欣賞山嵐、稻浪、海浪,層次豐富。

在此拍照時,不妨抬頭看看金剛山,能得此名,是因為山頂石壁紋路極似一隻猩猩的臉部輪廓,金剛山的隔壁則是大象山,一隻小象側著頭向著金剛的畫面,雨後格外清晰。

不過,說實話,除了金剛大道,這裡的海景與東海岸沿線小鎮大同小異,長濱之所以能吸引我一而再、再而三造訪,不是豐富的景點,而是那些住在這裡的人們。極具態度,是自己時間的主人。

作自己時間的主人。沒預約吃不到飯的小鎮。

就拿吃飯這件事來說好了,長濱人口不過七千二百餘人,在這裡開餐廳,理當拼命抓住為數不多的觀光客吧?但,事實是,妳若不事先預約,餐廳們說不開、就不開,管妳平日、假日,都一樣。甚至,我聽過最可愛的公休理由是:「老闆去捕魚!」「老闆娘去談戀愛!」

長濱 100 號老闆娘不但會煮菜還很會泡咖啡

單價四到五百塊的餐廳,一是長濱市區的「長濱 100 號」,老闆只作中午生意,而且訂位電話極難打通,但見面後發現老闆夫妻豪邁直爽,問他們幹嘛不作晚上生意,直呼:「人生這麼累作甚麼?」另一間「小麗廚房」,打電話去訂五百元的餐點,老闆娘說:「妳一個人,吃不了這麼多!只准吃四百塊的!」

齒草埔工作室,利用鹹蛋黃食材作的乳酪捲

大海賜予的海味、山泉灌溉的稻米、山林裡的野菜,長濱得天獨厚的環境吸引料理職人在此落腳,看似爛漫自在地在鄉間生活,其實花費相當多的時間研究在地食材。「齒草埔:料理人的家」主人 Nick 與 Vivi,把料理當作藝術創作,每年訂定一個主題逐季發表新菜單,至少花上一個半月的時間思索如何將在地食材與法式料理揉合在一塊,許多饕客當真也固定每一季繞了大半個台灣前來品嘗。

Sinasera24 讓人印象深刻的冷盤

這些定居長濱的主廚,各自也有奇妙的背景。南竹湖部落的「Sinasera24」,主廚 NickYang 曾是法國馬賽米其林三星餐廳 Le Petit Nice 百年來唯一的華人主管,但卻毅然回到僅服役不到兩年的長濱開業。

無菜單料理:海洋珍味入菜,食材跟隨時序變化

去年,我在夏季到 Sinasera24 用餐,燥熱的季節,一道爽口的「過山香小黃瓜凍」以 48 小時熟成的鬼頭刀,搭配在地的飛魚奶油,配上現刨的煙燻風乾鮪魚細粉,濃郁的海洋氣息令人驚艷。長濱鄉間隨處可見的野菜昭和草,類似山茼蒿的口感,也成為品嘗海鮮時最佳的味蕾平衡劑。

夜月的內裝

真柄部落的「夜月」,主廚邱毅還有另一個身分是樂團鼓手,很難想像,鎮日買菜、買魚、作料理的他,鎂光燈一照上舞台,瞬間變身為點頭晃腦的搖滾樂手。這一次,我在飛魚季拜訪「夜月」,邱毅端出「季節海味蒸」請我們務必好好品嘗,他說,夜月的鄰居是阿美族原住民,夜裡摸黑出海捕捉飛魚,一大早便在家中升起柴火煙燻飛魚乾。他向鄰居採購飛魚乾,與蛤仔一同熬煮至溶解於高湯之中,製成韻味層次分明的茶碗蒸。

夜月,很稀有的海雞母青笛鯛刺身

「長濱有太多有趣的食材值得研究了,」邱毅興奮地向我述說買到厲害少見的魚種的過程,那一瞬間,我突然覺得自己不是顧客,而只是在與一位熱愛料理的朋友敘舊。長濱人就是這樣,悠閒卻不散漫。

延伸閱讀:【女子獨旅提案】長濱住一晚:住房率過半就不再接客、半數住客是獨旅女子的民宿們(下)

評價後查看地圖資訊吧!
擁有五星級假貴婦與荒野流浪者的雙重身分,十年來扮演稱職的財經記者,嫁做人婦後,開始書寫自己智商低落但總能活著回家的旅遊見聞。 喜歡開發各種怪奇房源,偶爾女子獨旅、偶爾攜帶廢物同行,著有旅行散文《廢物旅行》,是帶爸媽出國常生氣,與丈夫旅行想殺人的世間女子都該備有一本的消火良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