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獨旅提案】 緩慢金瓜石民宿(上),沒有交通工具也能找一個地方讓「消極,掰」

發佈於 2019-08-16|更新於 2019-08-16|觀看次數 2884


看見山的蒼翠,心中也跟著開闊了起來。

緩慢.金瓜石,沒有交通工具也能找一個地方「消極,掰」

遠方眺望隱身山林之中的緩慢民宿

炎熱的夏天讓人做什麼事都打不起勁,必須上山避暑才行。

打著這樣的主意跳上火車來到瑞芳,原先計畫坐公車到金瓜石再散步前往民宿。但我想起「女子獨旅」第一守則就是——不要勉強自己,這熱浪實在太強,在火車站前踱步一二,還是不爭氣地跳上計程車,對司機說:「到緩慢民宿」。

延伸閱讀:【女子獨旅提案】長濱住一晚:沒預約就吃不到的小鎮,大海賜予的海味、山林裡的野菜

不消二十分鐘便穿山越海抵達隱身在山林中的民宿,車資三百二十元。天氣實在太熱,不過爬了四十個階梯便已大汗淋漓。身著咖啡色工作圍裙的管家客氣地引導我坐下,喝幾口水,玩起桌邊小遊戲:小心翼翼地築起一座小屋,點燃一截短線香放進其中,炊煙從煙囪裊裊飄出……。

小屋漂香,還有以民宿周遭可見的蕨類植物作為抽出房名的卡牌圖樣

獨一無二的體驗,放緩步伐的靈魂

一分鐘……兩分鐘……說也奇怪,幾分鐘的時間,戶外的酷暑彷彿隨風而去。管家端上一盤下午茶,彷彿占卜儀式一般,拿出幾張蕨類植物的圖卡請我選擇,「緩慢」的房間沒有特別名稱,我抽出的圖卡將代表今晚屬於我的房名。是呀,即便同一間民宿、同一個房間,不同時節由不同人入住,都是一次獨一無二的體驗。

有些人喜歡搜集新開張的旅宿,開箱時的新鮮感確實誘人,但我通常不會以新舊設限,因為只要硬體保養得宜,經典旅宿體驗總能愈陳愈香。「緩慢」便是這樣,佇立在金瓜石山腰已十個年頭,安靜且不張揚地,接住許多需要放緩步伐的靈魂。

三層樓的「緩慢金瓜石」民宿

經常被問:「你沒有交通工具,一個人出去玩,不無聊嗎?」坦白說,沒有交通工具,確實很難完成緊湊行程,在一天之內插旗許多景點。但我從來不追求這種風格的旅行,我的旅行目的從來只有一個——讓自己靜下來。

採光良好的房間,讓人一進房便感覺心曠神怡
 

張開感官毛細孔,感受金瓜石的開闊風景

推開位於三樓邊間的房門,溫潤地木質調裝潢,搭配迎面而來的整片翠綠山景。無論是室內的懶人椅,或是室外的躺椅,緩慢的步調留給我足夠的餘裕,把周遭環境當成一部電影欣賞。

坐在陽台的躺椅上,觀察對面金水公路的車輛穿梭,也是別具趣味。

你聽到耳際狂妄的蟲鳴了嗎?牠們正唱著歷史。七十年前的金瓜石曾是亞洲金礦產量最豐盛的地方,風光一時的淘金歲月,打磨出如今嫻靜卻又渾厚的山城歲月。你是否感受到從海邊吹往山上的風拂面而過?多雨的山城,讓低矮的房舍慣於砌起傾斜屋頂,好方便排水,黑黑亮亮的屋頂,也是瑞芳小鎮特有的柏油氈屋頂,那是山城居民對抗濕氣的特有建築方式。

你看見對面的山腰上,車輛正吃力地爬坡嗎?那便是大名鼎鼎的金水公路,那台車即將華麗地通過連續十個 S 型彎道,直到濱海地帶水南洞。事實上,在房裡也看得到那片海,如果是平常匆匆走過,大概只會以為那不過就是天空,殊不知,在雞籠山與無耳茶壺山腳之間,海以倒三角形的姿態低調地存在。

一個人旅行的時候,感官像開啟了 Turbo 模式。因為慢,我能感受到更多日常生活中容易被忽略的美麗細節。

在窗邊的躺椅沒幾分鐘,閒適的氣氛便讓人好想打盹

延伸閱讀:【女子獨旅提案】 緩慢金瓜石民宿(下)九宮格早餐與無菜單料理,一個人用餐、看書、泡澡

TripMoment 時刻旅行系列專題《女子獨旅提案:我跟我自己的旅行》——

女子一人的旅行,不需要找理由,不是只有失戀的人,不是只有單身的人才能夠一個人上路——就只是,我想要啟程,去旅行。遠離公司、家庭、親密關係,離開繁瑣事務真正給自己放假,只討好自己,出發,探索世界。

這時候的我們,有點錢,有假請,不求苦行僧的徒步冒險,不想走馬看花的點到為止,女子一人的旅行,從有態度的小鎮漫遊、到鄰近的亞洲城市定點學習;從如何選擇住宿、如何自在地享受突然的行程,一點點的任性,享受妳的「女子獨旅」。

地址:台灣新北市瑞芳區山尖路93-1號
電話:0971-566-188
城市:新北市
開放時間:09:30~12:00、13:00~18:30
擁有五星級假貴婦與荒野流浪者的雙重身分,十年來扮演稱職的財經記者,嫁做人婦後,開始書寫自己智商低落但總能活著回家的旅遊見聞。 喜歡開發各種怪奇房源,偶爾女子獨旅、偶爾攜帶廢物同行,著有旅行散文《廢物旅行》,是帶爸媽出國常生氣,與丈夫旅行想殺人的世間女子都該備有一本的消火良書。
評論 即可全部觀看及留言
來去花蓮剪頭髮-歡迎來到「英倫紳士髮廊」
在台灣以後來花蓮,除了好山好水,還會有個英國理髮師讓你有一個好髮型。在這美麗的東海岸體驗過後,以後要來花蓮,你又會多了個理由。
盤點台北5大約會夜景
一年一度的情人節,您是否為了如何要給另一半一份浪漫的回憶,在苦思不知如何安排行程呢?總是吃吃喝喝加上逛街是否太過單調呢?時刻旅行為您特搜了大台北地區的特色夜景,大多是自行開車或騎車就可到達,不用辛苦走登山步道就能享受的美麗夜景,讓您的情人之夜更加的多彩多姿。
基隆.早餐專題|吃一口基隆,不一樣的早餐
中文字很奇妙,「吃好」與「好吃」,只是前後順序置換了一下,衍伸出來的意義卻又如此耐人尋味。來基隆吃早餐,是吃好的,也是好吃的,更是帶你來走一趟吃好好吃的。

首頁 > 文章 > 【女子獨旅提案】 緩慢金瓜石民宿(上),沒有交通工具也能找一個地方讓「消極,掰」

【女子獨旅提案】 緩慢金瓜石民宿(上),沒有交通工具也能找一個地方讓「消極,掰」

發佈於 2019-08-16|
更新於 2019-08-16|
觀看人數 2884


看見山的蒼翠,心中也跟著開闊了起來。

緩慢.金瓜石,沒有交通工具也能找一個地方「消極,掰」

遠方眺望隱身山林之中的緩慢民宿

炎熱的夏天讓人做什麼事都打不起勁,必須上山避暑才行。

打著這樣的主意跳上火車來到瑞芳,原先計畫坐公車到金瓜石再散步前往民宿。但我想起「女子獨旅」第一守則就是——不要勉強自己,這熱浪實在太強,在火車站前踱步一二,還是不爭氣地跳上計程車,對司機說:「到緩慢民宿」。

延伸閱讀:【女子獨旅提案】長濱住一晚:沒預約就吃不到的小鎮,大海賜予的海味、山林裡的野菜

不消二十分鐘便穿山越海抵達隱身在山林中的民宿,車資三百二十元。天氣實在太熱,不過爬了四十個階梯便已大汗淋漓。身著咖啡色工作圍裙的管家客氣地引導我坐下,喝幾口水,玩起桌邊小遊戲:小心翼翼地築起一座小屋,點燃一截短線香放進其中,炊煙從煙囪裊裊飄出……。

小屋漂香,還有以民宿周遭可見的蕨類植物作為抽出房名的卡牌圖樣

獨一無二的體驗,放緩步伐的靈魂

一分鐘……兩分鐘……說也奇怪,幾分鐘的時間,戶外的酷暑彷彿隨風而去。管家端上一盤下午茶,彷彿占卜儀式一般,拿出幾張蕨類植物的圖卡請我選擇,「緩慢」的房間沒有特別名稱,我抽出的圖卡將代表今晚屬於我的房名。是呀,即便同一間民宿、同一個房間,不同時節由不同人入住,都是一次獨一無二的體驗。

有些人喜歡搜集新開張的旅宿,開箱時的新鮮感確實誘人,但我通常不會以新舊設限,因為只要硬體保養得宜,經典旅宿體驗總能愈陳愈香。「緩慢」便是這樣,佇立在金瓜石山腰已十個年頭,安靜且不張揚地,接住許多需要放緩步伐的靈魂。

三層樓的「緩慢金瓜石」民宿

經常被問:「你沒有交通工具,一個人出去玩,不無聊嗎?」坦白說,沒有交通工具,確實很難完成緊湊行程,在一天之內插旗許多景點。但我從來不追求這種風格的旅行,我的旅行目的從來只有一個——讓自己靜下來。

採光良好的房間,讓人一進房便感覺心曠神怡
 

張開感官毛細孔,感受金瓜石的開闊風景

推開位於三樓邊間的房門,溫潤地木質調裝潢,搭配迎面而來的整片翠綠山景。無論是室內的懶人椅,或是室外的躺椅,緩慢的步調留給我足夠的餘裕,把周遭環境當成一部電影欣賞。

坐在陽台的躺椅上,觀察對面金水公路的車輛穿梭,也是別具趣味。

你聽到耳際狂妄的蟲鳴了嗎?牠們正唱著歷史。七十年前的金瓜石曾是亞洲金礦產量最豐盛的地方,風光一時的淘金歲月,打磨出如今嫻靜卻又渾厚的山城歲月。你是否感受到從海邊吹往山上的風拂面而過?多雨的山城,讓低矮的房舍慣於砌起傾斜屋頂,好方便排水,黑黑亮亮的屋頂,也是瑞芳小鎮特有的柏油氈屋頂,那是山城居民對抗濕氣的特有建築方式。

你看見對面的山腰上,車輛正吃力地爬坡嗎?那便是大名鼎鼎的金水公路,那台車即將華麗地通過連續十個 S 型彎道,直到濱海地帶水南洞。事實上,在房裡也看得到那片海,如果是平常匆匆走過,大概只會以為那不過就是天空,殊不知,在雞籠山與無耳茶壺山腳之間,海以倒三角形的姿態低調地存在。

一個人旅行的時候,感官像開啟了 Turbo 模式。因為慢,我能感受到更多日常生活中容易被忽略的美麗細節。

在窗邊的躺椅沒幾分鐘,閒適的氣氛便讓人好想打盹

延伸閱讀:【女子獨旅提案】 緩慢金瓜石民宿(下)九宮格早餐與無菜單料理,一個人用餐、看書、泡澡

TripMoment 時刻旅行系列專題《女子獨旅提案:我跟我自己的旅行》——

女子一人的旅行,不需要找理由,不是只有失戀的人,不是只有單身的人才能夠一個人上路——就只是,我想要啟程,去旅行。遠離公司、家庭、親密關係,離開繁瑣事務真正給自己放假,只討好自己,出發,探索世界。

這時候的我們,有點錢,有假請,不求苦行僧的徒步冒險,不想走馬看花的點到為止,女子一人的旅行,從有態度的小鎮漫遊、到鄰近的亞洲城市定點學習;從如何選擇住宿、如何自在地享受突然的行程,一點點的任性,享受妳的「女子獨旅」。

地址:台灣新北市瑞芳區山尖路93-1號
電話:0971-566-188
城市:新北市
開放時間:09:30~12:00、13:00~18:30
擁有五星級假貴婦與荒野流浪者的雙重身分,十年來扮演稱職的財經記者,嫁做人婦後,開始書寫自己智商低落但總能活著回家的旅遊見聞。 喜歡開發各種怪奇房源,偶爾女子獨旅、偶爾攜帶廢物同行,著有旅行散文《廢物旅行》,是帶爸媽出國常生氣,與丈夫旅行想殺人的世間女子都該備有一本的消火良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