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把青》拍攝場景:高雄岡山眷村群,遙望一片海的兩個家

發佈於 2019-09-24|更新於 2019-09-24|觀看次數 653

在台灣有一群人,在那個流離的大時代,或獨身一人,或攜家帶眷來到這裡。他們被稱之為「外省人」,祖父輩們操著不同鄉音的口音,講著家鄉方言依舊熱絡;第二代開始融入異鄉,彼此之間隔閡漸消;第三代雖然沒有了直接的原生記憶,卻天生擁抱自由,於是一個家族至此落地生根,以此代代為「家」。

延伸閱讀:塵封的禁地「黑蝙蝠中隊文物館」,翻閱屬於新竹風城的記憶

高雄遙望|一道海.兩個家,眷村裡的兩岸情話

岡山樂群路 3 號眷舍前身為日本海軍航空隊官舍,現在彷彿凝結了眷村的記憶,重生為藝文展演空間。

飄洋過海後的新家,原來叫作眷村

一個人,能有幾個家?

自願離家,那是離鄉背井的勇氣;被迫離家,那是身不由己的無奈,然而在異地落地成家,卻是從頭再來的孑然。

一群從未相識的人們因緣際會群居在一起,共同擁有的經歷是飄洋過海、一起遷徙,一個新的聚落,叫作眷村;一塊新的門牌,叫做家。

破落的石牆、落漆感十足的紅色半門,時光靜置在這一刻;陪伴著眷村度過春夏秋冬的榕樹,默默看著一切。

這種情感我看過、聽過、感受過,因為爺爺、奶奶、外公的字字句句裡,都是這麼告訴我的。

眷村,是這種情感最具體的凝聚。在我的家族裡,眷村貫穿了絕大部分的記憶,那是全家族都能侃侃而談的話題。台灣從南到北也處處留下了眷村的印記,雖然隨著時空轉換而漸漸凋零、拆除、重建,它卻早已將它的活力與傳承,融入在地的 DNA 裡。

《一把青》的如夢似幻,是岡山醒村的浪漫

最初,是一部連續劇,讓我開始注意到岡山空軍眷村。

高雄岡山地區在台灣歷史上是個民變頻繁之地,又帶有濃厚軍事色彩,發生過不少重大的血淚事件,比如清代朱一貴事件(朱一貴起事於岡山地區)、日本殖民統治時期,日軍掃蕩民間武裝引發的阿公店大屠殺等;近代史上的 228 事件裡,此地亦有許多武裝活動。

然而自日治時代起,岡山也是空軍的軍事重鎮,為當時日本海軍航空隊駐地,設有 61 航空場、岡山機場;在二次大戰結束、台灣光復後,則繼續作為空軍官校以及航空技術學院的所在地,並建立岡山空軍基地。

如今現存的岡山眷村,如勵志新村、醒村、樂群村等,就是沿用當年日本海軍航空隊的官舍。

其中近年廣為人知、知名度直線上升的,就是醒村;2016 年由曹瑞原執導,演員吳慷仁、楊謹華、連俞涵演出,抱回 6 項金鐘獎的連續劇《一把青》,劇中飛行員與女學生、大隊長與師娘,環繞著空軍生活愛恨情仇最重要的場景——「南京仁愛東村」的取景地,就是岡山醒村。

醒村多是兩層樓的巴洛克式建築,連續拱圈的迴廊形式,從一樓往上直線延伸的樓梯,可說是全台唯一保留最獨一無二「洋味」風格的眷村,據說二戰末期,還曾接待過「神風特攻隊」。

8 月中旬的午後,瀰漫著夏暑的濕熱與暖風,但我卻無法接近醒村。目前的醒村正被大範圍圈地、包圍起來,進行文化景觀活化、修復與重建工程,未來將打造為具有眷村文化歷史意涵的主題公園。

喚醒沉睡的老靈魂,是岡山樂群村的傳承

若說醒村是個舉手投足都十足洋味的明星,那麼另一頭的樂群村,或許就是展現平常人家生活的「小家碧玉」。

矮牆是家家戶戶的分隔,卻抵擋不了左鄰右舍的情感;孩子們也總是隔著牆,相約著明天一起上學。

建於 1940 年代,同樣前身為日本海軍航空隊官舍的樂群村,是目前岡山地區保存最完整的眷村。建築形式為前、後獨棟式建築,每戶可達百坪,房舍本身附有庭院,院中植有果樹、老樹;有些甚至擁有花房、防空洞,並以咾咕石作為牆面,花、草、植物滿布其中,是少數具備清幽氛圍的眷村。

這是什麼果實的樹?我不知道,但結實纍纍的生機和逐漸凋零的老屋,形成強烈對比。

兩年多前,當最後一批樂群村的居民遷離後,人去樓空的眷村彷彿凍結在時空之中;老屋的結構完整,卻像失去了靈魂般,只剩下空蕩蕩的軀殼。從日治時期到國民政府撤退的點點回憶,留在了斑剝的窗櫺邊、碎裂的花房裡,肉體也抵不過日曬雨淋的摧殘,漸漸露出腐朽的疲態。

這裡曾經是溫室花房,即使已然破敗,其中的格局依然清晰可見。

日治時期的岡山因為空軍基地的緣故,二次大戰期間是盟軍轟炸的重點目標,已被蔓草覆蓋的防空洞,又有什麼故事呢?

岡山眷村文化協會不忍它們,因為政府法令的歸屬而生人勿近,號召了許多民間藝術家、表演家、展覽團體,要將藝文活力重新注入孕育在地文化的老屋。

在眷村時代,消息來源就是口耳相傳,展演空間內仿照現代人最愛詢問「 Google 大神」的概念,以眷村大神為意象,重回交談與聆聽的初衷。

於是,岡山樂群路 3 號的眷舍成為一處新展地,以「岡山回憶」為文化主題的藝文展演空間,輔以講座、攝影、畫作、裝置藝術等形式,展現眷村的多元面貌。

縷空的窗框和獨特的毛玻璃,眷村內的廚房也變身為展演空間,一窺昔日的岡山風景。

隔著一道海,卻有兩個家,海對面的那一個,心心念念嚮往,回眸一刻,卻已然回不去了;海這側的這一個,曾經覺得陌生,卻一次扎根,生生世世留下。

有些人,有兩個家;一座座眷村,也流傳著許許多多的兩岸情話。


本文作者:盼小妞

責任編輯:Lion

時刻絮語
13
人追蹤
+追蹤
執著於「美」,不論美食、美景,亦或文字、人心。
基隆式.早餐|外帶無味,不坐下來不對味的在地老早餐店們
總會有一些時候,我們腦袋清明,異常地早起。繼上次吃一口基隆,不一樣的早餐一炮有點紅之後,新的基隆早餐提案在此,基隆坐啦早餐,外帶無味,無比適合讓你好好享受早晨,好好吃份早餐,好好對待自己。
盤點台北5大約會夜景
一年一度的情人節,您是否為了如何要給另一半一份浪漫的回憶,在苦思不知如何安排行程呢?總是吃吃喝喝加上逛街是否太過單調呢?時刻旅行為您特搜了大台北地區的特色夜景,大多是自行開車或騎車就可到達,不用辛苦走登山步道就能享受的美麗夜景,讓您的情人之夜更加的多彩多姿。
來去花蓮剪頭髮-歡迎來到「英倫紳士髮廊」
在台灣以後來花蓮,除了好山好水,還會有個英國理髮師讓你有一個好髮型。在這美麗的東海岸體驗過後,以後要來花蓮,你又會多了個理由。
首頁 > 文章 > 《一把青》拍攝場景:高雄岡山眷村群,遙望一片海的兩個家

《一把青》拍攝場景:高雄岡山眷村群,遙望一片海的兩個家

發佈於 2019-09-24|
更新於 2019-09-24|
觀看人數 653

在台灣有一群人,在那個流離的大時代,或獨身一人,或攜家帶眷來到這裡。他們被稱之為「外省人」,祖父輩們操著不同鄉音的口音,講著家鄉方言依舊熱絡;第二代開始融入異鄉,彼此之間隔閡漸消;第三代雖然沒有了直接的原生記憶,卻天生擁抱自由,於是一個家族至此落地生根,以此代代為「家」。

延伸閱讀:塵封的禁地「黑蝙蝠中隊文物館」,翻閱屬於新竹風城的記憶

高雄遙望|一道海.兩個家,眷村裡的兩岸情話

岡山樂群路 3 號眷舍前身為日本海軍航空隊官舍,現在彷彿凝結了眷村的記憶,重生為藝文展演空間。

飄洋過海後的新家,原來叫作眷村

一個人,能有幾個家?

自願離家,那是離鄉背井的勇氣;被迫離家,那是身不由己的無奈,然而在異地落地成家,卻是從頭再來的孑然。

一群從未相識的人們因緣際會群居在一起,共同擁有的經歷是飄洋過海、一起遷徙,一個新的聚落,叫作眷村;一塊新的門牌,叫做家。

破落的石牆、落漆感十足的紅色半門,時光靜置在這一刻;陪伴著眷村度過春夏秋冬的榕樹,默默看著一切。

這種情感我看過、聽過、感受過,因為爺爺、奶奶、外公的字字句句裡,都是這麼告訴我的。

眷村,是這種情感最具體的凝聚。在我的家族裡,眷村貫穿了絕大部分的記憶,那是全家族都能侃侃而談的話題。台灣從南到北也處處留下了眷村的印記,雖然隨著時空轉換而漸漸凋零、拆除、重建,它卻早已將它的活力與傳承,融入在地的 DNA 裡。

《一把青》的如夢似幻,是岡山醒村的浪漫

最初,是一部連續劇,讓我開始注意到岡山空軍眷村。

高雄岡山地區在台灣歷史上是個民變頻繁之地,又帶有濃厚軍事色彩,發生過不少重大的血淚事件,比如清代朱一貴事件(朱一貴起事於岡山地區)、日本殖民統治時期,日軍掃蕩民間武裝引發的阿公店大屠殺等;近代史上的 228 事件裡,此地亦有許多武裝活動。

然而自日治時代起,岡山也是空軍的軍事重鎮,為當時日本海軍航空隊駐地,設有 61 航空場、岡山機場;在二次大戰結束、台灣光復後,則繼續作為空軍官校以及航空技術學院的所在地,並建立岡山空軍基地。

如今現存的岡山眷村,如勵志新村、醒村、樂群村等,就是沿用當年日本海軍航空隊的官舍。

其中近年廣為人知、知名度直線上升的,就是醒村;2016 年由曹瑞原執導,演員吳慷仁、楊謹華、連俞涵演出,抱回 6 項金鐘獎的連續劇《一把青》,劇中飛行員與女學生、大隊長與師娘,環繞著空軍生活愛恨情仇最重要的場景——「南京仁愛東村」的取景地,就是岡山醒村。

醒村多是兩層樓的巴洛克式建築,連續拱圈的迴廊形式,從一樓往上直線延伸的樓梯,可說是全台唯一保留最獨一無二「洋味」風格的眷村,據說二戰末期,還曾接待過「神風特攻隊」。

8 月中旬的午後,瀰漫著夏暑的濕熱與暖風,但我卻無法接近醒村。目前的醒村正被大範圍圈地、包圍起來,進行文化景觀活化、修復與重建工程,未來將打造為具有眷村文化歷史意涵的主題公園。

喚醒沉睡的老靈魂,是岡山樂群村的傳承

若說醒村是個舉手投足都十足洋味的明星,那麼另一頭的樂群村,或許就是展現平常人家生活的「小家碧玉」。

矮牆是家家戶戶的分隔,卻抵擋不了左鄰右舍的情感;孩子們也總是隔著牆,相約著明天一起上學。

建於 1940 年代,同樣前身為日本海軍航空隊官舍的樂群村,是目前岡山地區保存最完整的眷村。建築形式為前、後獨棟式建築,每戶可達百坪,房舍本身附有庭院,院中植有果樹、老樹;有些甚至擁有花房、防空洞,並以咾咕石作為牆面,花、草、植物滿布其中,是少數具備清幽氛圍的眷村。

這是什麼果實的樹?我不知道,但結實纍纍的生機和逐漸凋零的老屋,形成強烈對比。

兩年多前,當最後一批樂群村的居民遷離後,人去樓空的眷村彷彿凍結在時空之中;老屋的結構完整,卻像失去了靈魂般,只剩下空蕩蕩的軀殼。從日治時期到國民政府撤退的點點回憶,留在了斑剝的窗櫺邊、碎裂的花房裡,肉體也抵不過日曬雨淋的摧殘,漸漸露出腐朽的疲態。

這裡曾經是溫室花房,即使已然破敗,其中的格局依然清晰可見。

日治時期的岡山因為空軍基地的緣故,二次大戰期間是盟軍轟炸的重點目標,已被蔓草覆蓋的防空洞,又有什麼故事呢?

岡山眷村文化協會不忍它們,因為政府法令的歸屬而生人勿近,號召了許多民間藝術家、表演家、展覽團體,要將藝文活力重新注入孕育在地文化的老屋。

在眷村時代,消息來源就是口耳相傳,展演空間內仿照現代人最愛詢問「 Google 大神」的概念,以眷村大神為意象,重回交談與聆聽的初衷。

於是,岡山樂群路 3 號的眷舍成為一處新展地,以「岡山回憶」為文化主題的藝文展演空間,輔以講座、攝影、畫作、裝置藝術等形式,展現眷村的多元面貌。

縷空的窗框和獨特的毛玻璃,眷村內的廚房也變身為展演空間,一窺昔日的岡山風景。

隔著一道海,卻有兩個家,海對面的那一個,心心念念嚮往,回眸一刻,卻已然回不去了;海這側的這一個,曾經覺得陌生,卻一次扎根,生生世世留下。

有些人,有兩個家;一座座眷村,也流傳著許許多多的兩岸情話。


本文作者:盼小妞

責任編輯:Lion

執著於「美」,不論美食、美景,亦或文字、人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