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城市散步/二二八:放假以外,隨時都可以多想想

By 台北城市散步 on
觀看人數 3315收藏人數 0
Original c7b7f094 46b4 43f1 983f 5e7fa5655715

二二八事件紀念碑,於南京西路

「二二八事件」
這是冬季的尾聲,原本就短少的二月又多了一天假期,我們想著該去哪裡玩。
這是每年一次的新聞頭條:二二八紀念公園裡擠滿了追悼的群眾,兩黨高層必定出席,受難者及家屬現身發言。整座島嶼回想起過去的悲劇,嘆了口氣,然後一切如常。

難道只是這樣嗎?

那些歷史的痕跡都在,只是我們視而不見;那些值得訴說的故事也醞釀著,等待你我傾聽的耳朵。跟著二二八協會的理事長,同為受難者家屬的黃秀婉老師,我們重回事件發生的現場,在炎熱的夏日,行走1947年冬天台灣民眾憤懣、激動踩踏過的道路,然後我們更明白,歷史從來就不是只存在於教科書上。

回到事件的起點,天馬茶行。1947年2月27日,晚上七點,當大稻埕仕紳悠閒的品茶論文時,街上一陣騷動,賣私菸的婦人林江邁被查緝人員毆打,圍觀群眾不滿,引發之後的一連串衝突,最後擴大到全島的「二二八事件」。但光是對於林江邁這個小人物的詮釋,就有許多爭議,楊渡監製的「尋找二二八的沈默母親──林江邁的故事」就引來受難者家屬阮美姝跟中研院近史所副研究員陳儀深的質疑 。

黃秀婉老師帶領,於二二八事件紀念碑前出發。

你知道嗎?天馬茶行紀念碑所在的其實是錯的地址,並非南京西路189號,而是187號,茶行主人詹天馬的孫女這麼跟黃老師澄清。


「為最大多數,謀最大幸福。」是黃秀婉老師的外祖父王添灯的展望。時任台灣省參議員的他,同時是「人民導報」的社長,在二二八事件後成立「二二八事件處理委員會」,希望透過和平手段向國民政府協商。雖然年輕政治家的生命在國民政府的粗暴跟威權下殞落,但是當時委員會提出的「三十二條處理大綱」卻是台灣民主啟蒙的先聲,後來也都一一落實了。


從小到大,二二八對於黃秀婉老師家都是不能說的秘密,甚至到現在七十多歲的堂舅還會做惡夢,因為當初軍隊誤認他是王添灯的長子,還是老阿嬤跪著求情才放過的。王添灯被抓走之後就杳無音訊,生死未卜,王家人連死亡證明都沒有。這樣的驚恐畫面深深地烙印在家屬的記憶中,讓許多知識分子從此對政治冷感。
但黃秀婉老師認為二二八事件仍需要研究,而且要跳脫身分限制。特別是歲月流轉,許多有記憶的老人都已凋零,口述歷史取得越發困難,連她都是聽到高齡百歲的姑媽回憶才知道,當初圍住專賣局抗議的人之外,還有得到錯誤消息歡迎白崇禧將軍的群眾,皆被無情掃射。

撫台街洋樓,曾是「人民導報」的辦公處。

台灣省專賣局台北分局,今彰化銀行,外觀無太大差異。

接著我們來到中山堂,大多數人都知道它曾為台北公會堂,是當時國民政府接收台灣的場所,但它也曾是「二二八處理委員會」的開會地點,王添灯談判後會再去台北放送局廣播結果。

過去總統選舉都是由國大代表投票,萬年總統蔣中正就會在當選之後,於中山堂的陽台跟民眾揮手致意。如今這個陽台由堡壘咖啡管理,特別開放讓我們過過總統癮。

黃老師還特別提到曾仲影這位播音員,當初就是他負責翻譯陳儀的國語演講為台噢,卻被人附會成他是陳儀的秘書而被逮捕,經歷了馬場町處刑的生死關頭。「那時候帶七個人去槍殺六個,他都以為自己沒命了!」黃老師說。九死一生後,曾仲影以別名「東方白」創作,楊麗花歌仔戲、劉福助等台語歌手都是唱他的曲子,成為台灣音樂界的重要推手。

中山堂

二二八公園,急公好義坊前

黃老師還提到二二八公園原是黃家的土地,當年洪啟英的女兒嫁入黃家,這片土地是黃秀婉爺爺的出生禮物,但後來捐出作為公園。公園一角的急公好義牌坊也是當年表彰洪家捐獻考場,原本在城門東北角,後來台灣總督府以市區改正為理由,將它搬遷至現址,不僅最頂層被破壞,剩下兩層,連聖旨匾額及環護用的圍欄也不見,還多了兩座從台灣布政使司衙門拆下的石獅。黃老師打趣道,要是當初黃家沒把地捐出,她也不用辛苦導覽了。

追憶二二八,不只是在假期的時候,黃老師提到,8月20日、21日有為學生舉辦二二八人權講習,平時也有舉辦導覽。夏日的午後,走進二二八紀念公園,也許我們都可以靜下心,好好地探究這個影響台灣人深遠的事件。記取教訓,我們才能進步;回頭,我們才能看見未來。

二二八和平紀念館

大家跟王添灯塑像的合照
原文網址:二二八:放假以外,隨時都可以多想想

問題與建議

對時刻旅行有建議嗎?發現網站有錯?還是對於訂閱機制有問題呢?快來跟我們說!我們會很開心收到您的訊息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