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隆.早餐|阿本燒賣,基隆才有的燒賣加上排骨酥,當早餐剛好而已

發佈於 2016-03-22|更新於 2019-01-23|觀看次數 26357

每天早上要去臺北上班的時候,搭車前,總會路過阿本燒賣店。

聞著現炸的排骨酥味,看著剛出來的燒賣蒸汽,心裡總是惋惜今天又睡過頭,不能早一點起床,坐下來好好吃碗排骨酥麵,咬大粒燒賣。

排骨酥麵與燒賣,對,基隆人早餐選項之一。

排骨酥麵、燒賣當早餐,剛好而已

你對早餐的印象是什麼?漢堡、蛋餅、三明治,要不然就是開始唱起豆漿油條。

用塑膠袋拎著走,不用特別道具,可以直接就口的食物,這個習慣莫名其妙的被養成。湯湯水水的,還要拿筷子與湯匙感覺就很麻煩,因為我們上班總是有點趕。

「一碗排骨酥麵、燒賣一顆、兩個油豆腐」,這是我的早餐組合,比平常早起個三十分鐘,就有機會可以享受到。當然,這樣的組合,也把阿本燒賣的兩大紅牌點到了。

這裡的排骨酥麵,不是普通的排骨酥麵,這裡的燒賣也不是普通燒賣,究竟這兩個紅牌為什麼可以如此囂張的成為基隆人早餐的選項之一,讓我們看下去。

不油不膩的排骨酥麵

哎呀標題就先破梗了。

阿本燒賣的排骨酥麵,就是因為不油不膩,才有辦法變成早餐,讓你得以下嚥。

早上起床,不知道是從小到大被洗腦還是生理需求本能,總想會吃點清淡的,太重口味的早餐,感覺一大早就負擔很重,更別說工作了。(主編:是有多不想來上班工作....)

但你可以看到這裡的排骨酥麵,湯頭是帶有顏色的清澈,不含雜質。依我從小到大,吃湯麵不喝湯的怪僻,這家是唯一二三例外的店家,會讓我每次都把湯喝得一乾二淨。平常不喝是想保護腎臟不想吃太鹹,二來是真的沒有到很好喝

老闆娘則透露秘密說,原因有二:一是湯頭有加入特製的中藥秘方。二是使用日本的天然海鹽。原來如此原來如此。

還有一個重點就是排骨酥了。

每天早上市場現採買、現手工古法製作、現炸的排骨酥,是每天早上路過非常邪惡的味道,總會想跟老闆單點一份帶上車吃,但為了讓車上乘客不要討厭我,所以都只好作罷,但那個現炸的香氣,真的很犯規!!

炸好後,塞進小蒸罐裡,加入大骨熬成的高湯,接著就在大蒸籠裡蒸煮。只有四個字送這些排骨酥們:外軟內嫩。

保持原型,當你咬開時又是軟嫩化開,口齒留香,再說下去我都要轉行變美食節目了。

基隆燒賣全台獨家,吃好吃滿吃飽

燒賣燒賣,一般人想到的是躺在港式飲茶蒸籠裡的那顆,小而巧、小而美,一籠三到四個。但基隆阿本牌的燒賣,就是人家兩到三倍份量的豪邁。

更有趣的是,你只要來基隆吃燒賣,不論哪一家店,都是這個尺寸。

這個問題,你問身為基隆人的我也沒辦法回答。因為從小到大,我們都是吃這個尺寸的燒賣長大,當長大後第一次吃到港式飲茶的燒賣,還會覺得怎麼這麼小器給這麼小一顆。

但另外一個說法,就是港口都市的間接影響。因為早期許多在基隆港討生活的勞工,在辛苦工作的同時,也需要份量較大,較能吃粗飽的食物來滿足,所以燒賣就做得比較大顆。至少全臺灣目前到現在,我還沒有吃過比基隆燒賣更大顆的就是了。

阿本燒賣的燒賣,特殊且神祕的地方是他們有加「荸薺」(音同:鼻奇),連發音都有點難唸的兩個字,聽說是對身體很好的一種植物。

被年輕人拋諸腦後的好味道

臺灣應該沒有哪個城市,火車站與港口這麼近。

有交通就有人潮,有人潮總少不了一張嘴要吃東西。全基隆的土地,只有百分之五點多是平原,其他都是丘陵地,很擠很小,所以好吃的東西,也跟著擠在火車站與港口旁的小巷小弄中。

隨便巷口的一間小店,看似平庸,都是三四十年的歷史。阿本燒賣多一點,七十多年。

依稀彷彿大概好像,是小時候家母帶我來吃過,就無法忘記這股味道。但很可惜的是,我越來越少看到像我一樣的年輕人,在這間店出沒。(主編:是要說嘴你還很年輕嗎...)

總是會有一些店家跟著你長大,如果它很厲害,撐得下去,那就會變成從小吃到大的記憶。與爺爺奶奶一樣大歲數店,或許就是他們從小吃到大的店,但對我來說不是,如果不是家母領進門,好吃在個人的話,我根本沒有機會吃到。

阿本燒賣現在也跟著時代推移在轉型,架了自己的網站,還有網購的服務。

排骨呀,燒賣呀,也陪著我一起長大吧。

基隆早餐總整理,經典的五家,看看有沒有什麼是你吃過的。

地址:基隆市仁愛區忠二路63號
城市:基隆市
開放時間:07:00 - 20:00
Rays 瑞式
160
人追蹤
+追蹤
對基隆又愛又恨的基隆小孩,想用瑞式風格把生活的有趣寫得更有趣。2017年10月前為時刻旅行企劃編輯,現為自由撰稿人。
來去花蓮剪頭髮-歡迎來到「英倫紳士髮廊」
在台灣以後來花蓮,除了好山好水,還會有個英國理髮師讓你有一個好髮型。在這美麗的東海岸體驗過後,以後要來花蓮,你又會多了個理由。
基隆式.早餐|外帶無味,不坐下來不對味的在地老早餐店們
總會有一些時候,我們腦袋清明,異常地早起。繼上次吃一口基隆,不一樣的早餐一炮有點紅之後,新的基隆早餐提案在此,基隆坐啦早餐,外帶無味,無比適合讓你好好享受早晨,好好吃份早餐,好好對待自己。
【2019 台北車站交通攻略】以台北車站為中心的四條「地下街」完整指引!
台北車站是台灣最大的交通節點,也是台北延伸前往其他地區的起點,複雜的交通網路不僅帶動了都市發展,也連帶的帶起了周邊的…
首頁 > 文章 > ​基隆.早餐|阿本燒賣,基隆才有的燒賣加上排骨酥,當早餐剛好而已

​基隆.早餐|阿本燒賣,基隆才有的燒賣加上排骨酥,當早餐剛好而已

發佈於 2016-03-22|
更新於 2019-01-23|
觀看人數 26357

每天早上要去臺北上班的時候,搭車前,總會路過阿本燒賣店。

聞著現炸的排骨酥味,看著剛出來的燒賣蒸汽,心裡總是惋惜今天又睡過頭,不能早一點起床,坐下來好好吃碗排骨酥麵,咬大粒燒賣。

排骨酥麵與燒賣,對,基隆人早餐選項之一。

排骨酥麵、燒賣當早餐,剛好而已

你對早餐的印象是什麼?漢堡、蛋餅、三明治,要不然就是開始唱起豆漿油條。

用塑膠袋拎著走,不用特別道具,可以直接就口的食物,這個習慣莫名其妙的被養成。湯湯水水的,還要拿筷子與湯匙感覺就很麻煩,因為我們上班總是有點趕。

「一碗排骨酥麵、燒賣一顆、兩個油豆腐」,這是我的早餐組合,比平常早起個三十分鐘,就有機會可以享受到。當然,這樣的組合,也把阿本燒賣的兩大紅牌點到了。

這裡的排骨酥麵,不是普通的排骨酥麵,這裡的燒賣也不是普通燒賣,究竟這兩個紅牌為什麼可以如此囂張的成為基隆人早餐的選項之一,讓我們看下去。

不油不膩的排骨酥麵

哎呀標題就先破梗了。

阿本燒賣的排骨酥麵,就是因為不油不膩,才有辦法變成早餐,讓你得以下嚥。

早上起床,不知道是從小到大被洗腦還是生理需求本能,總想會吃點清淡的,太重口味的早餐,感覺一大早就負擔很重,更別說工作了。(主編:是有多不想來上班工作....)

但你可以看到這裡的排骨酥麵,湯頭是帶有顏色的清澈,不含雜質。依我從小到大,吃湯麵不喝湯的怪僻,這家是唯一二三例外的店家,會讓我每次都把湯喝得一乾二淨。平常不喝是想保護腎臟不想吃太鹹,二來是真的沒有到很好喝

老闆娘則透露秘密說,原因有二:一是湯頭有加入特製的中藥秘方。二是使用日本的天然海鹽。原來如此原來如此。

還有一個重點就是排骨酥了。

每天早上市場現採買、現手工古法製作、現炸的排骨酥,是每天早上路過非常邪惡的味道,總會想跟老闆單點一份帶上車吃,但為了讓車上乘客不要討厭我,所以都只好作罷,但那個現炸的香氣,真的很犯規!!

炸好後,塞進小蒸罐裡,加入大骨熬成的高湯,接著就在大蒸籠裡蒸煮。只有四個字送這些排骨酥們:外軟內嫩。

保持原型,當你咬開時又是軟嫩化開,口齒留香,再說下去我都要轉行變美食節目了。

基隆燒賣全台獨家,吃好吃滿吃飽

燒賣燒賣,一般人想到的是躺在港式飲茶蒸籠裡的那顆,小而巧、小而美,一籠三到四個。但基隆阿本牌的燒賣,就是人家兩到三倍份量的豪邁。

更有趣的是,你只要來基隆吃燒賣,不論哪一家店,都是這個尺寸。

這個問題,你問身為基隆人的我也沒辦法回答。因為從小到大,我們都是吃這個尺寸的燒賣長大,當長大後第一次吃到港式飲茶的燒賣,還會覺得怎麼這麼小器給這麼小一顆。

但另外一個說法,就是港口都市的間接影響。因為早期許多在基隆港討生活的勞工,在辛苦工作的同時,也需要份量較大,較能吃粗飽的食物來滿足,所以燒賣就做得比較大顆。至少全臺灣目前到現在,我還沒有吃過比基隆燒賣更大顆的就是了。

阿本燒賣的燒賣,特殊且神祕的地方是他們有加「荸薺」(音同:鼻奇),連發音都有點難唸的兩個字,聽說是對身體很好的一種植物。

被年輕人拋諸腦後的好味道

臺灣應該沒有哪個城市,火車站與港口這麼近。

有交通就有人潮,有人潮總少不了一張嘴要吃東西。全基隆的土地,只有百分之五點多是平原,其他都是丘陵地,很擠很小,所以好吃的東西,也跟著擠在火車站與港口旁的小巷小弄中。

隨便巷口的一間小店,看似平庸,都是三四十年的歷史。阿本燒賣多一點,七十多年。

依稀彷彿大概好像,是小時候家母帶我來吃過,就無法忘記這股味道。但很可惜的是,我越來越少看到像我一樣的年輕人,在這間店出沒。(主編:是要說嘴你還很年輕嗎...)

總是會有一些店家跟著你長大,如果它很厲害,撐得下去,那就會變成從小吃到大的記憶。與爺爺奶奶一樣大歲數店,或許就是他們從小吃到大的店,但對我來說不是,如果不是家母領進門,好吃在個人的話,我根本沒有機會吃到。

阿本燒賣現在也跟著時代推移在轉型,架了自己的網站,還有網購的服務。

排骨呀,燒賣呀,也陪著我一起長大吧。

基隆早餐總整理,經典的五家,看看有沒有什麼是你吃過的。

地址:基隆市仁愛區忠二路63號
城市:基隆市
開放時間:07:00 - 20:00
Rays 瑞式
160
人追蹤
+追蹤
對基隆又愛又恨的基隆小孩,想用瑞式風格把生活的有趣寫得更有趣。2017年10月前為時刻旅行企劃編輯,現為自由撰稿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