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於2016-04-06更新於2019-01-22

台北.市場|光腹再來,光復市場


早上五點五十八分鬧鐘一響,我就白眼一翻想放棄去菜市場了。但終究還是從床上到公車上,七分鐘達陣。

背著背包在公車上抓著吊環,忽然背包重重的挨了一記,回過頭,一位煩躁地(可能因為一直輸)沉迷於手機遊戲,音效還沒關靜音的約38歲女子抬頭大罵:幹你娘(背包)碰到我了啦是不會去站那邊逆!

我一下子氣得全醒了,感謝她,讓我的菜市場計畫開春第一炮就熱熱辣辣地火起來。

出國父紀念館站後總共問了三位路人:請問光復市場怎麼走?

第一個是台灣大叔:不知道。
第二個是台灣阿伯:光復市場?有這個市場嗎?
第三個是外省婆婆,她拖著菜籃、笑著從一條巷子走出來,果然她甩著菜車、京腔十足的說:就在那兒啦!很熱鬧啊,哈哈哈哈(笑了四聲)。

外省皆知,台客不知。

光復市場除了賣生鮮、冷氣冷吱吱的主體建築,外頭還有賣菜蔬和熟食的攤販、店面。雖然說一路上想吃的東西琳瑯,韭菜冬粉快要炸出麵皮的包子、大媽現炒冬粉、眼鏡大叔吆喝讚的自製雞捲...但我還是必須痛心地迴避它們,只為了把肚子留給(前天稍稍做了功課決定要吃的)豆腐捲。

其實就是豆腐口味的韭菜盒啦,除了豆腐塊外,還有冬粉蝦米高麗菜,不會是香味讓人驚豔,但它就是一個非常好吃的東西,因為所有食材的味道都被吃到了,加上麵皮絕對不是普通的香,麵粉的滋味在這裡完完全全的被昇華了!所以離開前我又故意再度路過,揮一揮錢包,帶走了韭菜盒一只。

進入主體建築前,轉角遇見粗牙嬤,感覺她的喉嚨在市場已有三十年的歷史,完全一喝鎮四方,讓四海遊龍從八方雲集。她的菜攤也是剽悍不羈,高麗菜葉不時應聲四散,天女落菜,人客嚇飛。

偶然看見角落一個窄窄的製麵攤位,老伯獨自秤著麵條和水餃皮。

這是個很適合搭訕並趁機參觀的時刻。果然我在前頭徘迴時,阿公開了下排缺牙、咬字不清的口說:妳是大學生齁?

老伯名叫張洋,原本阿嬤給他取的是「張祥」,但辦戶口的人員寫錯了,阿嬤也不識字,於是「張祥」就這麼「洋」掉了。

張洋在苗栗通霄出生,在台南關廟當兵的時候,因為吃太多鳳梨又沒喝水而胃壞掉開刀。張洋學生時期成績不錯,被老師推薦跨區念台中一中,但實在太窮,便念了沙鹿高工機械科。說到這裡,張老伯問我是在唸什麼?我說:戲劇。它歪頭一聽:蛤,技術喔?

結了婚,家就在光復市場旁,樓下住著一位開封來的做麵婆婆,此際,太太對張洋說:我看再來機械都會沒落,不如我們來和婆婆學做麵吧。

一賣三十年,顧客也是三十年共老。好多顧客一看到老伯,就像久旱逢甘霖般地大喊:「啊!我等你好久啦!」然後嘰嘰喳喳的問寒噓暖:「難得出來遇見你好開心呀!」然後雙方又上演「硬要付錢」跟「堅持少收錢」的戲碼,最後才帶上一句:「感謝你做麵給我們吃呀!」這才喜孜孜地提著麵離開。

老伯生產麵三種:陽春、拉麵、家常麵,通通靠著一台製麵機。

老伯說:「幾十年前這一台機器六十萬(已經夠高價了吧),現在要一百多萬啦!不過我學機械,所以我都自己修喔。」

三種麵除了麵粉筋度採用有別,再來就是寬度不一,只要在出麵口換個齒輪,就可以一機三麵!

大概把張洋老伯的生平挖得差不多了,我還是在那邊像變態小女孩的踟躕不走,老伯洞悉我的企圖,於是慢慢走到機器邊,把凌晨(是的,3 a.m.開始做麵)做麵剩下的麵糰邊角集合起來,放進機器桿麵,桿平再手工疊覆,再桿,最後換上陽春麵齒輪。

麵糰一經過齒輪,就咻地流瀉出一江屬於開封的長河。

褪色到差點被忽略的招牌上寫著「華封切麵店」,以紀念教做麵的開封的婆婆。

招牌下的聯絡人則寫了負責人的名字,但不是張洋,而是他過世十幾年的太太。

出菜日期:七月五日

菜錢:
豆腐捲,二十五
韭菜盒,二十五
豆漿,十元

評價後查看地圖資訊吧!
兼任蘇菜日記黨主席,為一人黨團,歡迎入黨。束脩是米糕一碗,阿要是台南口味的。
評論 即可全部觀看及留言
盤點台北5大約會夜景
一年一度的情人節,您是否為了如何要給另一半一份浪漫的回憶,在苦思不知如何安排行程呢?總是吃吃喝喝加上逛街是否太過單調呢?時刻旅行為您特搜了大台北地區的特色夜景,大多是自行開車或騎車就可到達,不用辛苦走登山步道就能享受的美麗夜景,讓您的情人之夜更加的多彩多姿。
九份絕景.天空之城|十三層遺址、廢煙道、黃金瀑布
水湳洞推薦景點包含各種廢墟遺址與特色景點,充滿的人造物跟大自然遭破壞後又再生的詭異美感,成為許多風景攝影或是新人婚紗拍攝的最愛。
輕鬆遊九份:交通資訊總整理(2016版)
遊訪九份、金瓜石、水湳洞這三處多達三十幾個必去景點,這六種交通方案編輯部大力推薦,快樂出遊、輕鬆回家。
蘇菜日記總幹事
9858

台北.市場|光腹再來,光復市場

發佈於2016-04-06更新於2019-01-22

早上五點五十八分鬧鐘一響,我就白眼一翻想放棄去菜市場了。但終究還是從床上到公車上,七分鐘達陣。

背著背包在公車上抓著吊環,忽然背包重重的挨了一記,回過頭,一位煩躁地(可能因為一直輸)沉迷於手機遊戲,音效還沒關靜音的約38歲女子抬頭大罵:幹你娘(背包)碰到我了啦是不會去站那邊逆!

我一下子氣得全醒了,感謝她,讓我的菜市場計畫開春第一炮就熱熱辣辣地火起來。

出國父紀念館站後總共問了三位路人:請問光復市場怎麼走?

第一個是台灣大叔:不知道。
第二個是台灣阿伯:光復市場?有這個市場嗎?
第三個是外省婆婆,她拖著菜籃、笑著從一條巷子走出來,果然她甩著菜車、京腔十足的說:就在那兒啦!很熱鬧啊,哈哈哈哈(笑了四聲)。

外省皆知,台客不知。

光復市場除了賣生鮮、冷氣冷吱吱的主體建築,外頭還有賣菜蔬和熟食的攤販、店面。雖然說一路上想吃的東西琳瑯,韭菜冬粉快要炸出麵皮的包子、大媽現炒冬粉、眼鏡大叔吆喝讚的自製雞捲...但我還是必須痛心地迴避它們,只為了把肚子留給(前天稍稍做了功課決定要吃的)豆腐捲。

其實就是豆腐口味的韭菜盒啦,除了豆腐塊外,還有冬粉蝦米高麗菜,不會是香味讓人驚豔,但它就是一個非常好吃的東西,因為所有食材的味道都被吃到了,加上麵皮絕對不是普通的香,麵粉的滋味在這裡完完全全的被昇華了!所以離開前我又故意再度路過,揮一揮錢包,帶走了韭菜盒一只。

進入主體建築前,轉角遇見粗牙嬤,感覺她的喉嚨在市場已有三十年的歷史,完全一喝鎮四方,讓四海遊龍從八方雲集。她的菜攤也是剽悍不羈,高麗菜葉不時應聲四散,天女落菜,人客嚇飛。

偶然看見角落一個窄窄的製麵攤位,老伯獨自秤著麵條和水餃皮。

這是個很適合搭訕並趁機參觀的時刻。果然我在前頭徘迴時,阿公開了下排缺牙、咬字不清的口說:妳是大學生齁?

老伯名叫張洋,原本阿嬤給他取的是「張祥」,但辦戶口的人員寫錯了,阿嬤也不識字,於是「張祥」就這麼「洋」掉了。

張洋在苗栗通霄出生,在台南關廟當兵的時候,因為吃太多鳳梨又沒喝水而胃壞掉開刀。張洋學生時期成績不錯,被老師推薦跨區念台中一中,但實在太窮,便念了沙鹿高工機械科。說到這裡,張老伯問我是在唸什麼?我說:戲劇。它歪頭一聽:蛤,技術喔?

結了婚,家就在光復市場旁,樓下住著一位開封來的做麵婆婆,此際,太太對張洋說:我看再來機械都會沒落,不如我們來和婆婆學做麵吧。

一賣三十年,顧客也是三十年共老。好多顧客一看到老伯,就像久旱逢甘霖般地大喊:「啊!我等你好久啦!」然後嘰嘰喳喳的問寒噓暖:「難得出來遇見你好開心呀!」然後雙方又上演「硬要付錢」跟「堅持少收錢」的戲碼,最後才帶上一句:「感謝你做麵給我們吃呀!」這才喜孜孜地提著麵離開。

老伯生產麵三種:陽春、拉麵、家常麵,通通靠著一台製麵機。

老伯說:「幾十年前這一台機器六十萬(已經夠高價了吧),現在要一百多萬啦!不過我學機械,所以我都自己修喔。」

三種麵除了麵粉筋度採用有別,再來就是寬度不一,只要在出麵口換個齒輪,就可以一機三麵!

大概把張洋老伯的生平挖得差不多了,我還是在那邊像變態小女孩的踟躕不走,老伯洞悉我的企圖,於是慢慢走到機器邊,把凌晨(是的,3 a.m.開始做麵)做麵剩下的麵糰邊角集合起來,放進機器桿麵,桿平再手工疊覆,再桿,最後換上陽春麵齒輪。

麵糰一經過齒輪,就咻地流瀉出一江屬於開封的長河。

褪色到差點被忽略的招牌上寫著「華封切麵店」,以紀念教做麵的開封的婆婆。

招牌下的聯絡人則寫了負責人的名字,但不是張洋,而是他過世十幾年的太太。

出菜日期:七月五日

菜錢:
豆腐捲,二十五
韭菜盒,二十五
豆漿,十元

評價後查看地圖資訊吧!
兼任蘇菜日記黨主席,為一人黨團,歡迎入黨。束脩是米糕一碗,阿要是台南口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