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隆.白粉圓|浪子老闆的消暑政策,白磚厝黑糖白粉圓

發佈於 2016-06-19|更新於 2019-01-22|觀看次數 11623

我常常覺得一杯二十元的飲料,到底可以賺多少錢?在料好實在不欺騙的狀況下。

沒有機會當餐飲業的老闆我不知道,第一賣冰、第二做醫生的諺語也不是喊假的,或許真的蠻好賺吧。

薄利多銷,花二十元買一個夏天的短暫清涼,何樂而不為?

我說的是基隆劉銘傳路,白磚厝黑糖白粉圓。

只是小餐車沒有厝

提到白磚厝,問問年輕一點的基隆人,會呈現一個好像有聽過但不太知道在哪裡的表情。如果問問長輩們,就會很清楚地跟你說,在基隆南榮路上,那間賣肉圓的。

白磚厝肉圓,是會被基隆人記得的名字,因為肉圓而有名。但白磚厝黑糖白粉圓,則是另外一件事,我們要重新去認識。

第三代高老闆,從弟弟那邊分家跳出來,頂著自家招牌在劉銘傳路這裡,另起爐灶。

夏天白粉圓,冬天賣肉圓。

說說你為什麼要來這裡

白磚厝之所以叫白磚厝,是因為早期原店址南榮路一帶,老舊灰暗的房舍盤據,其中一棟擁有白色磁磚的樓房,就白立灰群的特別顯眼,賣肉圓的在那棟樓房裡開店,叫著叫著,就不知不覺用了這個名字。

「老闆,為什麼你會想要移過來這邊做?」

「年輕時就比較愛玩,比較匪類,只好自己跳出來做了。」高老闆自嘲地說。

「匪類」這個字詞,可以拿來形容敗家子,也可以形容你的行為不端正。在談話間,他用這兩個字自嘲數次,每聽一次,都讓我很有感覺,感覺在老闆年少輕狂時,那股放浪不羈。

從國中高中開始,幫忙在南榮路的店面,邊幫忙邊學,阿公做白粉圓的技術,就這樣被學了起來。

「進去當兵完就沒做了,之後隔了好幾年才又開始做。」

「在這中間我賺了兩千萬,股票等等什麼都玩,吃喝嫖賭,嫖比較少,賺了也花完了,兩千萬。」

「沒錢了,想起還有白粉圓可以做,所以就從弟弟那邊跳出來做了。」

高老闆談笑風生地說,我滿懷興趣地聽。

記不清楚沒關係

「老闆你來這邊賣多久了?」
「十幾年了吧。」

「那從爺爺那邊開始賣多久了?」
「也好幾十年了吧,我也忘了。」

老闆的回答總是這樣,沒有記得一個準確的數字多少。我沒有多加細問老闆的年少輕狂,當他只是輕描淡寫,好像只是件日常小事的帶過,我還是可以感覺到那股重量,用自己的生命經歷,去記憶時間的長度。

這裡只賣一個產品,黑糖白粉圓。只不過有兩種口味,舊時代的古早味香蕉水,與年輕人接受程度較高的檸檬原汁添加。

先一匙黑糖水、再加入白粉圓,冰水與冰塊是第三步驟放入杯子中,最後就是選擇你要的口味。

隨性卻嚴謹的浪漫手作

「老闆你們這個都手工製作,不加防腐劑吧?」
「防腐劑?防腐劑長什麼樣子我還真的沒有看過。」

透明帶有小白點的白粉圓是主角,組成原料只有兩個:地瓜粉與水。讓粉與水交融成粗粉後,邊搓邊揉,凝結成塊後用竹簍去篩,再拿去煮。

地瓜粉與水的比例控制,就是以上看似簡單的原料與步驟,最難的地方。

老闆邊做的過程邊跟我解釋,豪邁地倒水與加地瓜粉。我完全看不出個頭緒,像是加多少水、幾碗粉等制式規定,好像一切都在老闆的掌握之中。

跟老闆的個性一樣不羈,我們無法參透。

這不是什麼精緻涼品,一杯二十的價碼,我們好像也不需要要求太多。

至少我知道這是手工製造、不加防腐劑的白粉圓,自行熬煮的黑糖水,還有你遇到老闆,老闆喜歡夏日裸上身出沒的個性飲料。

Rays 瑞式
163
人追蹤
+追蹤
對基隆又愛又恨的基隆小孩,想用瑞式風格把生活的有趣寫得更有趣。2017年10月前為時刻旅行企劃編輯,現為自由撰稿人。
基隆.早餐專題|吃一口基隆,不一樣的早餐
中文字很奇妙,「吃好」與「好吃」,只是前後順序置換了一下,衍伸出來的意義卻又如此耐人尋味。來基隆吃早餐,是吃好的,也是好吃的,更是帶你來走一趟吃好好吃的。
【2020 台北車站交通攻略】以台北車站為中心的四條「地下街」完整指引!
台北車站是台灣最大的交通節點,也是台北延伸前往其他地區的起點,複雜的交通網路不僅帶動了都市發展,也連帶的帶起了周邊的…
基隆式.早餐|外帶無味,不坐下來不對味的在地老早餐店們
總會有一些時候,我們腦袋清明,異常地早起。繼上次吃一口基隆,不一樣的早餐一炮有點紅之後,新的基隆早餐提案在此,基隆坐啦早餐,外帶無味,無比適合讓你好好享受早晨,好好吃份早餐,好好對待自己。

首頁 > 文章 > 基隆.白粉圓|浪子老闆的消暑政策,白磚厝黑糖白粉圓

基隆.白粉圓|浪子老闆的消暑政策,白磚厝黑糖白粉圓

發佈於 2016-06-19|
更新於 2019-01-22|
觀看人數 11623

我常常覺得一杯二十元的飲料,到底可以賺多少錢?在料好實在不欺騙的狀況下。

沒有機會當餐飲業的老闆我不知道,第一賣冰、第二做醫生的諺語也不是喊假的,或許真的蠻好賺吧。

薄利多銷,花二十元買一個夏天的短暫清涼,何樂而不為?

我說的是基隆劉銘傳路,白磚厝黑糖白粉圓。

只是小餐車沒有厝

提到白磚厝,問問年輕一點的基隆人,會呈現一個好像有聽過但不太知道在哪裡的表情。如果問問長輩們,就會很清楚地跟你說,在基隆南榮路上,那間賣肉圓的。

白磚厝肉圓,是會被基隆人記得的名字,因為肉圓而有名。但白磚厝黑糖白粉圓,則是另外一件事,我們要重新去認識。

第三代高老闆,從弟弟那邊分家跳出來,頂著自家招牌在劉銘傳路這裡,另起爐灶。

夏天白粉圓,冬天賣肉圓。

說說你為什麼要來這裡

白磚厝之所以叫白磚厝,是因為早期原店址南榮路一帶,老舊灰暗的房舍盤據,其中一棟擁有白色磁磚的樓房,就白立灰群的特別顯眼,賣肉圓的在那棟樓房裡開店,叫著叫著,就不知不覺用了這個名字。

「老闆,為什麼你會想要移過來這邊做?」

「年輕時就比較愛玩,比較匪類,只好自己跳出來做了。」高老闆自嘲地說。

「匪類」這個字詞,可以拿來形容敗家子,也可以形容你的行為不端正。在談話間,他用這兩個字自嘲數次,每聽一次,都讓我很有感覺,感覺在老闆年少輕狂時,那股放浪不羈。

從國中高中開始,幫忙在南榮路的店面,邊幫忙邊學,阿公做白粉圓的技術,就這樣被學了起來。

「進去當兵完就沒做了,之後隔了好幾年才又開始做。」

「在這中間我賺了兩千萬,股票等等什麼都玩,吃喝嫖賭,嫖比較少,賺了也花完了,兩千萬。」

「沒錢了,想起還有白粉圓可以做,所以就從弟弟那邊跳出來做了。」

高老闆談笑風生地說,我滿懷興趣地聽。

記不清楚沒關係

「老闆你來這邊賣多久了?」
「十幾年了吧。」

「那從爺爺那邊開始賣多久了?」
「也好幾十年了吧,我也忘了。」

老闆的回答總是這樣,沒有記得一個準確的數字多少。我沒有多加細問老闆的年少輕狂,當他只是輕描淡寫,好像只是件日常小事的帶過,我還是可以感覺到那股重量,用自己的生命經歷,去記憶時間的長度。

這裡只賣一個產品,黑糖白粉圓。只不過有兩種口味,舊時代的古早味香蕉水,與年輕人接受程度較高的檸檬原汁添加。

先一匙黑糖水、再加入白粉圓,冰水與冰塊是第三步驟放入杯子中,最後就是選擇你要的口味。

隨性卻嚴謹的浪漫手作

「老闆你們這個都手工製作,不加防腐劑吧?」
「防腐劑?防腐劑長什麼樣子我還真的沒有看過。」

透明帶有小白點的白粉圓是主角,組成原料只有兩個:地瓜粉與水。讓粉與水交融成粗粉後,邊搓邊揉,凝結成塊後用竹簍去篩,再拿去煮。

地瓜粉與水的比例控制,就是以上看似簡單的原料與步驟,最難的地方。

老闆邊做的過程邊跟我解釋,豪邁地倒水與加地瓜粉。我完全看不出個頭緒,像是加多少水、幾碗粉等制式規定,好像一切都在老闆的掌握之中。

跟老闆的個性一樣不羈,我們無法參透。

這不是什麼精緻涼品,一杯二十的價碼,我們好像也不需要要求太多。

至少我知道這是手工製造、不加防腐劑的白粉圓,自行熬煮的黑糖水,還有你遇到老闆,老闆喜歡夏日裸上身出沒的個性飲料。

Rays 瑞式
163
人追蹤
+追蹤
對基隆又愛又恨的基隆小孩,想用瑞式風格把生活的有趣寫得更有趣。2017年10月前為時刻旅行企劃編輯,現為自由撰稿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