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國人遊台灣(二)・司馬庫斯|比天堂還難到的上帝的部落

By 艾利歐 on
觀看人數 1104收藏人數 1
Original 75953939 dcd8 4bd4 8c34 03d89605b10d

艾利歐 悄悄話:

儘管司馬庫斯很美,但,那裡的蚊子實在是又大又惡毒又狡猾阿⋯⋯

司馬庫斯,Smangus,對我這個外國人來說,是英文,但又聽不懂,所以格外詩情畫意。

我對司馬庫斯的想像,是個像西藏高原般的遊牧郊區,聽說它很遠、位於深山、非常難抵達,原本覺得正如我意,可以逃離都市,想像著世外桃源的靜謐,沒想到⋯⋯也太、難、到、了吧!

我們是自駕汽車上山,撇開各種髮夾彎不說,想到司馬庫斯,必須要越過兩座山,所謂上帝的部落,沒想到比天堂還難抵達。

路程必須要先不斷地加速上山,然後再不斷地踩煞車下坡,整趟路不停的被煞車油味嗆到,友人還來不及心疼自己的愛車,又要再來一次無止盡上坡,顛頗的路途在後段,幾乎已不再是柏油路的面貌,而是地表原本的岩石狀,坑坑疤疤的石路,就算開不快,坐在後座的我們,還是搖到天崩地裂⋯⋯

「天阿!怎麼還沒到⋯⋯」

Z:「到了!下車!」
我:「阿⋯⋯終於⋯⋯」

覺得自己從一片昏迷中甦醒,平日中午,司馬庫斯沒什麼人,氣溫涼爽,山上起了一點霧。

幾個在除草的本地人,很興奮的和我說著「Hello!Hello!How are you?」
幾個當地小孩看到我這個生面孔,騎著腳踏車蜂擁而上,「Helloooooooooo~」他們爭先恐後地打著招呼,原來這就是司馬庫斯啊。

一年前,在台灣環島時,我們去了蘭嶼,首次接觸台灣達悟族的原民文化,當時對這種種族議題,覺得既不敢大肆談論,又對不同文化的融合與接觸,感到很有意思,尤其是台灣人與原住民的相處模式,能夠以大而化之的輕鬆口吻說笑嬉鬧,這在美國,可是很稀有的景象。(至少在我看來,兩方還算和平相處的吧?)

儘管我是個門外漢,也能清楚分辨達悟族和泰雅族不同的特色,這點是司馬庫斯,令我格外喜愛的原因,蘭嶼是島,以海維生,在深山的司馬庫斯,因為對外物資不易交流,所以許多文化特色,都有著「就地取材」的風格,不管是飲食文化或是建築,都和蘭嶼的達悟族有著全全不同的風貌。

令我印象深刻的其中一件事,是他們的當地建設,小學、教堂旁的新建築、公廁、路燈,這些想像中會是鋼筋水泥的建築物,當地人都將創意開至最大,利用木材、竹子,做出既有設計感、有當地特色、美觀、又有溫度的造物。

我:你有沒有聽過「當你真心希望某樣東西,整個宇宙都會幫助你來完成。」這句話?
Z:當然有。
我:住在這個地區的人,生存能力很強呢!
Z:因為物資缺乏,所以無所不用其極的物盡其用嗎?
我:是啊,只要你想要活下去,你一定會有辦法、一定會想出辦法,對吧?
Z:所以才突然提到那句話嗎?司馬庫斯讓你想到宇宙的力量?
我:對啊,很古怪吧,這個小村莊有種莫名的魅力,好像真的很與世隔絕。

我們沿著登山步道,前往神木區,一路上,伴隨著仲夏猖狂的蟬鳴,聊著司馬庫斯,聊著宇宙,聊到天南地北。一邊在竹林裡,自導自演臥虎藏龍的情節,一邊看著沿路上陡峭的土石流山壁,覺得驚嚇。

越過湛藍的瀑布,眼前的竹林儼然成為一具具的大神木,神木旁都有小柵欄,防止遊客接近神木,頓時之間,整片巨木森林,就像是被神木護衛隊包圍的闢護所,千年神木像戰士一樣,保護著這座山林,回想上一次被大自然感動,是什麼時候?好像也想不太起來。

我:其實想想,這裡很難抵達也好。
Z:怎麼說,你不是整個昏倒在汽車後座了嗎?
我:只是覺得⋯⋯如果太好到,人潮會更多對吧,那司馬庫斯可能也會變了。
Z:變好變壞都很難說阿,你也不是司馬庫斯他本人。
我:我只是比較喜歡它本來的樣貌嘛!
Z:什麼叫本來呢?你現在看到的也不是個「本來」阿~
我:你真的很煩,不要抓我語病,你懂我意思吧!
Z:我知道你的意思啊,這種議題很有趣,通常也很難有對錯之分。

我想想,也對,如果人類是萬物禍源,那神又為什麼要創造人類?

雖然沒有任何信仰,但也許在芬多精與萬物靈魂的催化下,我不禁也開始和上帝對話了起來,而這樣的對話,通常也很難有個正確答案。

交通的不便,雖妨礙了當地進步,但也讓司馬庫斯,維持著慵懶閒適的生活;然而這樣到底好,還是不好?你希望當地保有樸實的風貌,是認為當地人也想守護這種純淨?還是如果過度開發,它就不再是個能讓妳短暫別離都市的桃花仙境?

司馬庫斯的景色,當然動人,但更令人難忘的,是這裡的磁場能量,能讓你將腦力開到最大,不斷的思考地球與人類與宇宙的關係,那些我們生存下去的意義,那些我們不討論、沒解答,但卻是人生必經的重要議題。

為什麼叫「上帝的部落」?相信你來了就會知道,在這裡,可以好好的放到最空,和上帝促膝長談一整個午後。

問題與建議

對時刻旅行有建議嗎?發現網站有錯?還是對於訂閱機制有問題呢?快來跟我們說!我們會很開心收到您的訊息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