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十年前,基隆就在「崇洋媚外」 - 基隆委託行

By Rays on
觀看人數 18405收藏人數 2
Original dd585b13 d4f3 4fcd addc a91df3a0c8c4

西元1950年代的基隆酒吧。

委託行老闆手上戴著台製「類似」CASIO的G-SHOCK手錶,在酒吧裡閒晃,那時候的那種錶,錶面越大越好,旁邊的功能按鈕越明顯越棒。

一會過去,一個美國大兵靠近,低聲私問說:「這隻錶多少?」酒吧燈光搖曳下,老闆不戴手錶的另一隻手,放到腰際處,伸出兩根手指頭,代表價錢。

成交。

美國大兵掏出似雪茄粗細的一捲現金,在燈光昏暗中塞給老闆。老闆則是脫下手錶,放在桌上。一放上去,美國大兵就自然似地好像拿起他自己的東西,心領神會地向老闆點頭示意,結束這場交易。

兩根手指頭代表的不是兩百塊,而是兩千塊,但也不是新台幣,而是美金。(經由委託行老闆口述而來,實際金額待考證)

這是基隆委託行,四五十年前,一個再平常不過的日常生活,但現在看起來卻是如此精彩的一個生活片段。

四五十年後,「委託行」三個字,不要說是臺灣其他縣市的人,身為基隆人的我們,知道多少?

那時候基隆還是下著雨,但大家都很快樂

基隆是國道一號0km的開頭,下交流道後直直開到基隆港邊,那條直線道路,其實就是西元1950年代,基隆委託行的範圍,全盛時期四百多家所衍生出來的地盤,是現在看不出來也無法想像的繁榮盛況。

1950年代韓戰、1960年代越戰,大量的美軍士兵與軍艦進出基隆港,在戰爭世代下,不知道有沒有明天的即視感作祟,盡情的揮灑金錢、縱情的尋歡買醉好像是最好的選擇。

飄洋過海的舶來品因此而來,一開始最早從美國大兵上留下來的大衣修修補補,也就是舶來品,美國製造美國人穿過的品質保證。在這裡買賣商品,美國大兵不會那麼麻煩還跟你算匯率換新台幣,漫天喊價喊的是新台幣,但用美金付錢了事,也是見怪不怪。

緊接下來,基隆仗勢著港口地利之便,早期大量船隻來往,商船帶來的船員或留學生,夾帶外國貨物回國,留在基隆販賣,進而生意大好。更甚後,委託他們利用身份之便,帶回一些特殊且臺灣沒有的東西,大發利市。

現在便利商店或市面上隨處可見的曼秀雷敦,你知道三四十年前,是一定要來基隆委託行才買得到的東西嗎?現在就算掉在地上可能都不會特別有人想撿。

遑論過年過節的傳統節日,基隆委託行的盛況空前,是萬人空巷,也是萬人擠在這幾條巷的熱鬧。大把大把的錢用麻布袋裝,扯開嗓門大聲招呼客人,這之中有崇洋媚外想看看有什麼新奇貨的人,也有古代朝聖版的湊熱鬧。

基隆港身兼軍港與商港還有周遭的漁港,九份金瓜石的礦業也積極開採,大批大批來自全台的消費實力,還有縱貫鐵路起點的獨特地位。基隆全盛時期所產生出來的經濟價值,不容小覷,令人想時光倒回一探究竟。

「那時候基隆還是下著雨,但大家都很快樂。」

委託行老闆說得口沫橫飛。

口述自己的故事,小時候的體驗,如臨現場般的生動。晚了四五十年出生的我,在旁邊神往這些畫面,就發生在我坐的這個街區裡面,我坐的這張椅子旁,摩肩接踵的水泄不通。現在只能無限可惜地懊悔無法趕赴當時盛況。

(基隆的另外一個發展潛力:郵輪郵輪基隆靠,但你為什麼要往台北跑?

物是人是,但時光停滯

委託行老闆忽然問我:「從坐進來到現在,我們也聊了快兩個小時,你有看到多少客人光顧嗎?」
我:「除了委託行這邊店家的人,一個客人都沒有。」
委託行老闆:「對,這也是為什麼只剩二十幾家了。」

緊鄰高速公路交流道的委託行商圈,年輕一輩的基隆人,除了本身家庭背景跟這裡就有點淵源或關係外,平常路過經過走過絕對不會推開門進去看看。

四五十年前的繁華,對比現今鐵門深鎖的店家,舊時代的光景,離我好遠好遠。

不吸引人的櫥窗展示、衣服款式偏向中年族群、各式雜貨網購代買更加便宜與方便,這就是現況,在開放進口後與網路網購興起。老顧客還是老樣子會忠誠地過來串串門子聯絡感情。你說新顧客就像是過江之鯽的三過家門不入,但別說是過江之鯽了,連門可羅雀都稱不上。

四五十年前,基隆委託行可說是走在全台灣潮流的最前端,各式新穎新潮在這裡,但現在,早已被新時代被狠狠地拋在後面了。

我們不知道,委託行們的店家也無法讓新一代的明白,如何躬逢其盛輝煌的過去。

新時代的我們不得其門而入,錯過了;
舊時代的他們落後於網路世代,停止了。

另一種資訊落差嗎?偏鄉小孩使用網路的方法,可能都比時間彷彿停留在這裡的委託行老闆們厲害,只能在原地枯等時間把他們逐漸淘汰,丟棄。

(還是老得好,我們曾經擁有全台灣最漂亮的火車站。風華不再絕代,回不去的新基隆火車站


現在基隆沒那麼常下雨了,但大家也沒有更快樂

委託行的店家生態,大部份都下午一兩點開,也下午五六點就關了。

在這裡看不到青春洋溢的年輕人承擔這逐漸沒落的產業,只能看到叔叔阿姨們在店內百般無聊的等待客人上門,那他們在做什麼?

有時候只是一種習慣而已,習慣開著店,就算客人不上門。坐在躺椅上看著電視看到睡著,翻著已經翻過好幾遍的報紙。有些開始學習新時代的網路科技,學習用通訊軟體,這個新的溝通方式。

有次我經過時,店內大叔的老花眼鏡前,不是液晶的薄還是大盒子般厚重的電腦螢幕,滑鼠游標移動著綠色背景上面的撲克牌,單機版windows的內建遊戲:接龍。

開著店,等著關店,等著哪時候身體做不下去就結束營業。

「老闆你們不會想再去做點什麼嗎?換工作或是幹嘛的,留在這裡,真的很像是守護委託行最後的堅持,用這樣的心態在做生意。」

「就做到不能做吧,要不然你覺得我們還能去做什麼嗎?」

嗯,我們還能做什麼,我也不知道。

走在這個灰暗的委託行街區,最上面遮雨棚的光光微微透下來,似明似亮,基隆的港都味就在這裡,沒有多少人知道,只能等到委託行老闆們、他們的老顧客、還有回不去的繁榮盛況,一起凋零,我們再來無限唏噓。

但我還沉浸在老闆記憶中的那個生動畫面,無法忘懷。

「現在基隆沒那麼常下雨了,但大家也沒有更快樂。」

(你可以在基隆的凌晨時分,隔壁巷子而已,找到一個「新鮮」的樂趣:直衝而來!新鮮味與生命力 - 基隆崁仔頂漁市

問題與建議

對時刻旅行有建議嗎?發現網站有錯?還是對於訂閱機制有問題呢?快來跟我們說!我們會很開心收到您的訊息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