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傑的繪畫天堂|從西班牙回家,畫出基隆失落的城市記憶(上)

By Rays 瑞式 on
觀看人數 3914收藏人數 0
Original d2b4e656 459a 4330 ab6a 72f71c12f8c5

Rays 瑞式 悄悄話:

王傑老師說出來的一字一句,都是經過調理,充滿重量。

不知道要用幾次開場白,才能清楚明白訴說我對家鄉基隆的愛恨情仇。

這座城市活了二十年,直到大學跑到豔陽高雄的四年,一堂大學第三年的必修三學分課程:社區工作,其中一門作業「話我家鄉」,作業呈現,每個人都要上台報告自己住的地方是什麼樣子,不用大,以自己住的里為單位就好。

第一次發現,我對基隆的了解貧瘠的可以。

反正它就是一直不斷在下雨,有事沒事各種生活交際,最大的印象絕對不在這裡,而是在搭車四十分鐘可以抵達的首都圈台北那裡。


我們究竟有什麼隱疾,好像全台灣都得了這個症候群:無法清楚且驕傲地說,屬於我們這塊土地的故事,

嗯,我說的土地就是台灣。

或許範圍不需要一開始就擴展的那麼大,從你自己的家鄉出發就好,我的是基隆,你的呢?

王傑老師筆下的基隆第三代火車站(Photo Credit:王傑)

這次構思了回基隆工作、生活專題,從很多面向出發,兜攏一下,會發現多的是你不知道的基隆店家符合此項條件。

是靈魂人物也是把這個精神貫徹始終的人,應該就是這次要介紹的王傑老師了。

慢慢在基隆浮現的名字

第一次認識這個名字,在星巴克基隆義14門市,一樓往二樓的樓梯間壁畫上。很漂亮的壁畫,但要說極為衝突的話,裡面被描繪出來的城市,竟然是基隆。

畫家名字是王傑,再三確認不是一場遊戲一場夢的那位王傑,而是2003年11月23日,從西班牙留學5年半後回來基隆的王傑。

基隆在地畫家。

這個名字不是旱地一聲雷的騰空出世,轟轟烈烈地在基隆幹了一番大事業而闖出名號,而是一點一滴茁芽露出,用他自己的方式在35歲回國那年,重新關心這座號稱家鄉的城市,基隆。

王傑老師:謝謝您的教學,下次再來基隆找你玩 Jennifer

從西班牙的藍,到回基隆的灰

「台灣溼氣重,其實能見度不是那麼好,就算是大晴天也看不到全藍的天空。但西班牙,濕度低,能見度非常好,就常常都是整片藍天,環境的起跳就已經不一樣,基本的色調,會令人覺得很高興。」

濃重且深厚的藍色,是王傑開在基隆廟口附近不過幾百公尺處的畫室裡,基調的背景顏色。彷彿是複製出他回憶中的藍天,配上西班牙南部佛朗明哥般濃郁熱情的黃色,高強烈對比卻一點也不突兀,踏進畫室的瞬間時空抽換,西班牙式的浪漫。

窗外望出去的現實風景,我們卻還是停留在基隆灰舊的市容裡。但不知道還有多少人記起,現在的基隆和平島,以前的社寮島,在1626年西班牙人蓋了座「聖薩爾瓦多城」(San Salvador)。我們早在17世紀,就與西班牙有所關係。(新聞:台灣考古學大發現 基隆和平島教堂遺跡現4具歐洲人遺骨

回家的理由

「想從西班牙回來台灣的原因是什麼?」
「因為家裡。」

簡潔有力,沒有辦法再追問下去的理由。

某年某月某日某時某分某秒某此某刻某種永遠的心情,五月天唱的是戀愛ing,但我更相信每個人都擁有一段潛在基因,無法預期在哪個當下觸碰到,就會開始啟動驅動程式的心情。不是什麼誘因,只是單純藏在想要回家的內心。

王傑把巴塞隆納大學美術博士班的論文帶回台灣寫,五年半西班牙生活的洗禮下,內化過後的生命觀察,也一起帶回來了。


對這片土地沒有歸屬感

「老實說,台灣每一個人,看起來都像新住民。」

說完在西班牙旅行的故事,王傑老師下了這個結論。

「一個地方之所以這麼有趣,是因為你隨便找一個人問,都會挖到非常多的歷史。很多東西都還是保存著,你可以很直接找到,相對應的遺跡、地點或建築物。這些實際存在的東西,都會讓你覺得歷史跟我們有距離,帶又不是那麼遙遠,直接可以看得到、摸得到,像這樣子的情況,就西班牙吸引我的地方。」

「剛回來基隆,決定要留下來的時候,我才理解到這一點。那時候三十幾歲,在這座城市裡面,看起來就像才剛到幾個月而已,根本連街邊我看到的移工,可能我都還沒有他們了解這座城市,他們比我還清楚,這是一個非常恐怖的狀態:不清楚自己這座城市發生什麼事情,講不講得出一些所以然。」

「以我自己為例子來看好了,我不要講別人,我算是受過很長一段時間教育的人,一路念到博士班,就算是我在台灣受教的經驗是到了大學畢業,我學的是人文藝術,以這樣子的一個人來看,他竟然還是對自己本身土地的歷史文化,一竅不通。你不覺得這有問題嗎?」

「那這個問題到底是誰要去付這個責任呢?」

在這個情境下,內外交錯不同國度氣息的畫室裡,王傑老師自答自問自我質疑,當下瞬間雞皮疙瘩與情緒紛至沓來。老師以自己為例子的震撼力,活生生讓這個空間氛圍,瞬間凝結沈重了起來。

內心無法回答這個問題是無語鴉雀無聲,窗外通往基隆廟口的孝二路,車水馬龍與轟隆轟隆。

時空情景交疊,在我前面這位畫家身上,是寫照也是證明題,在認同這塊土地的歷史脈絡上,好像出了什麼問題。那句話還是言猶在耳,迴盪不已:

我不要講別人,我以自己為例子就好。

你說得出屬於你家鄉的事嗎?

這是上集,下集在下面:
王傑的繪畫天堂|從西班牙回家,畫出基隆失落的城市記憶(下)

問題與建議

對時刻旅行有建議嗎?發現網站有錯?還是對於訂閱機制有問題呢?快來跟我們說!我們會很開心收到您的訊息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