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國人遊台灣(二)|原來這就是基隆小王子口中的基隆!

By 艾利歐 on
觀看人數 3598收藏人數 1
Original e45692f8 7fe1 4ae6 b662 be4927427b73

Z:「單向道!單向道!開到河的對面!你現在轉彎是逆向!下一條!」
我:「這麼大條路?不是雙向?」
Z:「快一點!!後面很多車!!」

「叭、叭、叭、、、、」

我:「那個摩托車騎士瞪我欸?現在是怎樣?」
Z:「是你剛才真的開太慢⋯⋯」
我:「是這個城市太擠了吧!摩托車也太恐怖了!不然妳來開車?」

photo by 時刻旅人

基隆的第一個晚上,在信一路河岸旁,大吵了一架。

我:「我覺得我不喜歡這裡。」
一邊將行李放到飯店客房沙發上,我一邊抱怨著。
Z:「我們都還沒開始逛耶⋯還在生氣?」
我:「這裡的摩托車騎士好兇,為什麼人不走在人行道上?」
Z:「哈哈哈,我怎麼知道⋯⋯去街上逛逛?」

-

半推半就的走到基隆市鬧區街道上,朋友拉著我,說一定要到有名的「基隆廟口夜市」走走,晚餐時間,街道上被擠得水泄不通,雖然有用路牌封街,但許多摩托車依然停在騎樓,堵住行人通道,既擁擠又燥熱。

Z:「你看,很貼心吧!夜市的招牌上有標示英文,你可以知道想要吃什麼,比較方便!」

我掃瞄了店家一下:「Crab Thick Soup 是什麼」?
Z:「就是濃稠的湯⋯⋯我們叫作羹湯。」
僅管朋友解釋了它的原料和做法,我還是無法想像Thick soup到底是什麼?

Photo by 準建築人手札網站、基隆市政府提供

天阿!Pig Blood Soup又是什麼!?

首度嘗試了「螃蟹羹湯」「豬血湯」,當食物端上桌,我得承認,它們和我想像裡的完全不一樣⋯⋯

就字面上意思,我把「Crab thick soup」想得有點像是“蟹肉巧達濃湯"的感覺,至於「Pig blood soup」,沒錯⋯⋯我就是直接把它想像成一、整、碗、的、血⋯⋯有意思的是,台灣人把它做成「血塊」,還會用“cake"這個字眼稱它,滑嫩柔軟的口感,幾乎吃不出什麼血味,好險⋯⋯

不過Pig Blood Soup,在我這個外國人眼裡看來,感覺是要喝一碗血,完全不敢恭維⋯⋯

Z:「我覺得台灣菜試圖想翻譯成英文,好像會讓外國人誤會,或有錯誤想像,所以不敢嘗試⋯⋯」
我:「我逛了一圈,也剛好在想這件事!」
Z:「所以你有什麼感想?」
我:「我喔⋯⋯哈,個人覺得,越想要貼切的形容,越會嚇走外國人。我剛才覺得翻得最好的,就是Local snacks 和 Pao-Pao Ice(麻荖和泡泡冰),這兩個會引發我的好奇心,但又不會因為翻譯的單字,有錯誤的腦補。」

photo by 時刻旅人

基隆廟口夜市,有點莫名,卻又有點有趣,在美國,街頭小吃頂多就是熱狗或捲餅,「一條多樣化的美食街,任君挑選」這種形式,除非是有市集活動,不然在美國並不是常態,我個人也不是一個喜歡「要吃很多樣才能吃飽、而且還得邊走邊吃」的飲食習慣,但就體驗新文化來說,還是有一定的新鮮感。

Z:「你逛得不開心嗎?」
我:「就還行吧,但就不是很喜歡很觀光、湊熱鬧的行程。」
Z:「嗯⋯⋯這個」朋友突然拿出手機,「你想去哪?自己挑。」
我:「這不是你們公司網站,怎樣?」
Z:「我同事是基隆人,你不想當觀光客,他寫很多比較道地的文章。」

photo by tigersblog

日出,5:13 am,潮境公園

我當然先是被「這篇文章」的封面給吸引,指定要到潮境公園走一走,突發奇想,來這裡衝一波日出吧!

抵達潮境公園時,我完完全全被對岸的九份光景給迷住,當天空中有些許霧氣,九份金黃色的路燈,在遠方撲朔迷離,詩情畫意,雖然無法一督文章裡那種血染天空的黃昏景色,但日出前的光影折射,也讓山脈呈現出紫羅蘭色的漂亮渲染,「這地方沒有白來。」太陽公公還沒升起,我已經下了這個結論。

等待日出的同時,我忽然想起之前和朋友逛台北時,曾經有過的對話:

我:「這是公園?這是庭院吧!」
Z:「你、笑、屁,啊就是小公園啊!」

「這裡很不像是台灣的公園,太寬敞、太自然了,不像!」說出這句話我自己也笑了。

5:40 左右,太陽緩緩從海平面上升起,陽光為海面披上一層亮橘色的衣裳,我和朋友坐在大掃把附近,看作業漁船閃著突兀的白燈,兩人靜靜的欣賞這刻的寧靜,和昨晚夜市的熱鬧呈現強烈對比,我好像比較喜歡這樣的基隆。

photo by Rays

6:28 滿足手工蛋餅

這間早餐店,是第二個從文章中指定要拜訪的地點,看不太出來它的口味⋯⋯這個方塊餅到底是什麼?

前幾天在司馬庫斯以及其他鄉鎮走跳,接觸了台灣傳統的早餐文化,尤其是「稀飯」,將肉鬆、筍子、麵筋加到水水的飯裡,攪拌來一起享用,它真的!不是我的菜呢。

於是今天很開心可以選擇固體早餐。

可能是美國家庭比較習慣吃麵包吐司,當我看到蛋餅時,就覺得它們是同類。雖然看上去不是特別豐盛,但走到店門口,就能被淡淡的麥香給吸引。

Z:「這間好像很特別,我也滿感興趣的!」
我:「特別?你剛才不是說這是台灣很常見的早餐?」
Z:「阿⋯對⋯⋯但做法好像有些不同,純手工的,比較厲害。」

朋友指著吧檯內的烤盤,老闆埋著頭,在流理台上苦幹,先是拿麵粉灑在餅皮上,滾呀滾的,看了直流口水。

我:「我媽以前也會自己用桿麵棍做派或一些雜糧麵包,我常覺得那種有嚼勁口感的麥味,是媽媽的味道。」
Z:「我媽是不會啦,但我們常稱手工的東西為“古早味",意思應該也差不多,等等吃吃看就知道了。」

photo by Rays

我咬了一口,它的味道比我預期的還要淡,大概是台灣美食的口味都偏重,讓我有了這樣的心理準備,在還沒有加上任何油膏之前,它感覺就是個既純粹又營養的手感麵包,沒有過度調味,質地樸實簡單。

我:「我覺得真的有媽媽的味道耶!你覺得呢?」
Z:「好像蔥抓餅!我喜歡!蔥抓餅你知道嗎?」
我:「不知道⋯⋯」
Z:「下次帶你吃!你喜歡這道早餐,蔥抓餅你也一定會喜歡。」

photo by Rays

當然也希望自己能有更多時間,了解各個城市背後的歷史淵源,慢慢懂得欣賞它的美與不美,但每次因為假期緣故,都只能在台灣體驗10天左右的快旅行。一個城市討不討喜,真的就只能靠第一印象來評斷。

蜻蜓點水的到過台灣許多城市,說老實話,真的是有的喜歡;有的不喜歡。
但令我覺得有意思的是,一開始,我真的不喜歡基隆。
我不喜歡它的吵雜、它的壅塞,它讓我想起台中火車站的交通亂象,也給了我莫名的壓力。可能在美國,不需要面對這麼多喇叭聲,這麼多機車與路人,我以為自己不會喜歡這,卻在離開時,有點惋惜不能在這個城市,待久一點。

天亮前的基隆,是個會讓人愛上的城市。

明明是都市,卻有著走在鄉間田野的寧靜感,大概也是那時候,我開始對基隆改了觀。
我理解到台灣與美國的文化差異,如果沒辦法適應人口密度,那早一點起來,聽聽這城市聲音,因為那才是這個地方,卸下妝的容貌。

我:「我覺得我喜歡基隆。」
Z:「心意改變的真快阿⋯⋯」

問題與建議

對時刻旅行有建議嗎?發現網站有錯?還是對於訂閱機制有問題呢?快來跟我們說!我們會很開心收到您的訊息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