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於2018-03-25更新於2019-01-22

TALKS THROUGHT LENS 長鏡頭談話


EUROPE MEETS ASIA 》

歷史古都伊斯坦堡,向來都是各路商人往來必經之地,種族複雜,人口眾多,同時也是世界上唯一一個橫跨兩大陸的城市。

連接黑海和馬摩拉海的博斯普魯斯海峽將伊斯坦堡一分為二,左岸為歐洲,右岸為亞洲。三座跨海大橋和無數往來的船隻串流起伊斯坦堡川流不息的脈絡。

這座城市有一百種面貌,每個城區都是不同步調,每個街口都是不同風情。

金角灣將伊斯坦堡的歐洲岸又分為了新、舊城區。舊城區便是從前的君士坦丁堡,它經歷了歷代王朝興衰,留下無數歷史的刻痕、古老文明的印記。

土耳其的藍色狂想 》

在新城區遛達了兩天,終於決定搭乘地鐵到舊城區踩踏。此時此刻伊斯坦堡對我而言依然是地圖上的一個城市,雖然身在其中,每個角落卻還是隱藏太多未知。

地鐵駛出地道,伴隨著轟隆隆的風聲,陽光從四面八方打入,窗外是無止盡、無止盡的藍。這是我來到伊斯坦堡後第一次看見博斯普魯斯海峽、甚至是身處其上。如此壯麗、如此寬闊,無論列車如何前進,窗外景致一如靜置,仿佛從千年前至今就沒有變過。我倚著窗,看得入神。

「Next stop, Halic. Halic Station.」 隨著車內廣播,列車逐漸減速,我才發現在跨海大橋的正中央居然有個車站。內心冒險因子竄動,想也沒想就下了車,即便這不是我的站牌。

赤裸的鋼筋吊橋上,海風從四面發方吹來,看著眼前景致,我突然明白了為什麼會有「土耳其藍」這個顏色。這片藍就是孕育千年文化的搖籃,流過歲月紛擾、流過倒戢干戈、流過顫抖的雙手虔誠的祈禱。這樣的景色如此強烈深刻,內心被濃稠的松藍色翻攪,血液也都染得混濁。

長鏡頭談話 》

他並不是一位專業攝影師,卻有一顆熱愛拍照和探索的心,說起來我們也還有點像,難怪會一起在城市裡走了一整天。跨海大橋上,他要往北,我要往南,但卻都被橋上的美景給吸引,在不是目的地的站下了車。

他的英文不是那麼好,想和我介紹南方舊城區的景點,比手畫腳了一番卻又難以表達。最後便對我說了句:「Ok! You are my friend today!」,我們就這麼一起跳上了往南的電車。(btw我想他想表達的應該是 You are my guest today.)

他是Isa,從小在伊斯坦堡長大,對這座城市的街道巷弄瞭若指掌。在橋上看見他拿著一台大砲相機時,忍不去想請他為我拍張照。相機後的他看起來專業無比,不停調整我站立的姿勢、臉側的角度,從一開始的有些尷尬,到最後變成越來越越默契的攝影師&Model模式。

或許是因為喜歡攝影,遇到能同樣為鏡頭的魔力著迷的他人時,總是很容易產生某種連結,就算是捨棄語言也能用匯集於鏡頭前的光線進而呈現出的影像來溝通,且往往比口語更深刻。

在Isa的帶領下,我們一起走過舊城區無數巷弄。若是我自己一人,大概輕易地就會錯過這些隱藏在地圖上、伊斯坦堡最不假修飾的真實面貌。

走走停停,我們的步調很類似,常常不約而同的停下捕捉身邊的掠影、欣賞這座城市在鏡頭下最細膩的風景。一路上我們的話並不多,可能十分鐘才說上一、兩句話,但透過鏡頭卻表達得更多,語言也頓時不是那麼重要了。

irisspace
23
人追蹤
+追蹤
irisspace.com 經營者-Iris,90後的怪女孩。16歲時一個衝動的想法,把自己丟到了美國中部,從此之後不斷遊走四方,愛上擁抱世界、也被世界擁抱的感覺。 旅程中總是在迷路,喜歡停下來聽陌生人說故事。 熱愛文化衝擊所帶來的震撼,更熱愛成見瓦解後思想的重生。 希望你不僅是為了要去某個地方而看我的文章,而是因為看了我的文章,開始想去某個地方。
評論 即可全部觀看及留言
基隆.早餐專題|吃一口基隆,不一樣的早餐
中文字很奇妙,「吃好」與「好吃」,只是前後順序置換了一下,衍伸出來的意義卻又如此耐人尋味。來基隆吃早餐,是吃好的,也是好吃的,更是帶你來走一趟吃好好吃的。
基隆式.早餐|外帶無味,不坐下來不對味的在地老早餐店們
總會有一些時候,我們腦袋清明,異常地早起。繼上次吃一口基隆,不一樣的早餐一炮有點紅之後,新的基隆早餐提案在此,基隆坐啦早餐,外帶無味,無比適合讓你好好享受早晨,好好吃份早餐,好好對待自己。
盤點台北5大約會夜景
一年一度的情人節,您是否為了如何要給另一半一份浪漫的回憶,在苦思不知如何安排行程呢?總是吃吃喝喝加上逛街是否太過單調呢?時刻旅行為您特搜了大台北地區的特色夜景,大多是自行開車或騎車就可到達,不用辛苦走登山步道就能享受的美麗夜景,讓您的情人之夜更加的多彩多姿。
780

TALKS THROUGHT LENS 長鏡頭談話

發佈於2018-03-25更新於2019-01-22

EUROPE MEETS ASIA 》

歷史古都伊斯坦堡,向來都是各路商人往來必經之地,種族複雜,人口眾多,同時也是世界上唯一一個橫跨兩大陸的城市。

連接黑海和馬摩拉海的博斯普魯斯海峽將伊斯坦堡一分為二,左岸為歐洲,右岸為亞洲。三座跨海大橋和無數往來的船隻串流起伊斯坦堡川流不息的脈絡。

這座城市有一百種面貌,每個城區都是不同步調,每個街口都是不同風情。

金角灣將伊斯坦堡的歐洲岸又分為了新、舊城區。舊城區便是從前的君士坦丁堡,它經歷了歷代王朝興衰,留下無數歷史的刻痕、古老文明的印記。

土耳其的藍色狂想 》

在新城區遛達了兩天,終於決定搭乘地鐵到舊城區踩踏。此時此刻伊斯坦堡對我而言依然是地圖上的一個城市,雖然身在其中,每個角落卻還是隱藏太多未知。

地鐵駛出地道,伴隨著轟隆隆的風聲,陽光從四面八方打入,窗外是無止盡、無止盡的藍。這是我來到伊斯坦堡後第一次看見博斯普魯斯海峽、甚至是身處其上。如此壯麗、如此寬闊,無論列車如何前進,窗外景致一如靜置,仿佛從千年前至今就沒有變過。我倚著窗,看得入神。

「Next stop, Halic. Halic Station.」 隨著車內廣播,列車逐漸減速,我才發現在跨海大橋的正中央居然有個車站。內心冒險因子竄動,想也沒想就下了車,即便這不是我的站牌。

赤裸的鋼筋吊橋上,海風從四面發方吹來,看著眼前景致,我突然明白了為什麼會有「土耳其藍」這個顏色。這片藍就是孕育千年文化的搖籃,流過歲月紛擾、流過倒戢干戈、流過顫抖的雙手虔誠的祈禱。這樣的景色如此強烈深刻,內心被濃稠的松藍色翻攪,血液也都染得混濁。

長鏡頭談話 》

他並不是一位專業攝影師,卻有一顆熱愛拍照和探索的心,說起來我們也還有點像,難怪會一起在城市裡走了一整天。跨海大橋上,他要往北,我要往南,但卻都被橋上的美景給吸引,在不是目的地的站下了車。

他的英文不是那麼好,想和我介紹南方舊城區的景點,比手畫腳了一番卻又難以表達。最後便對我說了句:「Ok! You are my friend today!」,我們就這麼一起跳上了往南的電車。(btw我想他想表達的應該是 You are my guest today.)

他是Isa,從小在伊斯坦堡長大,對這座城市的街道巷弄瞭若指掌。在橋上看見他拿著一台大砲相機時,忍不去想請他為我拍張照。相機後的他看起來專業無比,不停調整我站立的姿勢、臉側的角度,從一開始的有些尷尬,到最後變成越來越越默契的攝影師&Model模式。

或許是因為喜歡攝影,遇到能同樣為鏡頭的魔力著迷的他人時,總是很容易產生某種連結,就算是捨棄語言也能用匯集於鏡頭前的光線進而呈現出的影像來溝通,且往往比口語更深刻。

在Isa的帶領下,我們一起走過舊城區無數巷弄。若是我自己一人,大概輕易地就會錯過這些隱藏在地圖上、伊斯坦堡最不假修飾的真實面貌。

走走停停,我們的步調很類似,常常不約而同的停下捕捉身邊的掠影、欣賞這座城市在鏡頭下最細膩的風景。一路上我們的話並不多,可能十分鐘才說上一、兩句話,但透過鏡頭卻表達得更多,語言也頓時不是那麼重要了。

irisspace
23
人追蹤
+追蹤
irisspace.com 經營者-Iris,90後的怪女孩。16歲時一個衝動的想法,把自己丟到了美國中部,從此之後不斷遊走四方,愛上擁抱世界、也被世界擁抱的感覺。 旅程中總是在迷路,喜歡停下來聽陌生人說故事。 熱愛文化衝擊所帶來的震撼,更熱愛成見瓦解後思想的重生。 希望你不僅是為了要去某個地方而看我的文章,而是因為看了我的文章,開始想去某個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