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EKDAY HIDEAWAY, KENTING 星期一的南國密行:墾丁

By irisspace on
觀看人數 257收藏人數 0
Original aede0fc1 deb6 4bdd 9797 37d8b507009a

五月的墾丁。

太陽不那麼刺眼,人潮不那麼擁擠,海浪拍打在沙灘上的聲音似乎也聽得更清楚。

是我最喜歡的時候。

MAY 9, Monday

車子一路向南,陽光越來越飽和,雲朵映著藍天無限綿延,翻蜷程各種可能的形狀,我們幼稚地玩起兒時的遊戲,前面那朵雲怎麼好像一隻趴著的 Snoopy?

在城市建築裡待慣了,似乎真的會忘了台灣其實是那麼、那麼美,連國道旁的山林都壯觀的讓人想捕捉。南方的景致又和北方截然不同,更遼闊、更讓人放鬆。

音樂一首換過一首,從 Jeresy Boys 到 Kurt Schneider 再到 MATZKA,搖下車窗大聲地唱也沒關係。天空越來越藍,南國似乎也不是那麼遠,過了屏東的路牌,海平線很快就映上眼角,搖下車窗是大大的風聲和一片蔚藍。

「是海耶!」伴隨著一連串莫名其妙的鬼叫,頭髮已經被風吹得亂七八糟,還是沒有辦法克制臉上的笑。

是海耶。

抵達時已近黃昏,「花園紅了」隱身在船帆石邊的小徑裡,離沙灘不過步行30秒的距離。從外觀開始就能感受到濃厚的南洋風味,充滿熱帶風情的綠色植物襯著橘黃色的牆面,在豔陽下以最熱情的姿態生長,彷彿誤闖了扇通往峇里島的任意門。

每個角落都可以看見主人 Amy 和 Neil 對細節的用心,一棟真正被深愛的建築才會呈現出他最美的樣貌。在花園紅了盎然的庭院裡,每走一步都令人屏息,心中早已戀愛了無數次。

我訂了頂樓的那間房,因為想看海。

推開木製的大門,眼前的空間超乎想像,南國的暖陽穿透過一面又一面的落地窗無限的延伸到房間的每個角落。天哪,是我最喜歡的落地窗,是一間被陽光擁抱的房間。印樣中我大概一邊尖叫一邊在房裡奔跑了兩分鐘,如果能在海邊有棟自己的房子,大概就是長這樣了吧。

偌大的陽台看出去就是最遼闊的海景,兩張藤編的躺椅橫在土紅磚地上,被傾斜的陽光晒得好慵懶。

閉上眼,沒了都市的喧囂,只剩從四面八方吹來的風聲。

延伸閱讀:RED GARDEN, BLUE OCEAN 花園紅了,海也藍了

拎起涼鞋,我們迫不及待地就往海岸奔去。

星期一的沙灘幾乎沒有人,海水映上了天空的顏色,在夕陽的照射下渲染成有些迷幻的紫色。層層浪潮前後推擠,像絲綢般蜷起,最後嘩一聲地在沙灘上散成純白的泡沫,一次又一次。

「你有聽見嗎?我好喜歡這樣的聲音。」

「什麼聲音?」

仔細聽的話,就可以聽見的。

「那些細小的白色泡沫慢慢消失在沙灘上的聲音。」

是好微弱的沙沙聲,上萬個被海水包圍的空氣分子在同一刻被釋放,剩餘的水分子快速下沉,留下一沙灘的濕潤。

空氣中都是海水的味道,鹹鹹的,隨著每一次的呼吸充斥鼻腔。迎面吹來的風讓髮絲纏繞,撫摸起來有種說不出的黏膩感。

雙腳下的沙灘柔軟,每踏一步都翻起更多沙粒,親暱的吸付在腳背上,也填滿五指尖的每個縫隙。一直到一卷浪恰到好處地將它們洗去,一併帶走了些腳邊的沙,感覺身體又下沉了 0.1 公分,一點一點的往沙灘中陷入。

褪去多餘的衣物,我們都奔向海洋,任由海水擁抱甚至吞噬我們的全身,在每一波浪中找到最單純的快樂。

夕陽又往西方傾斜了一點,這次將海水染成溫暖的橙色,暖洋洋地晒上人們的側臉。

我喜歡仰起頭,漂浮在水面上,眼看著天空,最好什麼也不想。雙耳沉在水裡,一切聲音都聽得不是很清楚了,好像全世界就只剩下我和這片無止盡的藍。

那晚的墾丁大街少了些觀光的人潮,熱鬧中又帶了幾分清閒。街上的人們各個穿著清涼,背心、短褲、涼鞋、夾腳拖、充滿熱帶風情的長洋裝。一旁的攤販老闆早已連上衣都脫去,晒著小麥色的肌膚在一旁吹著風扇。每個角落都充滿了南國特有的味道,熱情奔放、無拘無束,不需要特別在意誰,可以的話就在路邊買杯 mojito,邊走邊喝,讓薄荷的沁涼充斥味蕾,恰恰搭配這樣一個在海邊的夜晚。

來回晃了幾圈,手上提的食物以倍數增加,摸摸逐漸鼓起的肚子,我們都噗哧的笑了出來。

好飽、好滿足阿!

儘管已經吃過晚餐,來到墾丁大街不吃點小吃心裡就是不踏實。

接近午夜,人潮都漸漸散了去,我們散步到小灣邊。木板拼接的樓梯被沙粒覆蓋,索性拖了鞋,一階一階的踩到沙灘上。

“You’re just too good to be true, can’t take my eyes off you,
You feel like heaven to touch, I wanna hold you so much…….”

後方的 bar 傳來駐唱者的歌聲,正巧是我們熟悉的那首 ”Can’t take my eyes off you”,Frankie Valli 充滿靈魂的歌聲又映上腦海。

沙灘上的人們成雙成對,靜靜的倚著彼此,朝著海洋的盡頭看去。說是盡頭,不如說是一片無邊的寂靜,燈光很暗,除了洗上沙灘的浪再看不清什麼,但若是仰起頭,便能清晰的看見,灑了滿天的星斗沿著海平線無止盡的延伸,好近、好亮、好清楚,好美好美。

我轉過身,腳尖一踩,直接躺在沙灘上。入夜的沙灘很冰涼,帶點濕氣,一點一點的黏上皮膚,再參進髮絲裡,柔軟柔軟地親吻每一個毛細孔。

你也躺了下來,伸出手讓我枕著。平視的夜空又更寬廣了些,數千數萬光年以外的光線,穿越距離、穿越時間、空間,真真切切的映上我們的雙眼。宇宙諾大,此時此刻沒有什麼事是重要的,沒有必須想的,也沒有必須做的。

海風一直一直地吹著,不冷。

坐起身,我朝海岸奔去,腳背很快就覆上清涼的海水,背上沙正一點一點的掉落。這樣的夜晚令人不想說話,最好不要說話。張開雙手,我盡全力的奔跑,在沙灘上留下一個個凹陷的足跡。

眼前的景象不是黑暗,是無限,無止境。

我不想拍照,只想把這景象深深映在腦海,最好一輩子不忘掉。

 

 

May 15, 2016

Iris H.

問題與建議

對時刻旅行有建議嗎?發現網站有錯?還是對於訂閱機制有問題呢?快來跟我們說!我們會很開心收到您的訊息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