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蘭.小吃|前進手作料理之都:湯味濃,人情更濃的阿扁米粉羹

By Joyce on
觀看人數 3084收藏人數 0
Original 3b62cadc 0d5a 4c23 aa1d cadf5757dd20

宜蘭小吃信手拈來至少十幾種項目,與其他縣市相比,頗有力拚高下的實力,不愧為美食之都,但我更喜歡稱它為「手作料理之都」。

沒有紙醉金迷的排檔、看不出費時費工的乾麵、米粉羹,其實考驗料理者對細節的層層講究,步驟馬虎不得,確定料頭熬煮出味,勾出濃濃的芡湯,搭配米感十足、嚼起來蓬鬆的米粉,堆疊出不簡單的樸實滋味。這是米粉羹。

光是這樣還不夠,蒜泥、黑醋、香菜、辣椒酌量拌勻,讓所有味道齊聚在那一匙湯勺裡,這才能稱得上是碗好吃的米粉羹。想著想著,吃過晚餐的肚子又餓了。

此刻夜幕降半,將近十點,我好奇著宜蘭的夜生活,除了夜市那繁華登場、各具姿態的燈火,我想一探這座城市的後台,那最日常的模樣。

穿過繁華,閑靜的街景從肌膚流過,遠方騎樓的亮光,為腳步指引方向,意外與平日僅營業三小時的「阿扁米粉羹」相遇。

多數城市改頭換面以後,變美了,卻擋不住某種醜陋,即使是老店,待人也刻薄了,不過宜蘭的舊城圓環,近乎完整得守護著鄉愁,在街道上隨意轉眼晃去,多得是三十年起跳的老店,韻味依舊,那是舊得忘新的好看。


舊城北路沿途燈火闌珊,當夜景無縫接進舊城西路,突有間民房仍亮著燈,門前還停了台攤車,明亮得讓人忍不住關注的刺眼,我好奇的停下腳步,同時輛機車也正緩慢停駛門前。

站在閃亮的對街,偶爾想當個稱職的觀光客,舉起大大的單眼相機,聽見老闆說有人在拍照,心想糟了,冒犯到人家了,那輛機車的主人,似是幫忙緩頰的說:「可能在拍店面的樣子而已啦!」隨即熱情的向我招手:「你一個人這麼晚了怎麼會在這邊?」


我說自己是一個人來宜蘭玩,想拍拍這裡晚上的樣子,他竟不加思索的喊道:「過來一起吃嘛,我請客!」我竟也毫不防備的應邀了。

才剛拉出鋁椅坐下,大哥熱情的招呼我:「臭豆腐一起吃呀,沒關係,很好吃!這裡我從十幾歲開始就在吃了。」繼續哈拉,不過我當然沒膽舉起筷子,不是想著危險,而是擔心占人便宜。

阿姨聽見我從基隆來,好客的說:「沒關係,不用你請,我炸一盤請她。」話說如此,最後端上桌的不只臭豆腐,還有碗米粉羹,伴隨一連串笑語,我也不客氣的用行動證明它們的美味,一人掃光檯面,是我最大的讚美。

臭豆腐超好吃!咀嚼時的空氣感剛好,不會太柴或太嫩,表皮炸得酥脆不含油,還有發酵的酸臭香氣,真的超合我胃口!

大哥看著直說我跟現在的女孩子不同,都不會「假裝」一下,米粉羹、臭豆腐就這樣一個人全吃光,還不喊飽,可以感覺我是個單純的女孩子,要找這樣性格的人,大概十年前才有。不禁讓我苦笑,這到底是誇我還是在損我呢!

大哥說宜蘭在地人其實不喜歡觀光客,像北門綠豆沙、蒜味肉羹都變得好難買,不能再像以前門口機車一停、向老闆喊個聲,還可以客製口味,而且宜蘭人的口味其實很重,為了迎合觀光客的口味,都有點變了。

阿姨略有同感,用自家的米粉羹舉例,米粉羹就是要有米粉羹的味道,蒜泥、黑醋、柴魚的味道一個都不能少,香菜、辣椒酌量拌勻,所有味道一次入口,這才是米粉羹的滋味,這才叫好吃的米粉羹。

知道我愛拍照,有客人點了香腸,碳香隨著白煙熱氣騰騰,阿姨還把我叫去,問我要不要拍照,宜蘭人的熱情讓我倍感親切自在,這種歡迎不只是嘴巴說說的熱切,而是付諸行動的好客。

眼看時間就要十一點了,阿姨說她也該收攤了,我也該回去了!她語氣略帶擔憂的又問:「妳怎麼這麼晚還一個人在街上。」我還是一派樂天的告訴她想看看宜蘭晚上的樣子,阿姨忍不住母愛的叮嚀著:「查某囡仔一個人甭這麼晚出門,『勁』危險。」

不忘提醒等一下不要走小路,要走大馬路,讓我轉進走比較熱鬧的中山路,那麼晚一個人很危險,最後在阿姨也點頭認同下,大哥騎著車,陪我走回旅社。

說起這裡以前真的很熱鬧,半夜兩三點都還有人在做生意,但隨著老店搬遷,人潮走了,自然就安靜了,自己就住這附近,從沒想過離開宜蘭,也真沒離開過,接著銅鑼的家業、吃著熟悉的口味,當個「最道地」的宜蘭人。

我永遠忘不了大哥拉開嗓門、逗樂的說:「什麼台灣人,我是宜蘭人!」

說到小吃,每個鄉鎮市區,都有令異鄉遊子魂牽夢縈、倍感驕傲的小食記憶,當家鄉的味道化在舌尖,瞬間平撫近鄉情怯的悸動。

不管離家多遠、多久,縱使街景已熟悉得陌生,一旦看見記憶中的那輛攤車、巷口小店還在,就會有種心安的感覺,好險時代沒有走得太快,就像大哥從十幾歲就開始吃的「阿扁米粉羹」。

問題與建議

對時刻旅行有建議嗎?發現網站有錯?還是對於訂閱機制有問題呢?快來跟我們說!我們會很開心收到您的訊息 : )